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的話說錯了,從殷桃袁泉等人身上,我斷言:演藝圈的風向變了


2019年,在FIRST青年電影展閉幕式上,42歲海清的一番言論引發了巨大討論。

作為頒獎嘉賓的她,本該在頒獎結束後就下台,但她突然“熱血”起來,發表了一番中年女演員的困境和訴求。

先是用點名的方式,讓在台上的周冬雨,姚晨,宋佳說不出話。

“雖然年輕,但也會到我們這個年紀。”

“為了證明自己年輕,至今未婚讓大家叫她小花。”

“不得不親自做監製,才有《送我上青雲》的機會。”

然後用了“給中年女演員一些機會,她們比胡歌便宜,還好用。”

來給這次大膽的發言收了個更加“叛逆”的尾。

不出所料,這番大膽且“出格”的發言,一下子把海清推上了風口浪尖,她一度被網友嘲諷情商太低,甚至還說出了“當眾要飯”這樣的話。

事實上,海清這番話並不全是“賣慘”,3年前,中年女演員的困境確實存在。

可如今,風向變了。

在今年的長春電影節上,憑藉《這個殺手不太冷靜》拿到了最佳女主角獎的馬麗也發表了一番感言。

馬麗說:

“作為實力派女演員,我們都挺不容易的。”

“但是,我們感恩實力派,因為我們沒有年齡的困擾。”

“我們可以隨著年齡的增長,去扮演不同年齡段的角色,所以我們可以演到80歲,90歲,100歲。”

“我們的演藝生命,特別的長。”

說這番話的時候,馬麗已經40歲了,拿到這個影后之前,她也有票房榮譽在身上。

而和她一起被提名的,還有40歲的賈玲,和38歲的齊溪。

發現沒,無論是提名的還是拿獎的,女演員的年齡都已經是大眾認知裡的“中年”。

難道說,女演員的困境沒有了?

或者,更準確點說,中年女演員的困境沒有了?

還是說這幾年,演藝圈發生了什麼?風向要變了嗎?

01,今年的大變化,實力派女星開始翻身,演技終於被推倒最重要的位置

7月中旬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內地女演員劉雅瑟憑藉《智齒》拿到了影后。

這個我們聽起來不是那麼熟悉的名字,曾被陳凱歌稱作是“戲痴”。

她在演技競技類綜藝《演員請就位》裡,多次通過飾演反差極大的角色考驗自我。

她既可以是城市打工妹,也可以是身患重病的病人,她敢拼,才收穫了陳凱歌導演的那句評價:

“你是一個戲痴,你太著迷了,將來你會有成績的。”

陳凱歌這話說出口的2年後,劉雅瑟果然拿到了獎項,還是分量極重的金像獎影后。

在《智齒》裡,劉雅瑟飾演的女流浪漢王桃展現出來了的是極盡的瘋狂。

逼真的流浪漢扮相和頗具張力的演繹,讓劉雅瑟將飽受摧殘卻懷有求生本能的女流浪漢王桃演得很鮮活。

特別是她以假亂真的“受虐表演”,讓認看得都覺得心驚。

從差點要退出演藝圈到拿影后,劉雅瑟用了10年。

在領獎台上,她說:

“電影給了我一束光,讓我走到這個地方,就算《智齒》是我最後一部電影,我也無憾了。”

對於每一個影視人來說,最幸福的瞬間,莫過於能夠通過作品被看到,能夠因為角色被認可。

劉雅瑟是這樣,熱依扎也是這樣。

在月初的飛天獎上,熱依扎憑藉《山海情》里水花一角,終於拿到了視後。

這個獎,她等了一年。

2021年初,《山海情》刷屏了,誰也沒想到,一部扶貧劇,能拍得這麼好看。

更讓人驚喜的是,這部劇裡的每一個演員,無論戲份多少,都拿出了最佳演技。

熱依扎飾演的水花,更是憑藉兩場戲直接封神。

一場是她想要逃走去打工,被得福追上來時在火車車廂裡的那場戲。

面對自己喜歡的人可能要抓自己回去結婚,她的委屈一下就上來了。

她縮在角落裡,抬眼看到得福,眼睛立馬就濕潤了,顫抖地問出

“你是要來抓我回去結婚的嗎?”

