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演員馬躍:父母都是老師,努力演戲證明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有生之年,欣喜相逢,點擊上方“關注”了解更多名人故事。

著名演員馬躍是深受觀眾喜歡的演技實力派,他的嗓音渾厚,演技精湛,由他主演的《給點陽光就燦爛》《公安局長3》《貞觀之治》《代號利劍》《抉擇》《榫卯》《檢察長》等影視劇都深得觀眾的喜愛。

馬躍多才多藝,他曾是一名歌劇演員,同時也還是歌手、一名優秀的主持人,他主持的《真相》紅極一時,並憑電影《榫卯》獲得第一屆塞班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

從歌劇舞台到影視演員,馬躍一直在努力證明自己,只因為曾經他不被父親看好……

馬躍飾演的唐太宗

01 不做老師,對搞藝術感興趣

1965年7月,馬躍出生於陝西的一個書香世家。

馬躍的父親和母親都是老師,他還有一個姐姐,也是老師,一家四口有三個都是老師。

父母對馬躍自然也是有期待的,父親希望他可以子承父業,考大學成為某一方面的專家。

然而,馬躍並沒有按照父親的意願走。

馬躍是地道的陝西人,但是小時候因為父親工作調動的關係,他們一家搬遷河南鄭州,馬躍在這里長到15歲左右就當兵到北京了。

在此之前,父親對馬躍的期待是能像姐姐一樣正常的考大學,當老師,或者是成為某一個方面的專家。

當然,父母都是老師,馬躍的成績一向也很好,是學霸級別的。

但是他的興趣不再教學,也不再研究某樣東西做某方面的專家。

他從小就喜歡唱歌,還喜歡表演,所以中學畢業後他沒有聽從父親的話,而是走上了自己嚮往的那條路。

剛好當時北京總政到河南特招,於是15歲的馬躍就應招成了學員班的一名。

《洪流》張公儀

那時候對馬躍來說能成為部隊特招學員班的一員,是一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

雖然父親也覺得這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但作為當時已是高校領導,同時也是一個教化學的教授的他還是希望兒子可以考大學,走育人研究的路線。

所以他還是苦口婆心地勸兒子:

你書讀得挺好,人也挺聰明,我們家又有這樣的條件,你為什麼就是不好好讀書呢?

馬躍已經懂事,他知道自己喜歡什麼,要什麼,雖然一時未滿足父親的期待,但是跟自己的一輩子比起來,這暫時的失望算不得什麼,所以他還是堅持自己的選擇。

就這樣,馬躍早早就離開了家,到北京去開啟了追逐屬於他夢想的道路。

在總政當兵那幾年,馬躍比常人更努力,他深知實現理想不容易,更重要的是他要向父親證明自己,證明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後來從總政學員班畢業時,馬躍選擇了總政歌劇團,正式成了一名歌劇演員。

對於這個選擇,馬躍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因為這裡可以同時滿足他唱和演的需求。

但那時候的馬躍很瘦,尤其是那張臉小的都沒有二指寬,站在台上的他就像一個人頂著一根筷子,別人都看不到他,是很吃虧的。

每次,他一上台,總政的領導、導演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要他吃胖點。

但是沒辦法,他就是怎麼吃都長不胖。

只是沒想到,他這張臉在歌劇舞台上有些吃虧,到了影視圈就老值錢了。

02 從歌劇演員到影視演員,第一次很緊張

馬躍參演的第一部電視劇是《黑洞》,對他來說這也是一次偶然的機會。

那時候,馬躍已經在歌劇舞台上唱了近十年了,他有了新的渴望。

他渴望能像那些演員一樣走到台前,走上大熒幕,他非常地羨慕這些可以演戲的人。

剛好2000年的時候,有一個做演員的朋友準備去《黑洞》劇組應聘,他還記得當時他們住在北影的招待所,他原本是陪著朋友去的。

沒想到一去,那裡是一個駐兵導演,一看到他就說小伙子還行,留個電話吧。

不久馬躍就接到了《黑洞》劇組的電話,叫他來青島吧,那時候出行還是坐火車,於是馬躍就連夜買火車票趕到青島。

陳道明

到了那裡,導演管虎就直接說行,讓工作人員給他劇本、通告單。

那時候的馬躍還是一臉懵的狀態,他連通告單長啥樣都不知道,更要命的是他第二天就要出演,而且第一場戲就是跟陳道明對戲。

馬躍既興奮又緊張,他一夜都沒睡,就在背台詞。

但是第二天一早到了現場,他還是緊張得直哆嗦。

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下來了,對他來說,這是生平第一次在熒幕前演戲,但是別人可不管你是否是第一次演,行就上,不行就拉倒走人。

畢竟是部隊出身的,又有十年的舞台經驗,馬躍很快就冷靜下來,進入角色,最終一氣呵成,不僅自我感覺良好,對手陳道明、導演都覺得他挺好。

《黑洞》八年之後,陳道明作為電視劇《魔方》的監製,他親自打電話給馬躍說:

我這啊弄了一個電視劇,你來演男一號。

這再一次讓馬躍緊張了起來,他不敢去,因為陳道明的眼光多毒啊,自己演男一號,他怕他挑自己,自己擔不住,於是他就婉拒了。

但是陳道明不放棄,他說:“不行,你必須過來。”

