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聲音冠軍梁玉瑩回鄉,遮遮掩掩被指裝過頭,人未紅排場到挺大


如果不帶上“中國好聲音”的標籤,大概沒有多少人知道“梁玉瑩”是誰。

《2022中國好聲音》已經落下帷幕,26歲的廣西桂平選手梁玉瑩獲得年度總冠軍,跟這檔節目的熱度一樣,總冠軍梁玉瑩也沒有收穫太多關注。

外界沒有關注,但最基本的流程還是要走一走的。節目播出的幾個月後,梁玉瑩終於等來了機會,她回到了老家廣西貴港,一是為了看望父老鄉親們,二是應邀參加區運會開幕式。

家鄉難得出一個名人,對梁玉瑩的到來非常重視,還授予了她“廣西貴港市文化旅遊推廣大使”的稱號。梁玉瑩也不負眾望,承諾會為家鄉寫一首歌,把家鄉的好景美食傳播出去。

這是梁玉瑩拿到總冠軍後的第一個機會,但她的起點太低了,如果剛開始就把自己當成大明星,未來的路只會越走越窄。

之所以會有這份擔憂,是因為看到了梁玉瑩回鄉後的一個細節,這個細節讓本就對明星沒有好感的觀眾們,對明星產生了更大的厭惡感。

畫面中顯示,梁玉瑩從車裡出來,在眾人的護送下走進屋裡。就是這短短的幾秒鐘,梁玉瑩的助理們千方百計遮擋住梁玉瑩的臉,生怕露出一丁點縫隙,被外人瞧了去。

梁玉瑩也十分配合,腳步匆忙,主動用手將衣服遮擋在頭部。她大概不知道,現場除了她和她的工作人員外,幾乎沒有觀眾,這齣戲也不知道在演給誰看。

梁玉瑩的舉動,讓觀眾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在外面也就算了,在自己家鄉還遮遮掩掩,搞得這麼神秘,搞得好像被別人看一眼就有損玉體一樣,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回到了家裡就該有回家的樣子,都是看著她長大的父老鄉親們,說不好聽點,父老鄉親們如果真的有什麼壞心眼,早就把梁玉瑩成長過程中的各種細節透露出去了,還用得著等到今天嗎?

再說了,梁玉瑩還沒有紅到這種地步,媒體更樂意報導知名人物,就算她有什麼負面新聞, 也很難登上娛樂版面。

梁玉瑩在任何時候都無需遮掩,即便是在人來人往的機場,又有幾個人能認出她呢!大大方方的,一個小明星而已,在這個充滿了虛假與圈套的世界裡做最真實的自己,反而能夠收穫意想不到的驚喜。

第一屆中國好聲音的冠軍選手梁博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縱觀所有從好聲音舞台上出來的選手,大體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梁博這種專心做音樂的人,另一類是執迷於包裝自己走穴賺錢之人。

實踐證明,前者是有市場的,並且能夠在這個圈子里長久待下去;後者在短時間內可以收穫名利,但人氣來得快去得也快,用包裝強行混出來的名利,遲早要敗光出去。

能夠成為總冠軍,說明實力和形像都過關,梁玉瑩是有能力創作出優秀的作品的,她缺少的只是時間。

遠的不說,《中國好聲音2020》年度總冠軍單依純,本可以聽從李健導師的建議,以學業為重,不要被眼前的光環蒙蔽了雙眼。

然而她偏偏選擇了相反的方向,在應該沉澱的年齡裡過早消費掉了自己的青春,錯過了成為獨立音樂人的機會。

梁博剛好與之相反,他獲得總冠軍後,那英導師為他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但他力排眾議,不願與世俗同流合污,決心排除一切干擾做原創。

幾年之後,其他冠軍都已衰敗枯朽,只有他異軍突起,成為華語音樂圈不可或缺的唱作人。

梁博看似“虛度了十年光陰”,但他的路才剛剛開始;有人看似賺得盆滿缽滿,但心靈早已千瘡百孔,認不得出發時的自己,這些人是沒有未來可言的,他們早已淪為了資本的工具。

劉德華坐高鐵的這一幕,給很多後輩們上了一課:越是不知名的小明星,越愛顯擺自己的身段,越是國民偶像,越不把自己當大爺。

劉德華這麼大一個明星,人家從來不搞排場,永遠那麼低調。明星做到劉德華這個份兒上,已經不需要任何排場來證明自己的名氣,他需要的是低調。反而是小明星,需要用排場來充面子,讓大家知道自己是誰。

梁玉瑩跟劉德華之間相去甚遠,她可能學不了劉德華,但她完全可以效仿梁博。梁玉瑩自稱想當國民歌手,願意把更多好的作品呈現給大家,特別是要有自己的代表作。希望她不單單是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