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影片,複雜立體混沌,可以從中看到不同側面的純粹


這部影片,複雜立體混沌,可以從中看到不同側面的純粹

首先,個人以為對蘭心大劇院這部電影來說,內容-表現方式的結合在女主這一核心人物形像上的水乳交融、留白是最值得感受的;除了女主以外,“白玫/白雲裳”、投靠汪偽政權的莫之因這兩個人物也具有探討空間;其餘人物在影片中表現出的特徵則相對簡單/單純,除了襯托表現女主,但拎出來比較單薄、難以打動人。客觀上說,現實生活中的真實的人挖掘下去,必定是複雜的、多層次的、一兩個特徵難以窮盡的;主觀偏好上說,複雜立體混沌的、可以從中看到不同側面的純粹的人勝過白紙/嬰兒一樣的人,雖然嬰兒是分化前的原初純粹,但我更喜歡“復歸”。

演員對於相應角色的表達也很重要。個人以為上面提到的三位形象的扮演者幾乎與形象本身難以區分了,這種一體/鮮活的狀態是成功的、讓人很難設想這個形象並非這個演員;而演員-形象結合得不夠好的作品便會讓人齣戲,有太多某力量推動下的當紅製作在這裡露馬腳。如果對這部電影有興趣,推薦在不了解預告以外內容的情況下去影院觀看。

一是因為,投影裝置/背景空間所能帶來的沉浸感對這部電影的感受/理解效果的影響可能比較大(相比之下有些電影受此影響不大)。一方面大量/幾乎全部鏡頭都是跟隨角色的行進/視線在搖晃、變動的,適合沉浸從而帶入、而不是在一個二維電子屏幕之外被晃暈。

另一是個人認為這部電影最有價值的/不應被錯過的核心是女主角形象的豐富層次以及表現方式的隱晦曲折,需要盡可能沉浸/感受而不是靜觀/哲思,影院客觀上能幫助注意力渙散的當代人收攏進這一個故事。二是因為,預告是與影片一貫的、一體的,指表現方式與內容的結合;但大多數分析很難“還原”/“再造”這一點、給予人某種藝術性的感受與思考。

一方面,抽掉表現形式只分析內容的空洞性/僵死,類似於我在觀看完之後以上帝視角轉述“女主是誰/什麼身份-她做了什麼事、和什麼人是這麼關係-過程中發生了什麼、最後怎樣了-主題可能是什麼”,如果過程中這些內容是以怎樣的順序/方式如何被拋出的被忽視,其實味同嚼蠟、沒有魅力可言。

如果只是想探討這部電影在歷史反映上是否真實、女主所對應的勢力/社會身份是哪一派等等史料性/事實性的純質料問題,為什麼不直接讀歷史/看紀錄片、還要花兩個小時看這樣一個僅僅圍繞一個人物展開的狹窄故事?另一方面,文字這一媒介在傳遞方式與接收方式上與觀影過程中涉及的方式差異很大,事後書寫者所能傳達的很受局限(包括下文想談的),我只能盡可能嘗試再造/重新傳達我在“觀影”過程中的感受/思考,復刻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的確有興趣,還是推薦親自觀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