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神曲滾出幼兒園!


大家好,我是馬拉松。 《孤勇者》的熱度冷卻之後,近期另一首歌《黑桃A》開始在全國多家幼兒園走紅。而且這次不光有歌曲,還配了舞蹈,老師們一邊放著大喇叭,一邊給小朋友們教學。抖音上這一條《黑桃A》完整版幼兒舞蹈教學視頻,點贊近16w,收藏7.3萬,轉發10w+。 《黑桃A》終於取代《孤勇者》,成為孩子們口口相傳的新頂流。

但《黑桃A》比《孤勇者》難聽太多了,但凡好一點的夜店都不會用這種歌來打碟。不光旋律難聽,歌詞更是低俗到讓人瞠目結舌。幼兒園的孩子們被這種歌洗腦,跟著唱跳,令人心痛!

歌詞中充斥著夜店紙醉金迷的場景:

香水、大長腿、細腰圍、滋味隱隱作祟、寶貝乾杯……

夜店風的歌詞背後還赤裸裸宣揚著金錢至上的成功學:

有錢人燈光一定到位,MC為我時刻準備,一定能成雙結對,左邊一位、右邊一位,一定被小姐姐包圍,沒錢的單身狗隻能獨自睡…

“黑桃A”指的是夜店一種酒水,一瓶1888起,被精神小伙奉為與大金鍊子同等地位的人生信條。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黑桃A》這種垃圾神曲能有什麼教育意義。幼兒園小朋友從小學起夜店黑話,教育他們從小就嚮往夜店,長大後爭當古惑仔、交際花?

近日,中國新聞網等多家媒體對此類行為進行了集中報導和評論,言簡意賅為:

不要瞎教!

令人深思的是,在抖音上另一官媒“哈爾濱日報社”的同類報導下,熱評第一居然還在為《黑桃A》辯護:

“我小時候扯著嗓子唱《愛情買賣》知道個屁的意思(鄙夷表情)。”

該條評論收穫了5.3w點贊。

仔細想來,《愛情買賣》傳達的價值觀與《黑桃A》相比,難道不算正能量?

我想,事情荒謬至此顯然已不單單是《黑桃A》的問題,而是多個矛盾爆發的集中體現。

《黑桃A》這類低俗口水歌能在幼兒園爆火,直接原因是部分作為守門人的幼兒園教師素質堪憂。

像《黑桃A》這樣的歌詞,我想任何一個識字的成年人都一定能分辨出這樣的內容不適合孩童。

“因為小孩子聽不懂歌詞”,這樣的理由完全就是給自己的不負責任找藉口。

因為不負責任,所以才會出現“把成年人當學前班對待,幼兒園當養老院對待”的現象。

查詢資料後,我驚訝於想成為一名幼師門檻真的不高。

公立幼兒園於今年才頒布新規定,將只招聘本科及以上學歷。

私立幼兒園就只能自求多福。好的極好,壞的極差。

如果你孩子的幼兒園老師每天沉迷於短視頻和垃圾電影、音樂,你還能指望他教好你的孩子?

而現象背後反映的本質問題是資本逐利。

資本逐利,缺乏沉下心去創作兒童歌曲的人。

不說兒歌,即使是市場更大、更成熟的成人音樂,目前互聯網上也充斥著巨量粗製濫造的音樂內容。

一位名為“蘇可可”的音樂人,年紀輕輕就發了7183張專輯、85269首歌。

7月份他總計發行了41張專輯。

這首垃圾神曲《黑桃A》的原作者“DJ小魚兒”也同樣採用這種批量生產音樂的辦法,至今發行了122張專輯,坐擁近60w粉絲。

社會節奏越來越快,快樂當然越來越少。

於是只能靠刺激,不停地刺激,看電影1.5倍速、2倍速、3倍速…

因為沒市場,兒童歌曲的現實是不但沒產出,甚至還在倒退,優質兒童教育素材嚴重缺失。

如果不缺,這一年多以來火的就不會是《孤勇者》與《黑桃A》這兩首成人歌曲。

不會只有它們。

我們小時候聽的是什麼兒歌?

