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給予女性正能量引導,全面展現了其獨特生命的特點


真實表達女性獨特的生命體驗、情感慾望,給予女性自信與力量是女性題材電視劇最大的目的與魅力所在。

國產女性題材電視劇想要在消費文化與男權文化的雙重裹挾之下實現女性困境的演說和女性主體意識的體現,真實展現女性獨特的生命體驗,給予女性正能量引導、治療,武裝女性是基礎。

01

真實而全面地展現女性獨特生命體驗

女性題材創作要關照真實的“她”,多角度多地域多階層的“她”,而不是懸浮的、想像中的“她”。在《三十而已》中,對於全職太太、母親等女性角色的話語表達可圈可點,但是在故事層面的呈現懸浮而空洞。

既然都能說出“出月子的第一天突然感覺顧佳已經死了,活下來的是許子言的媽媽”,“你看看群裡的名字就應該明白了,木子媽媽、子言媽媽,我們之間的交流連真實的名字都不需要”,“她們以為當全職太太就是整天喝茶、插花、聊八卦,她再有個孩子試試,全天零零七開工,上廁所都要排進日程表裡面”。

這些振聾發聵的話語,為什麼不能讓我們看到女性成為母親時,如何完成這種角色的轉變,如何在這種轉變中還能保持自我;作為全職太太時,如何在家務勞動與自我價值、社會價值中找到平衡點,她對家庭的付出又是如何被遮蔽的。而不是僅僅靠著口號式的吶喊,空洞地表達。

女性題材電視劇最大的魅力之一就是表達女性獨有的生命體驗。但是,很多女性題材電視劇在表達女性生命體驗時會陷入小三、離婚這種戲劇化的情節中。

女性獨特的生命體驗並不僅僅只有這一方面,對女性生命體驗的表達也不是只有通過小三這種戲劇衝突才能實現。相反,對小三、出軌等情節的過多展現反而會導致觀眾的批評。

《三十而已》口碑的高開低走,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於其對獨立女性的展現最終落入了小三、出軌、破產這種狗血的敘事情節中。因此,在戲劇衝突之外,國產女性題材電視劇應該更細膩、更真實地表現女性個體生存環境,展現女性真情實感,超越模式化窠臼。

除此之外,作為展現女性生命體驗的電視劇作品,除了對現代都市女性的呈現外,還應看到被遮蔽的弱勢女性,大力拓展所表現的女性群體,從當下過於集中表現都市年輕貌美、富裕女性形象拓展到表現更多年齡段以及不同生活環境中的女性角色。

一部優秀的電視劇作品肯定是立足實際、深入群眾的,與時尚靚麗的現代都市女性相比,處於雙重邊緣的弱勢女性群體更應該得到關注。

長期以來,主流女性敘事和女性主義批評,都傾向於在宏闊的視野中將女性作為擁有共同命運的群體加以考察,女性內部存在的差異往往被遮蔽。

電視劇的女性敘事也多以城市白領女性為中心,底層婦女(包括農村婦女、城市下崗女工)則較少被納入敘事空間。

但實際上,底層婦女和城市中產階級婦女有著完全不同的生命體驗、身份特徵。如果說在男權文化中,整個女性群體是“第二性”的,那麼底層婦女則處於相對於“主流群體”和“主流女性群體”的雙重邊緣,她們既是弱勢群體的女性,也是女性群體中的弱者,既有性別的壓力,也有階層的壓力。

當城市中產階級女性在社會中表達女性不公平的境遇時,她們往往連表達訴求的渠道都沒有。經濟、階層的差異加劇了女性群體內部的差異。當底層婦女還在為生存而掙扎的時候,電視劇中充斥著穿著時髦、打扮靚麗的女性。

電視劇用喧鬧的現代女性生活圖景掩蓋了底層婦女的弱勢處境。即使出現弱勢女性,她們要么以配角身份出現,要么被改寫和扭曲,很少有對弱勢女性的真誠書寫。

因此,國產女性題材電視劇想要實現女性困境的言說,必須突破消費文化營造的女性擺脫物質困境、精神束縛的假象,看到被遮蔽的弱勢女性,展現真實的女性生命體驗,增強對弱勢女性的關懷。

02

給予女性正能量精神引導

電視劇作為一種精神文化產品,潛移默化地改變大眾的生活方式,劇中的思想和觀念可以滲透到每一個人的心靈和意識領域,從而作用於整個社會價值觀念的建構。一部好的電視劇作品,其主體思想和整體價值觀可以對觀眾、甚至整個社會起到精神導向的作用。

在觀看電視劇時,人們會根據劇情的發展和人物角色的設定產生悲傷、同情、仰慕、開心等多種情感,然後將所思所感付諸生活實踐。

對於女性題材電視劇而言,劇中人物的生活方式、行為模式、價值觀念不僅是當下社會現實的反映,而且會作用於現實生活,人們會將在電視劇中所看到、所感受到的價值觀念、行為模式等運用到現實生活中。

因此,創作者在挖掘作品內涵和深度的同時,要弘揚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給予觀眾正向引導。不管是對女性生命體驗、情感慾望的表達,還是對女性社會處境的探討,女性題材電視劇應該具有治療和武裝婦女的功能,增強她們的主體意識和獨立能力。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大部分國產女性題材電視劇都在“直面焦慮”和“販賣焦慮”之間徘徊。

以《三十而已》為例,雖然劇中在呈現女性困境的同時,直面焦慮,如王漫妮面對梁正賢的金錢圈養堅決拒絕—“我寧可當一隻流浪貓,風餐露宿、低頭見食,也絕不搖尾乞憐地等人圈養”,表達出了女性在愛情中明晰自我、堅持自我的獨立精神。

但是,劇中諸多方面也在“販賣焦慮”。婚姻焦慮、育兒焦慮、階層焦慮……插花、烘焙、瑜伽,教育兒子、照顧家庭、幫丈夫公司出謀劃策,無所不能的顧佳最後得到的卻是丈夫的出軌;王漫妮千挑萬選,最終卻發現梁正賢只是打著不婚主義旗號的“海王”;鍾曉芹嫁了事業單位鐵飯碗的陳嶼,卻發現婚後不表達、不溝通。

劇中男性人設被刻意矮化,女性的婚姻困難重重,不禁讓觀眾對婚姻感到焦慮。

為了孩子能上最好的幼兒園,顧佳背著巨額貸款換大房子,入學考核出問題又放下尊嚴去討好樓上的王太太,為了給兒子報馬術課,賣掉了奢侈品包包,育兒焦慮在顧佳這條線上體現得淋漓盡致。劇中最明顯的便是階層焦慮。

《三十而已》用一棟象徵慾望的高樓將三位女性聯結在一起,顧佳住在這棟耬裡,鍾曉芹在這棟樓的物業上班,王漫妮在樓底的奢侈品店當銷售,雖然三人是閨蜜,但階層梯隊寓意明顯。顧佳想從這棟樓的低層爬到高層,卻發現“太太圈”裡的階層意識更明顯。

王漫妮參加公司獎勵的郵輪遊,想從經濟艙換到行政倉,只能咬牙刷掉一萬八的信用卡。無處不在的階層焦慮給電視機前的女性觀眾帶來負面情緒,削減了她們的進取精神與獨立意識。

“直面焦慮”與“販賣焦慮”往往只有一線之隔,國產女性題材電視機想要獲得更好的發展,便要找到這兩者之間的平衡點,直面女性焦慮的同時拒絕販賣焦慮,給女性正能量的精神引導。

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快來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