就這樣,馬躍應承了,到了那裡,陳道明的第一句話就讓他很感動,他說:

馬躍,《黑洞》一別八年,雖然在《黑洞》裡,你和我只有一場對手戲,但我對你記憶猶新。

可見其實力。

但是作為某高校領導,馬躍的父親一直都不看好他演戲,他對他的職業選擇一直是持保留意見的,作為歌手,他不反對,但是作為演員他覺得不行。

馬躍也不是一個輕易認輸的主,當年他都沒有按照父親的期待走,現在他更會遵循自己的內心了,打死他都要演戲。

03 《貞觀之治》獲得父親的認可

馬躍和父親都是倔脾氣的主兒,一個堅持要演戲,一個就堅決不看。

為了向父親證明自己,馬躍比任何時候都更努力,每一個角色他都認真對待,全情投入。

《黑洞》之後他又主演了《五個光頭兵》《給點陽光就燦爛》《鏗鏘玫瑰》《行棋無悔》《公安局長3》等十多部劇。

但是這些劇,他父親一部也沒看過。

直到2007年,《貞觀之治》播出,他的父親打了很多電話給他。

那時候馬躍正在外地拍戲沒接到電話,回頭他看到未接來電才回撥。

電話接通了,他父親這邊:“其實也沒什麼事,就你演那《貞觀之治》不錯!是可以看的。”

聽到父親這話,馬躍激動地跟什麼似的,這麼多年來,他這麼努力拍戲,累到胃病大面積潰瘍就是為了向父親證明自己,這一次終於獲得父親的認可,一切都值了。

事實上,從他父親的話語間也可以讀出來,他之前也未必沒偷偷看過兒子演的戲。

不管怎樣,馬躍一步一個腳印,踏實前行,用精湛的演技,不僅獲得了他父親的認可,

同時也獲得了行業和觀眾的認可,成為名副其實的實力派演員。

之後,馬躍片約不斷,相繼主演了《生死英雄》《代號利劍》《與愛同生》《忠魂》《洪流》《天下歸心》《抉擇》等各類型的熱播影視劇。

近幾年,在《天坑鷹獵》《唐磚》《鹿鼎記》《驪歌行》《且試天下》《在你的冬夜裡閃耀》多部劇中也有精彩出演。

馬躍長相硬朗帥氣,嗓音渾厚,具有很強的個人魅力,在用心塑造好各種角色的同時,他也嘗試做主持人,當編劇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而今馬躍仍活躍在熒幕之上,父母退休之後都成了他忠實的觀眾。

尤其他的母親,兒子出演的戲一部不落,他的父親也從《貞觀之治》後被兒子的演技征服;

這裡面有一個特可愛的點,因為母親是自己的影迷,就算父親沒認可他,

他也會被母親拉著看的,因為看電視成了他們退休後悠閒娛樂的生活方式之一。

04 家庭事業兩全幸福美滿

馬躍徐筠《我的左手》劇照

在事業上,從歌舞劇演員到影視演員,馬躍走得不易,但他始終相信,自己會越來越好,

只要努力堅持,定會有所獲得,父親也一定會認可他,他做到了。不僅做到了讓父親認可,也讓行業和觀眾認可了。

在個人感情上,馬躍一向很低調,從未對外界分享過他的私生活,

但是從種種跡象表明,他與演員徐筠是一對,兩人在電影《我的左手》(原名軍人本色)中演一對夫妻,之後又多次合作。

2017年,在電影《榫卯》中,兩人再次飾演夫妻,憑藉這部電影,馬躍獲得第一屆塞班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

不過對於兩人的關係,馬躍和徐筠都未正面做回應,

但是2018年馬躍有帶女兒馬子晴上節目,在節目上女兒展現了她的高情商和才華。

與此同時,馬躍還表示因為自己常年在外拍戲,與女兒只能通過視頻聊天,兒子太小很少見到,每次回家都快不認識他了,對此他倍覺虧欠。

由此可見,馬躍早已結婚,擁有一雙兒女和一個幸福的家庭,今年他57歲生日時還曬出了妻子視覺下,兒女為自己慶生的視頻。

在徐筠的社交平台,雖然她沒有公開地曬過照片,但是她分享過兒子的正面照,分享過馬躍教女兒唱歌的視頻,分享過馬躍與兒子的小視頻……

一切跡像都表明他們是幸福的一對。

如此,兩位都是非常優秀的演員,都很低調,從戲裡走進現實,大家都喜聞樂見予以祝福。

電影《頭文字D》裡有一句話:“這世上只有一種成功,就是能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過一生。”

回顧馬躍的藝術之路,從15歲特招到總政,之後進入總政歌劇團,成為一名歌劇演員。

在舞台上積澱了十年,有心嚮往大熒幕上走,一次偶然的機會成功轉向影視圈,之後就愛上了拍戲,一發不可收拾。

一開始他不被父親看好,但是他一步一步踏實前行,用實力證明了自己,唱歌、演戲、主持全面開花,在收穫事業的同時家庭也幸福美滿,過上了自己喜歡的生活。

所以說,人還是要弄清楚自己的熱愛,堅持夢想,並為之而努力奮鬥,這個過程很辛苦,但是結局一定很圓滿,加油吧,祝君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