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吳健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娛樂圈最不缺的就是演員,但顏值與演技兼備的演員卻很稀缺。比如吳健就是這樣的優秀演員,但這樣有實力的演員,在娛樂圈卻沒有自己一席之地。吳健是中央戲劇學院科班出身,還沒畢業就開始挑大樑出演電視劇,表演能力和可塑性特別強。可這樣的好演員卻在畢業後接不到好的角色,以至於在娛樂圈漸漸地沒了他的身影。從藝20多年,吳健卻沒有留下主演的代表作品,只能說吳健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011978年,山東省淄博市的一戶普通工人家庭,隨著一聲清亮的哭啼,一個可愛的小生命呱呱墜地。父母為他取名“吳健”,寓意“一生健康”。在吳健的上面,還有一個與他相差不到2歲的姐姐。吳健很小的時候,家裡住的是磚瓦房。每逢下雨時,雨水就會順著房頂的瓦縫流到屋內。這時候,全家就拿著臉盆一盆盆去接,再一盆盆往外倒。有句話說得好,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窮人的孩子也更加有志氣。

在那個物質普遍匱乏的年代,工薪階級出身的父母對於窘困的家境也無能為力。但令他們欣慰的是,一對兒女是二老的驕傲。吳健從小就刻苦努力,聰明好學。姐姐自小就展現出過人的乒乓球天賦,一早就被山東省隊招錄進去,作為重點培養對象。 17歲那年,還在上高二的吳健從老師口中得知,藝術類院校要在附近的省會城市濟南招錄學院。那時吳健還沒見過多少世面,更不懂什麼是演戲。

他帶著好奇心態,準備也去省城試試。吳健清秀帥氣的長相,一下子就吸引到了不少招生老師的目光。之後,包括上海戲劇學院在內的不少藝術院校都紛紛向他伸出了橄欖枝。但當時吳健還在上高二,按照當時政策規定,必須修完高中三年課程,並參加高考後才符合錄取條件。顯然,吳健當時並不符合招錄條件。

可上海戲劇學院招生的老師說,只要參加高考通過文化課考試,就能錄取他。不過,招生老師也提醒吳健,上戲的錄取分數線很高,文化課必須要考到240分以上才有希望。自小成績就出類拔萃的吳健一聽這話,立馬笑了。 “這容易,我可以考個雙倍的分數出來。”吳健能說出這話絕不是信口開河,在學習方面,他還真有兩把刷子。吳健當時就讀的學校是省屬重點高中,他的文化課成績也始終穩居全校前十名。

可是,當他信心滿滿地回到學校,要求跳級參加高考時,卻被校長嚴厲拒絕了。那時的普遍觀念是,文化課成績好的都會選擇上大學,只有那些成績不怎麼樣的,才會退而求其次考取藝術院校。正因為這樣,校長態度很堅決。但耐不住吳健的軟磨硬泡,最終還是妥協了。憑藉紮實的文化課基礎,吳健在那年遇到高考取得了400多分的成績,遠遠高於當年上戲的錄取分數線。

這下,吳健進入上戲是板上釘釘了。兒子考入名牌藝術院校,本該是值得慶賀的喜事,可一家人此時卻陷入了一片慘淡愁雲之中。 02巧合的是,在吳健考入上戲的同一年,姐姐因為在省隊表現優異,獲得了被保送進入上海復旦大學深造的機會。兒子考入上戲,女兒被保送名牌大學,對一個家庭來說,這無疑是雙喜臨門的好事。可一家人並沒有高興太久,因為姐弟倆高昂的學費,讓父母犯了難。對於家中的情況,姐弟倆再清楚不過了。後來還是姐姐先開了口:“健兒,你去上大學吧,我在家照顧爸媽,以後好好混,給咱家長臉。”

姐姐說完這番話後,全家人哭成一團。儘管姐姐把上學的機會讓給了吳健,但一年6千多塊錢的學費,對全家仍是一筆高昂的支出。父親就在上班的工廠跟同事借錢才湊齊了學費。就這樣,吳健挎著裝滿零錢的書包,走進了上戲的校園,與陸毅、鮑蕾成了同班同學,當時入學時陸毅的成績排第一,他排第二,還和陸毅成了室友。

可在上戲期間的吳健,他的普通話夾雜著濃濃的山東方言,導致他的台詞不過關。因為之前沒有任何表演經驗和基礎,他的形體表演也一塌糊塗。幾乎所有的表演老師都罵他,在第一學期的考試成績排到了全班倒數第二。吳健覺得十分憋屈,常常一個人背後偷偷抹眼淚。可是這還不算最慘的,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徹底將他逼到崩潰的邊緣。一天,學校突然發布了一則通報,內容是有人告發吳健違規入學(當時規定必須上完高中三年才能考大學),並被勒令退學。

