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妾成群》原著:從未露面的陳老爺,究竟是怎樣的人?


《大紅燈籠高高掛》是張藝謀導演的一部出色的作品,電影改編自作家蘇童的小說《妻妾成群》。影片圍繞封建禮教展開話題,講述了民國年間一個大戶人家的幾房姨太太爭風吃醋,並引發一系列悲劇的故事。

觀看整部電影,我們發現,作為一家之主的陳老爺,卻從未露過面,而且對白也是少得可憐,這不禁讓我們倍感好奇,是陳老爺長得太醜不宜露面,還是他位高權重,不削於和我們這樣的普通人照面?

其實在原著裡,陳佐千是推動整個故事發展的關鍵人物,而電影里之所以抹去他的戲份,即使出現也只是他的聲音或者一雙手、一個背影。導演通過這樣的拍攝手法,為的是向我們傳達封建禮教對女人的壓迫。

在張藝謀的《大紅燈籠高高掛》中,陳老爺不僅僅只是陳老爺,而是封建時期裡整個壓迫者的縮影。他從不存在,又無處不在,靜靜窺視著一群被物化了的女人的殊死搏鬥。

那麼,電影裡從未露面的陳老爺,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封建制度男權的化身

四姨太頌蓮19歲時,父親意外去世,繼母將她賣給了陳府。那一年,陳老爺剛好50歲,是一個身形瘦長的干癟老頭。

但即便是這樣,陳老爺在幾個姨太太的眼裡依然是搶手的香餑餑,每個人都爭著搶著去博老爺的歡心。而究其原因,並不是因為她們有多喜歡陳佐千這個人,而是他身後自帶的權利和地位,在陳府,誰能得到老爺的寵愛,就預示她更有地位和權利。

但在陳佐千看來,這些女人只不過是自己娶進門來圈養的玩物,任何人都別想騎到他的頭上。在他身上,折射出封建制度裡根深蒂固的男權主義。

陳佐千鼻孔哼了一聲,她一不高興就稱病。又說,她想爬到我頭上來。頌蓮說,你想讓她爬嗎?陳佐千揮揮手說,休想,女人是永遠爬不到男人頭上來。

比如為了製衡三姨太恃寵而驕的性子和動不動的壞脾氣,他把女學生頌蓮娶進門來,對她的寵愛程度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女人就好似他制衡另一個女人的棋子,被他一個又一個地娶過門,卻在層層高牆裡陷進無休無止的內宅爭寵。

陳老爺是典型的男權主義,女人可以愛可以寵,但女人只能依附於男人,要聽話,順從,而不能有絲毫的踰矩。

物化女人,不把女人當人看

男人大多喜新厭舊,權利越大卻是如此,陳老爺也毫不掩飾自己對年輕身體的喜愛和對年老色衰的厭惡。

你最喜歡誰?頌蓮經常在枕邊這樣問陳佐千,我們四個人,你最喜歡誰?陳佐千說那當然是你了。毓如呢?她早就是隻老母雞了。卓雲呢?他還湊活著但她有點鬆鬆垮垮的了。

人常說,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在陳佐千身上,這句話被體現得淋漓盡致。

而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此時正倍受寵愛的頌蓮還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會像她們一樣,變成陳老爺穿膩了而隨手丟棄的一件衣服。

在陳老爺眼裡,女人與金錢有著緊密的聯繫,只要有足夠的錢,就不怕找不到聽話的女人,女人是豬,是狗,是供男人解決生理需求的洩慾工具,是傳宗接代的生育機器,卻唯獨不是人。

在這個院里人算個什麼東西?像狗,像貓,像耗子,什麼都像,就是不像人!