在得福轉頭離開而又回頭把身上的錢都掏給她,並小心地交代她要注意安全,她心裡的喜歡、委屈、不甘一下爆發了,眼淚瞬間就下來了。

一場是她決定回村嫁人,最後看了一眼得福,眼裡有不捨,也有妥協,但還是扯著嘴角,笑了一下。

這個笑容,有無奈,有心酸,讓人看得更是心疼。

熱依扎的演技被看到,她也值得一個獎項來肯定。

去年的白玉蘭獎,她也提名了最佳女主角,可惜最後遺憾落敗。

今年,飛天獎視後公佈的時候,這個遲到的肯定讓熱依扎有了波動,她難掩激動的心情等上領獎台。

獲獎感言裡,她的一句話讓人印象深刻,她說:

感謝導演給一個剛當媽媽的女演員機會。

劉雅瑟和熱依扎這樣的例子,對中國演藝圈來說,是值得高興的事。

年輕演員,只要有實力就能夠被認可,經驗豐富的“老”演員就更不用說了。

在7月份的百花獎上,袁泉憑藉《中國醫生》里文婷一角,拿到了百花影后。

在電影《中國醫生》中,袁泉有一張劇照讓人看得心驚。

那是一張“不美”的照片,她飾演的任文婷醫生因為長時間的穿著防護服戴口罩,摘下口罩時,她的臉上有因為口罩勒出的深深壓痕。

但這也是表現出來了最真實的醫護人員,袁泉的表演就連鐘南山院士看後都不禁感慨:

雖然很憔悴,但兩個眼睛在放光。

袁泉的演藝生涯,可以說一直都籠罩在光環之下,出道僅4年,就已經拿到了4座獎杯。

雖然婚後,她的作品數量少了,但只要有作品,質量都一定是跟得上的。

和她有相似經歷的,還有第二次拿到金鷹視後的殷桃。

殷桃也是屬於出道早,且早早就拿到過各種獎項的實力派女演員。

在電視劇領域,殷桃早已經是大滿貫得主。

2006年是金鷹視後,2013年是飛天視後,2017年是白玉蘭視後。

但就像前文馬麗所說,作為實力派女演員,我們的演藝生命,特別的長。

16年前,27歲的殷桃可以憑藉《搭錯車》拿到金鷹視後,現在她也可以憑藉鄭娟拿到第二個金鷹視後。

毫不誇張地說,《人世間》裡,殷桃把鄭娟這個角色演活了。

就舉一個例子,劇中那場鄭娟終於得到週父認可的戲。

從最初的淚眼朦朧,到後來不受控制地掉眼淚,到最後哭得渾身發抖,殷桃將鄭娟內心的複雜情緒一層一層剝開,極具感染力。

這樣的演員拿到大獎,沒有誰會不服氣。

還有今年小眾劇情片裡非常出圈的《媽媽! 》,這部電影的主演都不年輕,甚至可以直接說是老人。

飾演媽媽的吳彥姝84歲,飾演女兒的奚美娟也已經67歲了。

在北影節上拿到了天壇獎影后的吳彥姝,拍這部電影的時候,幾乎是在“拼命”。

影片中她有很多體力輸出的戲份,比如女兒深夜離家,她一趟趟地出門尋找,據說光是這個鏡頭,無嚴肅就跑了9次,最終因為體力不支摔倒。

可她,沒有一點抱怨。

海邊那場戲,她也都是親身上陣,雙腳一直泡在海水里,對於一個80多歲的老人,這是個不小的挑戰。

放在吳彥姝身上,她一句話就說明了一切。

“我盡我所能把這個角色演好,我就是熱愛,不圖什麼。”

和她對戲的奚美娟演技同樣毋庸置疑,在剛剛落幕的金雞獎上,奚美娟就憑藉拿到了影片中“女兒”一角拿到了金雞獎的影后。

電影裡,奚美娟飾演的是一個患了阿爾茨海默症的女兒。

在採訪裡,奚美娟曾表示,這是她演繹多年最複雜的一次表演。

她的演技細膩,情感傳遞到位,甚至可以說是0瑕疵。

電影裡她在聽到確診阿爾茨海默症的時候,那個瞬間,她已經進入到角色裡了。

拍完這場戲,奚美娟渾身乏力,彷彿進入了一個未知人物的世界。

老中青三代各有各的魅力,過去一年,站在頒獎台上的女演員們就是各大頒獎禮上最靚麗的風景線。

但更重要的是,這6位主流獎項得主也在說明一件事:被大眾認可的實力派,主流獎項不會虧待她們的。

02,實力派女演員的春天,已經來到了

在今年已經頒發的這些獎項裡,關注度和討論度最高的,是飛天獎。

飛天獎上,王雷憑藉《功勳》中《能文能武李延年》單元里精湛的演技,拿到了這個含金量很高的視帝。

同時,熱依扎也憑藉《山海情》里水花一角,收穫了視後。

這倆人拿獎,一個是實至名歸,一個是眾望所歸。但王雷在拿到獎之後,卻有一點點不一樣的聲音出現。

說他的戲不夠足。

其實這個說法很站不住腳,視後熱依扎的水花的戲份也不多。

並且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主任編輯閆偉在談到“飛天獎”的意義和堅守時,曾表示,

“’飛天獎’的最大意義,就是在亂雲飛渡中放大和提振主流價值,為崇高之作、良心之作、工匠之作奉上榮譽、鮮花和掌聲。”

“獲獎與否,與偶像無關,與流量無關,而是取決於角色塑造的標識性、可信度。”

