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名家侯耀華、李金斗親臨方艙醫院,為患病群眾表演相聲


#娛評大賞#

立冬了,天氣一天天涼了起來,老百姓們開始穿上了厚厚的衣服。

按照往常來說,這個時間已經臨近過年,各種工作都到了收尾的階段,老百姓應該高高興興的準備過年。

可是反反复复的新冠疫情成了籠罩在老百姓心裡的一片陰影,社會上亂亂糟糟,老百姓人心惶惶,食不甘味,像回到了舊社會一樣。

在家裡的老百姓出不了門,上不了班,很多人失去了經濟來源,有老本的還好。沒有老本的連飯都吃不上,就只能硬扛著。

大人還好,餓上幾頓還能挺的過去,只是苦了孩子了。

有一地一個剛滿月的孩子,媽媽吃不飽飯產不出奶水,孩子餓的哇哇哭。大人實在沒有辦法了,給孩子灌了滿滿一大碗水,孩子靠灌水抗餓,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在家裡的老百姓還好說,最起碼有個安靜的環境,洗洗涮涮的還能保證,沒事的時候還可以看看電視。

最痛苦的莫過於方艙醫院的患者。幾百上千人擠在狹小的空間裡,生活設施什麼都沒有,一天二十四小時不知要被多少雙眼睛盯著,身體上還要承受病痛的折磨。

天氣越來越冷了,他們在那裡能不能吃飽穿暖。大部分人不關心他們,可是社會上還是有有識之士的,這些有識之士一直在關注著這群可憐的人,總想著給與他們親人般的溫暖。

我們很多相聲名家一直在關心著社會,他們是發自內心的同情這些弱者,把老百姓當成親人一樣。

相聲名家侯耀華和李金斗,他們這些天一直沒有睡好覺。總在惦記著方艙醫院的那些患者,一閉上眼睛全是可憐人。

兩位老藝術家像心有靈犀一樣,都坐不住了。他們聚到了一起,商量應該怎麼幫助那些可憐的患者。

李先生說他要捐錢,給大夥買吃的喝的,給每個患者都捐一床棉被子。冬天太冷了,應該讓大伙的心暖起來。

侯先生當即表示他也要捐款,改善醫院環境,要給方艙醫院配備上電視,給患者們解悶。

侯先生又想到光捐款捐物還遠遠不夠,現在那些病患最需要的就是溫暖,是社會的關心和陪伴,不能夠排斥他們。

侯李兩位先生一拍即合,他們打算自費去方艙醫院進行一場義演,為患者們表演相聲。因為相聲是有一種神奇力量的,無論心情多麼糟糕,有多大的坎,只要一聽相聲,什麼都能過去。

兩位先生就是要用相聲戰勝疫情,幫助這些患病群眾度過難關,是他們真正的開心起來。

兩位先生說乾就乾,第二天就趕到了方艙醫院,一進門兩位先生就呆住了。

因為眼前的景象太震撼了,醫院里人頭攢動,可是每個人都像失了魂一樣,表情木納,動作僵硬,長期的身心痛苦。已經讓這些患者心力交瘁,再也沒有絲毫多餘的力氣了。

兩位先生的淚當時就下來了,侯先生登上了一個板凳,站在板凳了,振臂一呼“同志們,我們來晚了,讓你們受苦了”。

他這一聲振聾發聵的大喊,倒把患者們的魂給叫了回來,大家這才看到進來了兩個人。又仔細一看,不由心中一震,因為這兩個人老百姓太熟悉了,受人愛戴的相聲名家侯耀華和李金斗。

平常只能在電視上看到兩位,現在他們竟然不顧自身安危,親臨險地,就為了給患者們表演相聲。看著這兩位奮不顧身的相聲名家,患者們早已涼透的心又暖了起來,有的人眼角已泛出淚光。

李金斗說“我們是相聲演員,相聲演員的使命就是為了人民的歡樂,就是要和大夥站在一起,同甘共苦”。

侯耀華接著說“我是從舊社會過來的,小時候什麼苦日子都過過,挖野菜,吃樹皮。現在是新社會了,可是看到大家還在受苦,我侯耀華對不起你們”。

不知人群中誰喊了一句“侯先生偉大,李先生偉大,老百姓感謝你們”。緊著著人群裡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病患們是發自內心的感激這兩位藝術家,也只有他們此刻心裡還關心著老百姓。

侯耀華說今天我要把一生的本事都使出來,用相聲幫助大家驅走病魔,重拾歡樂。

兩位先生的相聲精彩非凡,包袱層出不窮。

一段《武松打虎》將新冠疫情比作老虎,而人民群眾就是武松,只要勇敢頑強,就一定能把它打死。

一些患者過去早已失去了信心,躺在床上等死。可聽到二位先生的相聲之後,人面對老虎。

迫在眉睫的死亡都能戰勝,連老虎都可以打死,病毒再厲害難道有老虎厲害。自己怎麼能因為未知的恐懼而破罐子破摔呢,很多患者重新充滿了鬥志。

緊著著一段《關公站秦瓊》,關公和秦瓊都是歷史上的大英雄。

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英雄,只要有信心有勇氣,堅持不懈的奮鬥。當代也可以出關公,也可以出秦瓊。

關公也有走麥城,秦瓊不也賣過馬,誰都會遇到困難,可是困難都是暫時的,最重要的是不要害怕,勇敢的去面對。

二位先生每一段相聲都飽含深意,讓人發笑的同時深思。整個方艙醫院充滿了歡聲笑語。

一位老病人說道“我到這裡住了這麼久,本來是等死的,可是現實聽了兩位先生的相聲之後,我又想活著了,還沒活夠,還想以後吃點喝點多聽點相聲”。

侯李二位相聲名家為了人民群眾的幸福,絲毫不顧個人安慰,深入到最危險的地方。

他們的相聲使那些困境中的患者們抓住了救命的稻草,重拾了生活的希望。二位先生功德無量。

這才是真正的人民藝術家,把老百姓當成了親人。某些三俗相聲演員利用群眾,大肆斂財。當群眾受苦受難的時候,找不到他的影子。可嘆很多人還在被他蒙蔽著,充當著他的打手,真是可悲可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