比起女人,他自始至終愛的只是自己

陳老爺雖然娶了多房姨太太,三妻四妾地圍了滿院,卻說不上和哪個有著情比金堅的愛情。

他口口聲聲說著四個人裡最喜歡的是頌蓮,卻燒了頌蓮父親留下的唯一遺物,每次到頌蓮房裡的目的只是為了求歡,卻在對方傷心難過鬱鬱寡歡時,不但沒有給予絲毫關懷與安慰,反而責怪其不懂規矩。

在他看來,女性存在的意義是供自己一時享樂的工具,是家族綿延不衰的生育機器,她們自嫁進陳府的那天起,就應該放棄自己作為女人的心思,全心全意為自己而活。

這樣自私的男人必然會讓人寒心,更何況後來隨著陳佐千年事漸高,突然喪失了性功能後,後院的女人們更是度日如年。

這樣的煎熬對於三姨太梅珊和四姨太頌蓮更是難捱,久而久之,梅珊和醫生私下交好,最終被投井殺害,頌蓮因為不願意滿足陳佐千的性愛方式而失寵,整日瘋瘋癲癲,在枯井邊徘徊。

這是那個時代里女性的悲慘命運,她們的喜怒哀樂,吃嗔笑罵,皆因為一個男人而起。在一層層高牆圍起的內宅里,她們得不到尊重,沒有人憐憫,伴著青磚枯燈,消磨著自己的一生。

一場權色交易的婚姻

《妻妾成群》是封建社會婚姻制度的縮影,那些看似嫁入高門顯赫,尊享無限榮譽的太太姨太太們,其實是被捲入一場波濤洶湧的內宅爭鬥。

陳府裡,手握財產不問世事的大太太,為保地位不擇手段的二太太,風韻猶存、紅杏出牆的三太太,心猿意馬的四太太,她們看似表面和諧,在各自的院子裡不動聲色的活著,其實各自心懷鬼胎,最後死的死,瘋的瘋。

與其說她們愛的是陳佐千這個人,不如說她們愛的是他身後帶來的權利和地位。為了這一點利益,她們趨炎附勢,百般討好,最終搭上了自己的一輩子。

而陳老爺也並沒有多愛自己的妻子們,他縱慾好色,自私專制,愛的時候無限寵愛,不愛了就棄之如敝屣。他將她們視作自己的私有財產,一旦發現對方有了不軌之心,便立刻殺之而後快。

這是一場沒有愛情基礎的權色交易,男為色,女為權,最終不免落得兩敗俱傷。

濃厚的階級觀念

無論是電影還是原著裡,除了四房姨太太,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既丫鬟雁兒。

在陳府大環境的耳濡目染和老爺有意無意的好感後,她漸漸地有了做姨太太的夢,最終也因為這不切實際的幻想斷送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雁兒始終覺得是頌蓮搶了自己四姨太的位置,因此處處和頌蓮作對。

四太太頌蓮的白衣黑裙在微風中搖曳,雁兒朝四周環顧一圈,後花園闃寂無人,她走到晾衣繩那兒,朝頌蓮的白衫上塗了一口唾沫,朝黑裙上又吐了一口。

但她不知道,即便沒有頌蓮的出現,陳佐千也不會娶她做妾。

在他的妻子們中,大太太二太太是大家閨秀,三太太是名角兒,四太太是女學生,而雁兒只是個伺候人的丫鬟。陳佐千雖然和她曖昧不清,卻又看不起她的出身。

而也正是陳佐千對雁兒的這點與眾不同,讓她有了和頌蓮對抗的勇氣,卻因為高估了自己在老爺心中的分量而被頌蓮逼著吃草紙哀怨至死。

雁兒的死並沒有引發多少水花,既沒有陳老爺的痛心疾首,讀者也沒有產生悲嘆和憐憫。

只因為她的死是自己一點點造成的,心比天高,卻命比紙薄,用丫鬟的位置幻想姨太太的風光。卻永遠不知道,在陳佐千心裡,階級觀念高於一切,下人就是下人,主子就是主子,永遠不會亂了章法。

如今的我們雖已遠離三妻四妾的婚姻制度,但每每讀起這類作品仍舊不寒而栗,並非因為那一個個為了恩寵不擇手段的愚昧女子,而是她們的背後,那個看不見,卻操控整個局面的老爺。

好在如今社會進步,已經實現了男女平等,我們女性也終於得到了屬於自己的自由,而不必如曾經那般,在水深火熱中拼得你死我活。

—END—

我是沐笙,一個有溫度的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