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好“主題創作劇”,這5000字不可錯過

最後更新於 2022-09-24 by 影艺独舌


1978年以後,電視劇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形式逐漸被社會認可。隨著電視機的普及,直觀通俗、娛樂性強、方便免費的電視劇很快成為繼唐詩、宋詞、明清小說之後受眾面最廣、影響力最大的主流文化產品。

從填充播出版面、提供收視粘性,到滿足娛樂需求、引導精神導向,特別是吸引廣告投放,電視台(及近年來崛起的網絡平台)作為播出端,完善了電視劇的產業鏈條。電視劇按照文藝的方法來創作,按照產業的方式來生產,按照政治、文化的標準來進行內容把關,按照商品的方式來買賣,按照宣傳的要求在媒體上播出,它作為公益文化方式被受眾無償觀看,最後又被按照文化和市場的雙重標準來評價。沒有商品,精品沒有產生的基礎;沒有精品,商品容易迷失方向。堅持思想優先、推崇藝術精良、聯動市場變化、引領題材導向,促進良性發展,一直是行業主管部門製定政策的訴求,及實施管理過程中持續追求的效果。其中,發揮主旋律精品劇的引領作用,是弘揚主流價值觀、凝聚民族精神、體現治理能力的關鍵所在。近年來,我們先後經歷了慶祝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全民戰疫、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等重大政治、經濟、社會事件。基於此,國家廣電總局指導推出了《在一起》《山海情》《功勳》(以下稱“三劇”)等被行業稱為“命題作文”的主旋律作品。這批主題創作劇,題材開拓與運作創新並舉,口碑反響和藝術品質比肩。它們完成宣傳任務,收視引發好評,呈現出行業管理的新格局、新面貌。

本文把“主題創作劇”作為一個系統工程,梳理三劇的產生背景、運作過程和播出收穫,觀察主題創作劇對電視劇行業產生的作用。

以高質量發展為訴求

以往總局對主旋律電視劇的管理主要體現在立項和審查,較少介入創作和播出資源配置。主題創作劇最突出的特點是總局從選題規劃入手親自抓。主動出題、論證拍板,參加創作推進會,下劇組指導……電視劇司貫穿了寫本子、組班子、拍片子全過程。通過這種管理方式,總局實際承擔了題材策劃和劇目監製等創作工作。從行業使命和宣傳大局出發,導向、精品、節點和影響自然成了主題創作劇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訴求。導向是題材選擇和價值傳播的第一維度。精品是主題創作劇的驗收標準。節點播出是完成宣傳任務效果最大化的保證。影響指的是作品標準和運營模式對行業的引導意義。 01導向近年來電視播出平台購買能力下降,主旋律又非網絡平台所青睞的流量作品。電視劇出品方除了配合特定時期的宣傳主題,多是以市場為目標選擇題材、投資拍攝。在這種導向下,普通勞動者特別是時代英雄們在熒屏上被忽略了。總局主抓的三部主題創作劇題材均來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山海情》體現國策,《在一起》謳歌國魂,《功勳》立傳國士。 “國字號”承載著記錄歷史的文化自信。脫貧攻堅是“四個全面”之首。閩寧鎮是中國進程中易地搬遷、對口幫扶、科技扶貧、教育扶貧的一個典型案例,《山海情》聚焦個案以小見大,展現東西部合作脫貧攻堅的偉大成就。

時代報告劇《在一起》以新冠疫情阻擊戰中的平凡英雄們為主角,通過十個故事,謳歌生命至上、舉國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學、命運與共的偉大抗疫精神。

《功勳》聚焦首批8位共和國勳章獲得者,塑造了他們“忠誠、執著、樸實”的形象,傳達了“偉大出自平凡、平凡造就偉大”的主題。

三劇通過人物、行動主線和故事結局樹立了黨的正面形象。細節如《在一起》裡院長胸前的黨徽,人物如《山海情》中的基層幹部,以及《功勳》裡的優秀共產黨員,均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的初心使命和精神譜系。 02精品總局對三個劇組分別提出了“平民視角、國家敘事、國際表達”“不僅要拍出英模的事蹟和精神,還要好看”等指導意見,實際是從創作出發,把“找准選題、講好故事、拍出精品”的總體要求進行分解落實。簡而言之,質量是作品的生命線。如果作品立不住,就留不下,更走不遠。不光浪費題材,也難有後續。為保證出精品,總局從全行業中選擇了精英人才組建主創團隊,以創作能力保作品水平。

