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標籤捆綁住的女演員!陶昕然說如果我天天跟孫儷比就只能跳樓


最近扮演《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中安陵容出圈的陶昕然接受了採訪,她在採訪中也無比坦誠地展現了自己真實的一面,GQ智族的人談及陶昕然,第一個反映就是:她成就了安陵容這個角色,但是人們在關注安陵容的時候卻並未關注到陶昕然本人,所以她會因此掙扎、甘心嗎?帶著這樣的問題,他們找到了演員陶昕然,在陶昕然身上很明顯的能夠感覺到她是一個“被標籤捆綁住的女人”,因為她被牢固的和安陵容這個角色捆綁在一塊,每次採訪都離不開這個角色,為此她也忍不住嘆息:安陵容是過不去了。

但現實生活中的陶昕然和安陵容這個角色性格差距千里,她堅定自己想要的,有話直說,看不慣甜寵劇,看不慣很多演員的做派,轉型製片人,只為完成自己八年前的一個願望,她什麼都說了,該說的不該說的,為此甚至怕自己的採訪“不能播”,真是一個可愛的姐姐,看到自己的視頻,陶昕然本人表示:“抱歉,在讓別人對我滿意之前,我希望先讓自己對自己滿意,再次抱歉,我沒有活在別人的期待裡,不盲從不攀比,不取悅,我只是希望對自己誠實,感謝《智族》。”從話語中能感受到比起安陵容拘束在一個男人愛不愛自己的世界裡,陶昕然豁達且追求的更多,擁有自由的靈魂。

還記得劇中16歲的安陵容最初也是少女懷春的踏入了深宮,她以為會被賞識被寵愛,結識有愛的姐妹,但奈何人心複雜,恩寵難有真假難辨,最終她開始順應后宮生存法則,開始玩弄權術,最終送走了自己的生命,可以說可悲可憐,她為愛付出子嗣,付出了嗓子,捨棄了姐妹之情,卻終究無人愛她。而現實中的陶昕然一直戰戰兢兢努力拍戲,和孫儷、譚松韻都有合作,即便塑造了十分深刻入心的安陵容,卻依舊停留在原地,為此很多人質問她“為什麼不火”,甚至還有人因為角色去網暴她,幻想她會和角色一樣偷偷的做壞事,說的太過分的時候,陶昕然選擇掛出截圖反擊也罵髒話,她表示自己壓根沒考慮過這樣做的後果,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雖然童年不快樂,即便考98分也要挨打,被質問為什麼少了兩分,考第四名會被問為什麼跌出了前三,班里人壓根沒人敢去她家玩,因為去她家會被她家長罵,在這樣環境下長大的陶昕然叛逆,乖張,初二的時候逃去了姥姥家,半天就被爸媽拎回家挨了頓胖揍,後來她選擇寄宿並考上藝校,此後露面一出鏡就是主角,“大學的時候沒一個學期專業考試都是第一名,然後一直到畢業,然後到排大戲的時候,一直女主角是你,同學也憤憤不平,就覺得那個劇本是老師專門為我挑的一樣。”

除了成績卓越,她的愛情也到的比較早,“我回想一下我們那個時候的愛情,壓馬路壓了半年,廣安門外大街那條馬路上有多少個井蓋都知道了。”這樣的生活讓陶昕然無比自信,卻意外出演了一個事事討好他人的安陵容,“我只知道我去見導演,我不知道是去應徵哪個角色,一無所知就去了,那會兒是很多的被挑選的女孩男孩們就見導演很緊張,就椅子都做半邊,然後我是坐滿的,因為我當時心裡一種心態是選不上我也很正常,那會見導演沒有資料,就一個那種小相冊,把自己拍過的劇照洗出來,放小相冊裡,導演翻看,他抽出了一張我當時拍《黛玉傳》的探春的劇照,他說你來幫我演安陵容吧,在做很多人都很驚訝,因為他們挑這個角色也挑了很長時間了,你知道一面牆兩面牆全都是照片,籌備的時候,他就拿著這張照片,已經到了牆的最前面,我的前面只有兩個人,孫儷,陳建斌,那一刻我才開始緊張的,貼那麼前面去了,難道導演讓我演的這個安陵容有那麼重要嗎?”

“做的那個戲的公司經紀人送我下去的,他轉身一進那個大廳,然後我就感覺我從樓梯上就飛起來了,蹦一樣好幾個台階就下來了,非常開心。”

“我有兩個戲就記得非常清楚,有一場戲是我們拍安陵容在湖邊唱歌,那場戲是安陵容的重場戲,拍我的鏡頭會比較多,因為我們那個池塘邊它是很多石頭,孫儷她站的那個位置挺不好站的,經常拍我,就完全拍不到她的時候,她就站在她的位置的地方給我搭戲,不是搭詞,是搭戲,拍她怎麼演,拍我就怎麼演,”因為這個關照,多年後兩人還是好朋友,當陶昕然焦慮到睡不著的時候,打的第一個電話就是孫儷,孫儷就安慰她了很久,這讓她感動表示:“我怎麼配擁有你這麼好的朋友。”陶昕然說了很多很多,結果孫儷回了一句“你有病吧。”

“建斌哥也是,有一場戲我記得很清楚,皇上就捏我的臉,那肉都快被他弄起來的戲,花園那個地勢,全是舖的那個鵝卵石,所以很不好走,他都是扶著我,很紳士的,他一隻手托著我的背,怕我摔倒嘛,很遠那條路,每一遍他都是這樣做的。”

“因為我覺得演員,其實特別害怕說你拍了十多年後,就一堆劇組學來的一些所謂的做派,我覺得做演員來講,從你下車到現場,所有人對你已經非常尊重了,你不需要去演你是個咖。”

12年陶昕然拍《十二金錢鏢》,她的手背刀砸成粉碎性骨折,14年拍《盾神》,路面濕滑狗跑摔跤,右腳腳踝韌帶嚴重撕裂,休息三天坐著輪椅全程給人拍完,因為拍戲這病兩年都沒有治好,陰天下雨天就會泛疼,隨後拍攝《馬上天下》,片場到處都是炸點,最近的一個離她一米近,然後一整天什麼都聽不見,這樣的經歷讓她回酒店後哭了,拍完《胭脂》600場戲,累到瘦了十斤,當時只有76斤,同學打趣擁抱她直接一整個抱到,雖然很努力,但很多戲豆瓣評分卻很低,當面對別人的質問,她感嘆:如果我整天和孫儷比那就只能跳樓,不可以這樣去想問題。 ”

所以陶昕然真的很努力,也很豁達,即便一次次努力換來的並非是成果,她卻不改初心,一次一次的去嘗試,讓人佩服,或許她和安陵容相同的就是對於一個目的不斷前行,但安陵容缺乏明辨是非真假的能力,但陶昕然真誠善良,有善良的孫儷陪伴左右,前途尚且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