這也是為什麼飛天獎不設置主角獎和配角獎,只用了一個最佳演員獎。

戲多戲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自己角色的戲份裡,能把這個角色塑造得出彩,成功,有可信度。

今年站上頒獎台的女演員裡,除了最佳女主角讓人覺得光彩奪目之外,最佳女配角也一樣亮眼。

比如剛剛在金雞獎上拿到最佳女配角獎的齊溪。

齊溪在電影《奇蹟·笨小孩》裡飾演一個單親媽媽汪春梅,影片裡,她的戲份其實不多,但是卻不可或缺。

齊溪把這個人物的溫柔,倔強,不服輸又情感豐富都演出來了,特別是她因為助聽器被毀後的爆發,更是讓人心疼。

就像觀眾說的:她就是汪春梅。

拿到了金雞獎的最佳女配角的時候,是齊溪演繹生涯首次獲獎,登上頒獎台,她難掩激動情緒,直接在台上“又哭又笑”。

她說到了自己11歲去北京求學的經歷,她感謝過去的自己,也期待未來的自己。

齊溪38歲了,她01年開始參加春晚,08年開始主演話劇,12年開始在電影裡擔任主演。

她有經驗,有實力,現在也終於遇到了好時候。

同樣是在最佳女配角頒獎台上有動人發言的,還有馬麗。

剛剛過去的金鷹獎,馬麗終於拿到了她的第一個主流獎項的認可,憑藉的是電視劇《超越》裡的教練吳慶紅。

等到馬麗拿獎的時候,很多人才意識到“哦,原來《超越》裡的教練是馬麗啊。”

演一個角色,能夠讓觀眾忘記演員本身的形象,而是專注於劇中角色,對於演員來說,是一件最值得炫耀的事。

這些頒獎台上最好看的身影,都在說明一件事:只要演得好,再低調也能得獎。

03,一錘定音,演藝圈的風向已經變了

一年快要結束了,再看今年站上頒獎台上的這些女演員,青石相信,這預示著演藝圈的風向要變了。

女演員成為靚麗風景線的方式變得更實在,也更具有正向的價值導向。

不否認,今年依舊有不少女星因為紅毯上的風姿被人關注到,但真正能夠被記住的,還是憑藉實力,站在高處,站在聚光燈下的女演員們。

更重要的是,當下的頒獎台有了更加正面的意義。

曾經的“水漫金山”“唯流量論”的頒獎風氣已經不再在頒獎禮上看到,鬧劇是時候結束了。

在流量資本甚囂塵上的那幾年,不少非科班出生的明星藝人成為了影視劇的主演,沒有專業打底,又想要“糊弄”出一部作品,那就只能偷懶。

台詞靠配音,演戲靠替身,播出靠營銷,這麼下來只能形成惡性循環,這也是為什麼近幾年關於“演員的門檻越來越低”的慨嘆會越來越多。

好在,現在演藝圈風向變了。

無論是官方還是行業內,大家都開始越來越關注表演的專業性,不少靠流量起家的明星紛紛開始轉型,因為他們知道留給純流量明星的機會越來越少了。

以今年改動最大的金鷹獎為例,本屆金鷹獎有兩個影響巨大的變動。

一個是取消金鷹女神,一個是恢復最佳配角獎。

這兩個改動,就是演藝圈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的風向標。

眾所周知,以往的金鷹女神都是粉絲打得“頭破血流”的主要戰場,大家對金鷹女神是誰,金鷹女神的造型的關注度比獎項本身還高。

放在金鷹獎這樣一個中國電視劇三大獎之一的獎項裡,更是不應該。

比流量,比人氣的結果就是,金鷹獎越辦越“水”,可信度越來越低,最終失了民心。

值得慶幸的是,今年的金鷹獎在努力“脫水”。

而效果也很明顯。

金鷹女神的取消,和最佳男女配角獎的恢復,讓我們看到了真正的實力派應該有的待遇。

真好,現在的頒獎台看重的不是所謂的資歷,流量,而是真正看演技,看用心。

在這個舞台上,誰更用心,誰能把角色詮釋得更好,誰就是值得站上這個頒獎台上的好演員。

相比紅毯上的比拼,這才是整個頒獎禮上,最好看的,最值得被記住的畫面。

2021年,央視就“娛樂圈應該什麼樣”這個問題,拿出了一個標準答案——

“觀眾需要的是優質作品。

藝人要靠自己認真打磨出來的作品說話。 ”

最後,還是那句話。

紅毯比美是話題,但是真的能被留住的,其實還是實力。

所以,女演員們別老把精力放在表面的比美上,鑽研業務提昇實力才是硬通貨。

作品和角色會讓觀眾發現演員更深層次的美,這比紅毯上短暫的吸睛要好上十倍百倍。

過去十年是不是中國電影最好的時代,我們無法下定論,但接下來的時代,我們需要的是百花齊放的女演員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