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天道》,那個背景下,無疑是說思考的重要性


首先,我認為天道講的是:在世界這個陣地上,決定勝負的是民族的文化屬性。而作者認為中國的文化屬性太弱,像羊不夠狠。作者試圖用一個故事展現他對中國文化的思考。整個村子做樂器就像趴著井沿看一眼外面的世界,樂器遲早還要被其他廠商打敗。村子裡的人遲早也是要掉在井裡。而這個村子指代的就是中國。天道其實是一部悲觀的小說,作者認定弱勢文化終將被消滅,這是對的。但他錯誤的把中國文化歸類為弱勢文化。一個延續2千多年的文化,會是弱勢文化嗎?

他確實分析了很多,卻沒有看透中國文化的根。埋頭乾、闖,和思考規律、悟,並不矛盾。為何要將兩者對立起來呀?在全是埋頭苦幹,靠隨機的意外的不確定性的市場,來決定成敗。當周圍全是這等人時,或者時代背景是這樣時,那麼思考瑣碎行為背後的規律,埋頭實乾就又顯得非常重要。私以為天道講的是客觀規律,做事符合客觀規律才有可能成事,不符合客觀規律就是弱勢文化,只能在井裡過自己的小日子。

別多想,先乾了再說,就成為最大的道。是思還是行,或者那個重要,在於背景。電視中那個背景下,無疑是說思考的重要性。非要不分背景,一味看重一方,這是愚癡。對頭。不依賴他人,假借外力,而是依賴自身的責任心與責任意識。這其中文化屬性的差異,唯有思,才能辨,辨後方有破。南方不清楚,單就北京和山東兩地,當地人動輒單位長、單位短。凡事靠單位,單位如王冠。

在張口閉口調侃單位中,散發自己掩藏不住的自信、優越和榮耀。這種驕傲,恰恰是弱勢文化和弱勢群體,最典型的思維。可是,真要說其弱勢,它又高傲的要命。這就是文化壁障。小說和電視劇也沒有說中華文化是弱勢文化,而是說因為認知所限,王廟村的人就算勤勞也沒辦法脫貧,他們的文化屬性才是弱勢文化。

所以馮世傑他們幾個想盡辦法邀請到他幫忙給王廟村脫貧,他從頭到尾把所有的可能都預料到了,包括殺富濟貧從樂聖嘴裡搶肉可能遇到的各種阻礙、提前保留了證據打贏了官司、和林雨峰的交鋒、預料到馮世傑他們將來會鬧著退股、設計劉冰給格律詩清除未來的隱患等等,他利用文化屬性和對人性的洞察來指導格律詩和幫助王廟村,他的文化屬性是強勢文化。丁自己都說不存在救世主,他也做不了救世主,能拯救自己的只有自己,這點他跟小丹有探討過。

我也覺得,中國的那個時代是正在發展的時代,在中國之前有不少的國家已經走過了這個路數,都可以藉鑑,包括現在的中國解決某些問題也是藉鑑西方的某些處理方式,這些東西是很虛,需要實際方面的支持,是一個互相成就的本質,根據個人的不同摻雜的比例也不一樣霍去病不懂天道,成為一代名將,你那些廣東朋友不懂天道,沒文化沒眼界,可生意可以做大做強,所以你認為天道在亂講。在生意圈摸爬滾打多年,最終能成功,在戰場一場一場積累經驗,成為一代名將,不就是摸清了做生意的規律,打仗的規律,摸清楚了應該如果應對每一件突發事件,並妥善處理。

這一切都是規律,你所謂的瑣碎小事,如果不能妥善應對,每一件可能都能使他們掉入萬丈深淵,但是他們都扛過來了,因為他們當時的選擇是正確的,為什麼他們都做出正確的選擇?怎麼可能,人家是憑藉多年摸爬滾打的經驗,在每一條關鍵的選擇上都能夠做對,他們只是不知道自己參透了規律,並且能每一步妥善應對叫天道。神即道,道法自然,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