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吉吉國王到卿卿海王,劉冠麟的觀眾緣從哪裡來?


2022年11月20日刊|總第3061期

從表面上看,老三和蘇文興比較像,但蘇文興是真笨,老三卻是個揣著明白裝糊塗的主兒,比較複雜。這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方面在於他與周圍人的關係,另一方面在於他的成長性。

不想把台詞講得太冠冕堂皇,就盡量用台詞的氣口和語調傳遞人物的不同狀態。不想只用台詞傳遞信息,就在小動作上作出設計。

演喜劇不只是抖包袱,還要培養演員之間的默契感,把人物關係盤活。戲,從來都是大家一起成就的,單靠一個人或許能撐得住幾場,但絕對帶不動整部劇。

《贅婿》裡做不明白生意的蘇文興,竟在《卿卿日常》裡成了商業鬼才三少主?

於演員劉冠麟而言,這或許是天意使然。身為蘇文興的扮演者,他總要給《贅婿》裡鬱鬱不得志的“冤種大舅哥”,圓一個“翻身把歌唱”的商業夢。

出道二十餘年的劉冠麟,近兩年憑藉對“灰色”人物的討巧表演,攬獲了極佳的觀眾緣,走起了花路。在《贅婿》裡,他是又笨又壞的蘇文興,為了拿到蘇家掌印,不僅聯合對手給自家商舖使絆子,還偷換賬本,妄圖給妹妹蘇檀兒(宋軼 飾)扣上做假賬的罪名。

一頓猛如虎的操作下來,蘇文興非但沒把妹妹拉下馬,反倒把家當賠了個底兒掉,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正如是。

而在《卿卿日常》中,他所飾演的三少主尹岸,也不算正面人物。他多情自負,動不動就PUA17個老婆,讓她們減肥,叮囑她們聽話。他雖貴為皇子,卻是個玩世不恭的主兒,不止在朝堂上打瞌睡,還公然違抗父命,遲遲不願回宮。

飾演這類頗具爭議性的角色,是對演員的考驗,一旦演不好就會口碑翻車。

但劉冠麟偏偏就能hold住這類角色,提起蘇文興,觀眾想起的總是撞臉“吉吉國王”的冤種大舅哥。翻看觀眾對三少主的評價,也多是對其喜劇人形象的調侃之語。

他不止能把灰色人物變得討喜可愛,還能適當牽引觀眾的共鳴,為灰色人物開闢一方新的話題領地。

這不禁讓人好奇,劉冠麟身上的觀眾緣是怎麼形成的?為何灰色人物在他手裡,總能變成戲裡的吉祥物,開成一朵“笑花”? “吉吉國王”劉冠麟身上,還有多少觀眾不知道的驚喜?

各位讀者不妨來聽聽他的“觀眾緣養成論”。以下,是劉冠麟的講述。

“扮豬吃老虎”的三少主,是個挑戰

基於之前《贅婿》和《贅婿之吉興高照》的良好合作,我和製片人劉聞洋老師成了很好的朋友。去年上半年他在籌備《卿卿日常》,就又找到了我,當時我連劇本都沒看,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我非常清楚這個團隊在製作上的專業度,也很感謝劉聞洋老師對我的關照。不衝別的,就衝著大家的信任和友情,我也願意來演一把。

拿到劇本後,劉聞洋老師說三少主這個角色比較適合我。編劇老師把三少主尹岸寫得很飽滿,激起了我的表演慾望。

從表面上看,老三和蘇文興比較像,不過蘇文興是真笨,老三卻是個揣著明白裝糊塗的主兒,比較複雜。這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方面在於他與周圍人的關係,另一方面在於他的成長性。

三少主的人物關係,又可以細分成愛情線和事業線。我給老三在愛情線上的設定,是個不懂女孩兒心思的“海王”。面對17個“節氣”老婆,他不光記不住名字,還把每個人的身世背景記串了,是個妥妥的臉盲。

在事業線上,老三則是個“扮豬吃老虎”的人,大智若愚。設計人物小傳時,我認為首先他一定很聰明,不然不可能有如此龐大的商業版圖和資產積蓄。其次他一定精通人情世故,不然做不到左右逢源、廣結人脈。他一定很會來事兒,不然不可能得到父親獨一份的寵愛。

