《肖申克的救贖》一旦被關在這裡,很難習慣外面


當我們處在生活中的最低點的時候,在我們迷茫和困惑的時候,它總是會給我們帶來很多的安慰和期望。 “他怎麼稱呼?”安迪首先問了一遍。和他同在監獄裡的那個胖男人被看守打死,安迪問他叫什麼。牢房裡的人都在嘲諷他,他們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場景,在這部影片中,影片揭示了安迪的特殊之處,無論他在獄中度過多長時間,都無法讓他有所改觀。他相信,就算是在牢房當中,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名字,每個人的性命都是一樣的,不能忘記。安迪相信,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自從被關進監獄後,安迪的臉上首次出現了一絲笑容是他在室外幹活的日子。在那時,他們是一夥自由人。安迪憑藉著自己的能力,成為了一名頂級的金融高手,請出了最嚴厲的看守,並請他的同僚喝上一杯。安迪把他的伙伴稱為“同僚”,他對每個人都一視同仁,並對他們微微一笑,讓他們重新體驗到身為自由人的樂趣。安迪堅信“永遠渴望著自由”。

安迪被關進監獄的那一刻,他就像是一個懦夫一樣。但是瑞德馬上就意識到,這位身材消瘦的高大男子是如此的不同。他的一顰一笑都與旁人不同,給人一種悠然自得的感覺,他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決然,他就如一陣風。安迪的愛好和其他人不同,他在閒暇之餘,就會去磨石頭,枯燥,但在監獄中,他從來都不會缺少時間。在“姐妹花”的騷擾下,安迪始終堅強地承受著,從不退縮,終於熬了過去。他堅持每周向藏書樓提出請求,並持續多年。安迪真是一個很有毅力的人。

這部影片最重要的一點是描述了一種“被制度化”的觀念。 “監獄的高牆很奇怪”瑞德說,“你一開始就討厭他,後來你就會適應了。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就會意識到自己無法離開他。”大多數在獄中工作多年的犯人都被“制度化”了。布魯斯在獄中度過了50年的牢獄生涯,一旦出獄,他將再也沒有辦法生存下去,最後他選擇了自盡。他已經脫離了這個世界,無法融入這個世界,一旦被關在這裡,他很難習慣外面。但是更大的理由是,布魯斯已經成為一種體制。牢房裡的牆壁,不僅僅是將他們的肉體和精神都給困住了。

他們在監獄里呆了這麼多年,已經沒有了自己的思想,沒有了自己的主見,也沒有了自己的精神。監獄也給犯人的心靈建了一堵牆,將他們變成一堆沒有個性、缺乏思想、內心空虛、害怕權威、不思考、盲目順從的人,而牢房的柵欄則隔離了所有的美好,如自由和希望,使他們失去了自由。從寬泛的意義上講,我們每個人都是如此。

安迪又一次笑了,他懶洋洋地往自己的座位上一靠,對著牢房裡的同僚播放莫扎特《費加羅的婚禮》。似乎有一種神奇的力量,他們睜大了雙眼,全神貫注地傾聽著這個奇怪的女子在唱歌。我很愛這部影片,人們的生活是如此的精彩,但是,很多人還是第一次真正的體會到了音樂的美麗和藝術的魅力。為了這件事,安迪被隔離了兩個星期。安迪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塊牢房,牢不可破。他將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激情都用在了建立監獄的藏書上,並且努力地去感染每一個人。他要讓囚徒甦醒,讓他們重新燃起心中的希望和光芒,免得他們被囚禁在牢房裡,變成一具僵硬的屍體。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從無知和盲目中解脫出來,擁有自主的思維,只有這樣,他們的生活才會真正地得到真正的解放。

芝華塔尼歐位於太平洋上的墨西哥,這裡一年到頭都是暖和的,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安迪曾經告訴瑞德,他將在那兒度過他的下半輩子。有些鳥兒,它們的羽翼如此美麗,如此奪目,它們無法被捕捉。老瑞德在牢里呆了四十年,剛從牢房裡走了進來,頭髮都已經花白了。他是個體制化的人,不寫一份匯報,就是上廁所也不行。他想到了安迪,想到了安迪寫的那封信,想到了芝華塔尼歐。但願是件好事,或許是世上最美好的事。

瑞德最終決定以一名自由人的身份,開始一段充滿了不確定因素的旅途。人到了中年,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影片不斷地向我展示了自己是一個自由人,它讓我想起了自己的獨立,讓我時時刻刻都保持著對新征程的渴望與勇敢!

本文版權歸大魚號平台作者艷芳說電影所有,已獨家發布大魚號平台,在全網任何平台均沒有發布,只在大魚號平台發布,禁止抄襲、搬運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