學校在發布通報的同時,也把這個消息電話告訴了吳健的母親。母親身體本來就不太好,聽到這個消息整個人立刻懵了。無奈,吳健只好拖著重重的行李,離開上戲校園,灰溜溜地回到家。一年前,全家人還滿心歡喜地送吳健入學。一年後,他卻被學校勒令退學。街坊四鄰開始對他家指指點點,背地裡說吳健在學校作風有問題。可吳健畢竟還很年輕,他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不甘心的吳健找到原來那所高中的校長,希望再回來复讀,來年再戰高考,可人家根本不同意。無奈之下,吳健又找到一所很普通的高中復讀。好在他文化課程基礎比較好,在第二年的高考中依舊取得了很好的成績。這次吳健同時被中戲、北電、軍藝三所藝術院校同時錄取。最終,吳健選擇了國內藝術院校的的頂尖學府—中央戲劇學院。進入中戲的吳健,和陳好、吳越也成了同班同學。

不知道吳健得罪了何方神聖,在中戲就讀的吳健又被人告發,他的入學資格不符合規定。按照當時的政策,被勒令退學一年內不得參加高考。但所幸這次的風波,被吳健的班主任麻淑雲給壓了下去。後來中戲校方調查得知,當年吳健“違規考入上戲”屬於招生老師的責任,錯不在吳健。這下吳健胸口的大石頭終於落地,他也終於安心學習表演了。因為外形出眾,還在上大三的吳健,就出演了他的第一部電視劇《西遊記後傳》。

他在劇中飾演如來佛祖的轉世靈童喬靈兒,與黃海冰、馬雅舒、於月仙有很多對手戲。時來運轉的吳健,這一年還挑大樑主演了金庸武俠劇《俠客行》,劇中與鄧家佳扮演一對江湖情侶。兩部劇的熱播,為吳健積累了很高的人氣。

就在吳健準備畢業後在娛樂圈大展拳腳之際,他的檔案卻被總政話劇團提前調走了,原因就是因為吳健在校期間表現特別優秀。就這樣,吳健入職總政話劇團,成了一名話劇演員。可作為一名剛畢業的新人,根本沒有挑大樑演出的機會。吳健只能在話劇舞台上扮演著傷兵、死屍、乞丐等龍套角色。可這樣的生活根本不是吳健想要的,他渴望拍戲啊!剛畢業那會兒,趁著那兩部劇的熱度,還有不少劇組找他拍戲。

可單位明文規定,在職員工不准外出拍戲。隨著吳健熱度的下降,聯繫他的劇組就漸漸少了起來。後來,單位終於改制了,不再限制演員拍戲了。可娛樂圈日新月異,每年冒出的新人層出不窮。當吳健準備好好經營演藝事業的時候,娛樂圈卻沒了他的位置。沒辦法,吳健只能硬著頭皮前往一個個劇組遞簡歷、推銷自己。

然而沒有背景的吳健,吃了不少閉門羹,根本沒有劇組用他。就在絕望之際,當年《西遊記後傳》的製片人向著名導演張子恩推薦了他。張子恩是業界十分有名的大導演,執導過多部口碑佳作,比如《宰相劉羅鍋》《上錯花轎嫁對郎》《京華煙雲》等熱播劇。看到吳健形象氣質不錯,於是張子恩就讓他出演的了他導演的《避暑山莊傳奇》。緊接著,根據林語堂同名小說改編的電視劇《京華煙雲》準備籌拍,仍舊由張子恩當導演。這部劇作為央視當年力推的重點劇目,拍攝計劃一經公佈就引起了多方的關注,吸引了兩岸三地的眾多優秀演員的加入。

一開始,沒背景和名氣的吳健並沒有出現在演員名單裡。最後還是張子恩力排眾議,啟用了吳健。這部劇在央視一套黃金檔播出,取得了超高的收視率,直接問鼎了當年收視冠軍的寶座。憑藉這部劇,吳健也漸漸小有名氣,開始迎來了演藝事業的第二次小高峰。 03有一次,吳健在舞台上表演話劇《洗禮》時,坐在台下的編劇王海鴒被吳健的表演所打動。王海鴒是有名的編劇,像《牽手》《中國式離婚》《大校的女兒》《人世間》等劇本就是出自她的手筆。