再從成長性來看,三少主的人物弧線也比較清楚。對待“節氣”老婆們,他從一擲千金的土豪慢慢變成了知冷知熱的貼心人兒;對待朝堂上的算計和心思,他也從隔岸觀火、明哲保身,逐漸成了願意分擔朝政、把弟弟們護在身後的好三哥。

抓住了三少主身上的幾條主要脈絡之後,我心裡才有了底。說實話,面對這樣一個出場不多但複雜程度不低的角色,壓力不小。我既擔心沒把人物邏輯理清楚,又害怕引起觀眾對“海王”老三的反感。

演的時候,我一直有意識地控製表演力度,非常擔心勁兒使大了,過猶不及。不想把台詞講得太冠冕堂皇,就盡量用氣口和語調傳遞人物的不同狀態。比如三少主回府以後總是半撒嬌地說“有人給倒杯熱茶嗎?”而不會頤指氣使地說“來人啊,給本少主上茶。”

不想只用台詞傳遞信息,就得在小動作上作出設計。觀眾仔細看會發現,每當三少主和六少主相互作揖鞠躬,老三的手一定放在老六上邊。

在老三心裡,自己是哥哥,手放在弟弟上面是理所應當的事兒,這是對他張揚、直率性格的外化處理。

包括老三待人接物態度的變化,也有考量。面對寵愛自己的父親,他從不掩飾情緒,想耍無賴就耍無賴,想打瞌睡就打瞌睡,這是他面對親人時的自然反應。

面對弟弟們,他向來有一說一,這是他對兄長身份的自持自重。而面對步步為營、城府頗深的二哥,他就變得畢恭畢敬、滴水不漏,他就算再看不上老二,也絕對不會得罪他。伸手不打笑臉人,就是這個理兒。

三少主於我,是一次挑戰,喜劇人物也可以很飽滿,可以不工具化,可以有變化成長。

用表演和觀眾交朋友

我也在追著看《卿卿日常》,經常看到觀眾在彈幕中說:三少主絕對是個深藏不露的人。大家看得太準了,這就是我想呈現出的效果。

老三在名利場上混了這麼多年,一定把人心看得非常透徹,君子之交淡如水,是他的處事原則。所以不論是對老六還是對其它的兄弟,他的戒心一定是慢慢放下的,這個過程不能省略。

三少主雖然會顯擺、得瑟,但他擺譜的對像一定是最親近的人,比如他的“節氣們”、弟弟們,以及父親。他雖然自戀自負,但絕不降智無腦。

有觀眾說,老三如果能把討債和經商的本事,用在處理自己和“節氣們”的關係上,一定如虎添翼。觀眾能發現這一點我也挺開心,說明反差處理沒有白做。

像老三這麼個人精,他連老賴都搞得定,如果想擺平家裡的關係,動動心思怎麼會做不到?說到底,他是不想複雜化自己的家庭關係。他也是個人,也需要一方自在的天地,如果在家裡都要耍心眼,這個家有還不如沒有。

老三的問題是某些男性的通病,他們總是把感情這碼事兒想得太簡單,總覺得我給你花錢花時間了,就是對你好,卻很少設身處地為對方想,結果只是自己感動了自己。

老三就是這樣,他渴望愛,卻不懂如何表達愛,除了對老婆們“豪擲千金”,他甚至沒有對最愛的海棠(劉萌萌飾)說過一句情話。他沒想過,“金錢”是他最重視的東西,“節氣們”未必同樣重視。

演員要懂得用角色和觀眾“交朋友”,在《贅婿》之後,我的體會更加明顯。影視作品畢竟是拍給觀眾看的,演員一定要讓觀眾看明白自己在演什麼。 《卿卿日常》也好,《贅婿》也好,雖然我演的都是喜劇人物,但我希望自己的表演是落地、走心的,千萬不能咯吱人笑。