從創作規律出發,三劇不約而同從“小切口”透視“大主題”,以“小人物”折射“大時代”,用“小故事”講述“大道理”。三個主創團體也以精品為目標,發揮藝術創造力,挖掘自身題材的獨特性,尋求創新表達。 03節點“主題創作更要緊跟時代步伐,從新時代新思想中凝練主題、汲取素材,從不同側面刻畫時代風貌,反映時代主流,立足社會議題,把握時代熱點,展現時代成果,振奮民族精神。”主題創作劇的突出特點是在重要宣傳節點播出。 《山海情》體現全面小康,《在一起》反映全民戰疫。電視劇適時播出,會起到營造社會語境、通過中國故事展示道路實踐和道路自信的作用。 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不久,國家廣電總局部署啟動了時代報告劇《在一起》,當年事當年拍當年播,從立項、拍攝到播出歷時七個月,讓身處疫情的觀眾看到了戰疫劇。 2019年12月,總局決定上馬《山海情》,2020年7月28日開機,於2021年1月12日首播。一個多月後,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舉行。

2019年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時,黨和國家首次頒授“共和國勳章”。 10月,廣電總局下達了《功勳》的創作任務。該劇自2020年9月開拍,2021年9月26日開始跨國慶長假播出。 04影響主題創作劇的預期影響可概括為兩個層面,一是電視劇播出後形成的收視反饋,包括領導、專家和觀眾意見(甚至國際傳播影響)。二是由總局點題組隊、全程指導,統籌播出的模式對行業的影響。

垂直化的實現路徑

01以命名拓展創作空間除非有新發現,主題創作劇的突破空間不大。觀眾作為生活的親歷者,對現實題材作品有著嚴格要求。在不能按常規週期打磨劇本的形勢下,如何在特定題材中達到生活邏輯和時代氛圍的相對真實,保證情節精彩和人物生動?這對所有創作者都是考驗。

“時代報告劇”的提法,為《在一起》拓寬了輾轉騰挪的空間。綜合題材特點、播出週期等因素,《在一起》和《功勳》都採用了單元故事結構,“化整為零”,獨立成章,總體貫通,追求局部之和大於整體的效果。 02整合全行業創作資源在運作方式上,主題創作劇發揮了體制優勢,調動全行業一線主創資源,以人力規模爭取創作時間,各單元同時開機製作也保證了製作週期。二者結合,還產生了營銷賣點。 《山海情》由著名編劇高滿堂擔任劇本策劃,孔笙、孫墨龍執導,侯鴻亮任製片人,王三毛、未夕、小倔、磊子、邱玉潔、列那編劇,黃軒、張嘉益、閆妮、黃覺、姚晨、陶紅、郭京飛、祖峰等主演。

《在一起》《功勳》都選擇了上海廣播電視台作為立項和出品方。 《在一起》十集單元故事20集,分別由高璇、六六等編劇和張黎、楊陽、沈嚴、曹盾、楊文軍等導演擔綱。雷佳音、譚卓、倪妮、黃景瑜、張天愛、鄧倫、楊洋等演員自告奮勇,不計報酬和戲份參演。 《功勳》的創作團隊包括總導演鄭曉龍,編劇王小槍、鞏向東、徐速、劉戈建、李修文、陳枰、宋方金、申捷等,和導演閻建鋼、康紅雷、毛衛寧、楊陽、楊文軍、林楠、沈嚴等,分別負責八位共和國勳章獲得者的單元故事。 《功勳》截取主人公的人生中高光時刻,如屠呦呦研發抗瘧新藥,黃旭華研發核潛艇等,濃縮強烈的戲劇衝突,充分體現人物的精神與成長。

各個創作組分頭寫劇本,總局派出專家組參與創作,最終總局領導審定劇本。演員採取導演推薦總局審定的方式,選用了實力派演員陳寶國、周迅、黃曉明、蔣欣、郭濤、王雷、黃志忠、李光潔等。 《功勳》如按常規拍攝方式需要近一年時間。 2019年9月,8個劇組陸續開機,最長的一個組用了57天,最短用了一個月就完成了拍攝。眾多行業一線資源得以集中在三劇旗下,除了創作者個人情懷、製片方人脈、題材優勢,三部劇的官方主導背景也是千金難買的重要因素。 03突破常規播出格局在播出方式上,三部主題創作劇突破了自2015年起實行的“一劇兩星”政策,採用了超常規的排播模式。 《山海情》的播出平台包括浙江、北京、東方、東南、寧夏、深圳等衛視,以及騰訊視頻、優酷、愛奇藝等網絡平台。 《在一起》在東方、江蘇、浙江、湖南、廣東、北京等六大衛視首輪播出,三大網絡平台同步播出。 《功勳》在東方、北京、江蘇、浙江衛視及三大網絡平台上線。

值得注意的是,衛視多輪發行擴大了作品的影響力,但成本回收穫利主要依賴網絡平台。比如《功勳》,僅一家網站的收購價就接近三家衛視的總價。以往,引進劇退出黃金檔讓國產劇需求量大增,涉案劇限播讓製片公司轉變選題方向,之後“一劇四星”調節市場以及三部主題創作劇的多家網台同步播出,再次證明政策是最大的市場因素。總局定指選題,改變了播出模式,整合行業資源,打通產業鏈條,從而改變市場格局。