當時,王海鴒正在創作《新結婚時代》的劇本。等《新結婚時代》準備正式開拍時,王海鴒就極力想製片方推薦吳健出演“顧曉航”這個角色。劇中他與梅婷上演了一出虐心的姐弟戀。該劇播出後,吳健的表演開始受到更多人的關注。自此,吳健片約不斷,又先後主演了《叛女》《大長垣》《天下兄弟》《人活一張臉》等劇。尤其是他在《天下兄弟》裡飾演的具有理想主義的田村,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這一年,他還因為在劇中的亮眼表現,被華誼兄弟簽下。本想著借助實力雄厚的華誼,事業可以更上一層樓。但無奈僧多肉少,黃曉明、李冰冰、周迅、鄧超都還在為頂級資源掙得不可開交,因此吳健也沒撈到什麼好資源。華誼兄弟也沒為吳健做好事業規劃,可以說,吳健的這次選擇是錯誤的。之後,吳健又搭檔李幼斌、殷桃、沈曉海主演年代劇《在那遙遠的地方》,劇中他飾演一個心機深沉,最後落得個眾叛親離的負面角色。

2011年,張子恩准備籌拍《鄭氏十七房》,向吳健發出了邀請。這時的吳健雖然沒有大紅大紫,但憑藉多年積攢的人氣,片約從來也沒斷過。可當他收到張子恩導演的邀請後,他二話沒說就答應了下來,還特別交代經紀人不能向劇組提任何條件。當初吳健無路可拍、瀕臨崩潰之時,是張子恩給了他拍戲的機會,讓他喚起對生活的信心,重新燃起對錶演的熱愛。這份知遇之恩,吳健一直銘記於心。

後來,吳健為了尋求突破,接拍了許多軍旅戲,希望以“硬漢”的形象擺脫觀眾對他奶油小生的固有印象。可正是由於這樣的一個決定,讓吳健彷彿一夜之間從娛樂圈“消失”了。 04自從2010年之後,娛樂圈變成了流量明星的天下,古裝劇、偶像劇更加受到觀眾的歡迎。吳健所出演的軍旅題材作品,劇本質量不夠過硬,主創團隊也缺乏應有的實力,加上內娛又趕上了流量為王的時代,以至於吳健漸漸消失在大眾的視野裡。而流量明星只需要長一張漂亮的臉蛋,就有粉絲追捧,就有人找他們拍戲。

哪怕流量明星接拍的是粗製濫造的作品,粉絲也會支持和誇獎,就能給片方帶來巨大的利益。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投資人為了賺取更大的收益,就開始把資金投到了流量明星的作品上,實力演員根本接不到質量過硬的好劇本。這也導致向吳健這種空有演技,卻沒有話題和熱度的好演員接到的劇本越來越少,越來越差。好的劇本,也根本輪不到吳健。後來,即便吳健能接到不錯的劇本,但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客串演出,或者兩三集下線,或者根本沒有什麼存在感。

但吳健只要能接到好作品,他不管什麼角色都會認真對待,仔細揣摩,以求最完美的展現。可流量演員就不一樣了,覺得自帶流量就是牛,不僅要演主角,還為番位爭破頭,致使娛樂圈亂象叢生。粉絲覺得偶像在劇組受委屈了,還會在社交媒體炮轟劇組,帶動輿論,給他們施加壓力。

不僅如此。偶像渴了,有人送水。偶像出汗了,有人擦汗。偶像累了,有人為他搥背按摩。偶像妝髮亂了,有人前去整理。甚至偶像鞋子跑掉了,都有助理蹲下來為他穿上……

而吳健這樣的演員,是在導演的罵聲中走過來的。在劇組導演的權利最大,演員服從導演的調度,不管你是多大的腕儿,都得聽導演的。而現在的導演卻願意忍氣吞聲,答應流量明星的要求與他們合作拍戲,有時流量明星甚至還反客為主,胡亂改戲。對於這樣的荒唐行為,吳健表示難以理解。從藝20多年來,吳健一直在娛樂圈努力耕耘,渴望能拍出一部好戲。

只是現在的娛樂圈已不同於以往,拍戲不再是為了拍出優質的作品,而是為了賺快錢,迎合觀眾的口味。哪種題材賺錢,哪些演員賺錢,投資人就會向哪邊傾斜。當演員有顏值又有演技,卻沒有可以賺錢的“流量”時,那麼等待他的也只是無人問津。後來,吳健只能為那些小鮮肉們作配才能獲得演出的機會,而這些流量明星的演技又遠遠比不上他,以至於娛樂圈的良心佳作越來越少。

沒有優質的作品問世,像吳健這樣有實力的演員就不會被觀眾看到。希望娛樂圈可以給這些實力演員多一些機會,不然拍出來的作品只會越來越差,最終受傷害的還是廣大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