就像《贅婿》裡,蘇文興一邊抽搐一邊結巴著說女飛賊飛了的那場戲,鄧科導演讓我徹底解放天性,我也徹底“撒了歡兒”,一演就演成了蘇文興的名場面。

既然角色需要我演出半瘋半傻的樣兒,那就沒必要思前想後,投入地演就對了。想的東西一多,演員就不可能完全沉浸,表演效果一旦夾生了,觀眾就不可能被逗笑。

“吉吉國王”的標籤也來自於《贅婿》,觀眾覺著蘇文興和動畫片《熊出沒》裡的吉吉國王,不止性格相近,還在外貌上撞了臉。

我剛聽說的時候也有點懵,因為沒看過《熊出沒》,我也不知道“吉吉國王”是個啥,趕忙去查了查。看完對比圖,我尋思著:還真別說,觀眾是挺厲害……

包括在《贅婿》的衍生網絡電影《贅婿之吉興高照》裡,我們也活用了這個梗,把蘇文興的臉和吉吉國王的毛筆劃放在一起,做了個表情包。這是觀眾對我的喜愛和認可,能有機會在作品裡給觀眾來個反饋,何樂而不為。

表演,要從“本我”出發

我其實算“半科班”的演員,我大學是在北京舞蹈學院讀的音樂劇專業,主修課有舞蹈、音樂、表演。我們是北舞音樂劇專業的首屆學生,學校非常重視。教我們音樂、表演的老師,分別是從中央音樂學院、中央戲劇學院請來的教授。這為我後來的表演工作打下了堅實基礎。

大學畢業後,我走上了表演這條路,因為有舞蹈功底,儀態不錯,所以總在武俠劇、古裝正劇裡演配角,比如《流星蝴蝶劍》《大漢天子3》等。

後來一次機緣巧合,我在朋友的介紹下連著演了《龍虎山客棧》《防火牆5788》兩部輕喜劇,認識了大姚(演員姚晨)和飛哥(演員郭京飛),這才慢慢打開了喜劇之門。

要說真正讓我在喜劇表演上摸出門道兒的,還是《龍門鏢局》,這部劇讓我意識到,演喜劇不只是抖包袱,還要培養演員之間的默契感,把人物關係盤活。戲,從來都是大家一起成就的,單靠一個人或許能撐得住幾場,但絕對帶不動整部劇。

在《龍門鏢局》裡,我和飛哥的對手戲非常多,陸三金和蔡八斗的每場戲都是我倆一起托著對方演出來的,只有演員之間合拍了、通順了,觀眾才能入戲。

我希望自己的表演是準確的,這不止需要演員提前把準備工作做好,還要依靠走戲來找狀態。我不習慣跳過走戲直接實拍,真要硬來也只是對劇本的照本宣科,我自認是“笨鳥”,那就得“先飛”。

演了二十年的戲,我最大的感受是,演員一定要往角色身上註入自己的特質,尤其是喜劇表演,這能讓人物自然、靈動,有生氣兒。想要讓角色深入人心,演員必須先投入,在角色裡“找自己”的過程就不能省略。

演蘇文興的時候,我就調動了自己反應偶爾慢半拍的特點。觀眾能發現,蘇文興的反射弧比較長,比如被寧毅(郭麒麟飾)懟得結結巴巴說不明白話,被別人賣了還幫忙數錢等,這些都是真實反應。觀眾有時候說“蘇文興又笨又呆”,其實呆的不是他,是我。

《卿卿日常》裡的三少主也是如此,三少主樂天、積極的性格,也來自於我本人,我從來不把困難當回事兒。面對需要強大信念感支撐的三少主,我雖然有壓力,但不會縮手縮腳,反而會摩拳擦掌地向“硬骨頭”發起挑戰。

而三少主偶爾打太極、不多言的舉動,比如面對朝政時的應付、面對二少主時的敷衍等,也是對我自己的性格萃取。對於認准了的事,我一定會“咬定青山不放鬆”,但面對不認同的事,我雖不會在明面上出言反駁,也不會在心裡真正妥協。

有一些觀眾說我是劇集的“吉祥物”,只要有我在的劇,都願意看一看。我非常感激觀眾的抬愛,也很願意繼續當好大家的“吉祥物”,演好每個人物、拍好每部戲。

未來,我希望自己既能縱向深耕,也能在橫向上不斷拓維。雖然拍了很多喜劇,但我也希望能嘗試其它類型的作品,比如現實題材、革命歷史題材,以及年代劇等。

我從不是安於現狀的演員,可能性要靠自己去折騰,我樂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