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出品方拖欠2500萬,銀行資產遭凍結,和吳京合作緊密


據相關裁決文書顯示,北京京西文化旅遊股份(北京文化)有限公司名下資產被凍結,期限一年,申請方為西虹市影視文化(天津)有限公司。

在資本市場上,兩家公司有債務糾紛很常見,之所以引發關注,是因為這兩家都是電影行業的出品發行公司,而且都是頗具影響力的公司。

先說北京文化。這家公司1998年上市,原本以旅遊文化產業為主,自2013年起啟動向影視娛樂業轉型,並打造過不少爆款電影。其中最為知名的是2017年吳京自導自演的《戰狼2》,北京文化以聯合出品的身份介入,當時在北京文化擔任高管的張苗,正是這部影片的製片人之一。

在那之後,北京文化的資源越來越好,參與的項目也都有非常不錯的票房成績,比如小成本電影《無名之輩》拿到7.94億票房,而且北京文化還是電影《流浪地球》僅次於中影的大出品方,這部影片最終票房46.86億,取得巨大成功。

從《戰狼2》到《流浪地球》,都有吳京和北京文化,所以雙方也培養了相當緊密的合作,至今在北京文化的觀望上,吳京都出現在“產業資源”板塊裡,和導演張黎、烏爾善、徐浩峰並列在一起。

然而在《流浪地球》之後,北京文化給人的感覺就開始走下坡路,包括張苗在內的高管先後出走、被演員稅務問題拖累,本來北京文化是賈玲自導自演的《你好,李煥英》第一出品方,然而據內部人士透露,因為不是很看好這個項目,北京文化將其打包出售給了其他公司,結果《你好,李煥英》拿到了54.13億票房,不得不說,北京文化確實運氣不好。

再來說西虹市影視。這家公司成立於2016年,由導演閆非、彭大魔創立,閆非是大股東,持股31%,開心麻花持股15%。而公司成立後,第一部成功之作就是《西虹市首富》,主演為開心麻花簽約演員沈騰,由此可見,西虹市影視有點像開心麻花的“衛星公司”。此外,西虹市影視還推出了《這個殺手不太冷靜》和今年上映的《獨行月球》,都有非常不錯的票房成績。

裁決文書顯示,西虹市影視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請求凍結北京文化名下銀行賬戶存款,法院認為申請人的申請符合法律規定,裁定執行。而在今年7月,北京文化曾發公告稱,公司遭到西虹市影視起訴,要求支付結算款項及逾期付款損失共計約2561萬餘元。當時北京文化表示正在與相關公司進行溝通協商,沒想到等來的是資產被凍結,很顯然,2500多萬的結算款項及逾期付款損失一直沒有支付。

那麼問題來了,兩家公司之間的這筆2500多萬的結算款是怎麼來的呢?

翻看兩家公司參與的電影,唯一一次交集是《我和我的家鄉》這部電影。作為“我和我的”系列第二部,《我和我的家鄉》無論是導演、演員,還是出品公司陣容都非常強大。不過北京文化絕對是項目的主控方,不但位列出品方第一位,也是電影的發行方。

而這部電影有10家出品方以及35家聯合出品方,其中除了北京文化和中影外,參與電影拍攝的幾位導演都通過各自公司參與了電影出品,閆非和彭大魔執導了《神筆馬亮》單元,因此排在出品方的第九位。

通常來說,電影票房要有一定的周期才能結算並回款,而回款肯定是到發行方、出品方北京文化,然後北京文化再根據當初的投資比例,給各個公司支付結算款項。顯而易見,北京文化和西虹市影視2500多萬的結算款,不出意外應該就來自雙方唯一一次有交集的電影《我和我的家鄉》。

梳理好了雙方的糾紛,還有一點很令人玩味,就是原來賣座的電影這麼賺錢。

《我和我的家鄉》累計票房28.29億,片方分賬比例高達39.06%,因此總分賬達到10.11億。前文說過,這部電影由多位導演、眾多演員參演,製片費不會太少,而且出品方加聯合出品方共有45家,如果不是裁決文書曝光,誰會想到一家出品公司會分到這麼多錢?

而且,出品方的排名一般是以投資份額排序,排在第九位的西虹市影視就能分到2500萬,那麼排在前八位的肯定比這個數額更多,這意味著10家出品方就會拿走超過2.5億的利潤!

那麼剩下的35家聯合出品方呢?肯定也或多或少都能分到勝利果實,不得不感嘆,票房28.29億的《我和我的家鄉》真是賺錢啊!

而且,除了目前產生經濟糾紛的兩家公司外,導演寧浩、張藝謀、徐崢、陳思誠和鄧超,分別通過壞猴子、黎楓文化、真樂道、壹同傳奇和橙子映像參與了電影投資,肯定都賺得盆缽皆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