作品與運作模式的多重成效

01播出反響《功勳》開播不久,首個單元《能文能武李延年》就火了。觀眾不光了解到了為什麼要抗美援朝,更認識到志願軍為什麼能取得最終勝利。

《山海情》被稱為一百萬吊莊移民的心靈史,寫出了中國脫貧攻堅戰的整體部署、實施方法以及累累碩果。單元故事結構的系列劇,與傳統長劇的收視規律不同,但《在一起》的播出時機使其大獲成功。 2021年,《在一起》獲得亞洲—太平洋廣播聯盟節目獎電視劇類大獎。頒獎辭說“這是一個關於愛、勇氣、犧牲和人性的故事,與疫情下生活在地球上的每個人產生共鳴。這部電視劇情節巧妙、精彩演繹,感人至深”。

主題創作劇通過藝術形象展示深刻的思想價值,讓黨和國家的重大事件、英模人物在濃墨重彩的書寫中被強調、放大,進而產生迴響。 02創新運作模式一部劇的創作播出涉及到題材內容、拍攝手法、藝人形象、製片水平及平台購買等諸多因素,任何一個環節出現紕漏都可能影響播出。從劇的運作層面,《山海情》被稱為總局“集中力量辦大事”推動精品創作的一個範本。總局充分發揮了行業頂層的指導、把關作用,為主題創作劇保駕護航。在三劇的創作過程中,總局協調相關部門共同把握作品的“分寸”,解決了能不能拍、拍到什麼程度的問題。既充分開掘題材特有的創作空間,又避免了表達不准確走彎路而造成時間和資源的浪費。

對《在一起》,國家衛健委、宣傳部門和總局電視劇司著重強調“真實”和“克制”原則,不僅做到真人真事有原型,還不迴避混亂、恐懼甚至悲壯死亡的狀態和情緒。既要反應真實情感,又需做到不過度煽情、不貼標籤、不喊口號,讓故事感動觀眾。 03行業示範作用《在一起》《山海情》《功勳》用創新實踐展示了國家廣電總局對主旋律題材的倡導,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弘揚,更向電視劇行業提供了主旋律題材開發、創作、運管的新可能性和新市場空間。 04從個案出發的思考《在一起》《山海情》《功勳》既是題材和創作模式的探索,也為研究主旋律作品的創作背景和行業規律,提供了多角度觀察的材料。在三部主題創作劇之外,《跨過鴨律江》《覺醒年代》及不少主旋律劇都在建黨百年之際發出耀眼的光彩。

從觀眾的欣賞習慣出發,收視粘性高的長劇通常應突出主線主角,以引導觀眾追劇。而《在一起》《功勳》這樣單元結構的系列劇,每一單元都更換新主人公,在線性收看過程中觀眾需要一次次認同新人物(全部由明星演員擔綱當然會提升觀眾對角色的期待值),對收視慣性有一定影響。從播出平台看,湖南、浙江、江蘇、上海、北京等衛視首輪劇購買能力較強,但有各自定位。播出平台既要站位正確、又要尋找符合自身定位的題材作品以維繫收視慣性和廣告收入,這對未來的主題創作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人擔憂,如果“主題創作劇”回本獲利的壓力過於集中在網絡平台,或對其未來發展不利。

結語

三部主題創作劇所開闢出的綠色通道,無疑將對今後的電視劇創作產生積極影響。主題創作劇不光是行業最高管理部門的表態和行動,也是對行業發出的號召。引導和鼓勵業界銳意進取、不斷創新,從百年奮鬥史中、從新時代偉大實踐尋找題材。在多變的市場中,如何充分發揮長劇的優勢,如何找准主旋律題材的與觀眾的共情點,如何既尊重藝術規律又適應行業變化?既考驗著從業人員,也考驗著管理部門。主題創作劇受到歡迎,也說明觀眾審美趣味更加多元,精耕細作的主旋律劇集正被廣大觀眾所期待。參考文獻1. 儲鈺琦著《中國電視劇產業史》 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14年1月第1版2. 李星文著《劇透:國劇片場秘事》 中國工人出版社2021年10月第1版3. 姜偉華明著《潛伏創事紀》 南方日報出版社2012年1月第3次印刷4. 彭萬榮黃獻文張華主編《熱播電視劇解析》 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09年11月第1版5. 聶辰席《在“我們的新時代”主題電視劇重點項目推進會上的講話》6. 羊城派《主旋律劇豆瓣得分9.1,<功勋>是怎麼做到的?獨家專訪總製片人曹平》7. 對總局、中央電視台、地方衛視及網絡平台相關工作人員及本文涉及劇目發行人員、中國傳媒大學教師和部分電視編劇、製片人、劇評人的採訪【文/陳學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