《讓我們蕩起雙槳》、《少年英雄小哪吒》、《大風車》、《稍息立正站好》、《魯冰花》…

那一首經典的《讓我們蕩起雙槳》,如今聽來依舊感動。

乾淨、優美、清純、童真。

長大後,這艘小船兒好像很少再漂來,直到今天再聽這首兒歌,看到喬羽寫下“我問你親愛的伙伴,誰給我們安排下幸福的生活”,突然淚流滿面。

有人在歌曲的評論區問:

“為什麼《讓我們蕩起雙槳》聽上去有一種淡淡的哀傷?”

我想是因為這首歌唱的是希望,希望如果不熬過失望、絕望,就不叫希望。

這首歌的教育意義,從童年延續至今!

而現在,就連《讓我們蕩起雙槳》都出了DJ版。

《讓我們蕩起雙槳DJ版》總計893條評論,熱評前二居然還是讚揚:

DJ版的《讓我們蕩起雙槳》,甚至還有幸入選了某學校的課間操比美大賽。

我想跟校長確認一下,這確定比的是“美”嗎?

炒冷飯就算了,還在飯裡面加毒品是什麼意思。

人們疑惑,就算新兒歌寫不出來,唱老兒歌不行麼?

不行。

一位幼教專業的網友給出了答案:

老一輩的好東西不想用;新東西沒資源搞不出來。

天天唱《讓我們蕩起雙槳》,叫園長臉上無光,招生工作也不好開展,賺不到錢!

嘴上全是教育,而心裡只有生意。

讓我一聲長嘆的是,如果我們無法改變大環境,起碼能提高作為守門員的幼師素質。

孩子們只有被動接收的能力,如果守門員不盡職,那麼我們的未來並不比國足更光明。

最後來談談審查。

本地資本能有巨大逐利空間的原因是,我們把優質內容擋在了牆外。

小時候我們可以看《蠟筆小新》、《名偵探柯南》、《灌籃高手》,年年不重樣,每一部動畫的片頭片尾曲都被奉為經典。

2005年起,它們均被封殺。

於是現在的孩子們只能看《喜羊羊與灰太狼》,從幼兒園一路看到初中,一招不鮮,照樣吃遍天。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喜羊羊美羊羊懶羊羊沸羊羊,慢羊羊軟綿綿紅太狼灰太狼”。

對此,前不久周冬雨在金雞獎上的評價是:

“這十年,是我們中國電影的好時代…”

自然,這也是我們的兒童動畫、兒童歌曲最好的時代。

不從海外引進的前提是國內有優質少兒內容的產出和普及。

問題是,我們現在有產出嗎?

市場不引導,內容不引入,自己不產出,那隻好奉行拿來主義。

不是什麼好就教什麼,而是什麼火就教什麼。

《孤勇者》成為孩子們的接頭暗號的一大原因正是它火出圈了,這是運氣。

人們忘記了,《孤勇者》本質上還是一首成人歌曲,不是兒童歌曲。

另一位幼師專業的網友指出:

“孩子們還在發育階段,音域不廣,腔體窄小,去模仿大人唱的歌很容易把聲音唱壞。”

如今《黑桃A》火了,同樣懶得分辨,很多家長也不在乎,一樣拿來教。

除了《黑桃A》之外,還有幼兒園教學另一成人神曲《野摩托》,歌詞如下:

我想邀請你坐上我的野摩托

我願意帶你喝酒吃肉再唱歌

這個歌旨在將孩子們的三大夢想塑造成抽煙、喝酒、燙頭?

潘多拉魔盒打開後,《孤勇者》沒問題,那麼《黑桃A》呢? 《野摩托》呢? 《野摩托》之後,又是誰?

電影、音樂不分級帶來的後果,破壞嗓音還是小事,更可怕的是早熟。

孩子們窺探了世界的慾望,卻尚未習得控制慾望的能力。

日新月異的信息時代,我們童年時的放養模式顯然已不再適用。

如今孩子們能通過一塊屏幕與世界迅速產生連接,這是世界可以是好的世界,也可以是壞的世界。

而我們小時候想看黃片甚至得從父母的床頭櫃裡偷,性教育普及靠男科醫院的廣告。

這不是一句玩笑話,現在跟我們小時候唱兩句黃色歌曲不一樣了。

人類最優秀的學習能力就是模仿。

學習從童年開始,從模仿開始,直至根深蒂固。

我不希望任何一個孩子學習歌曲《黑桃A》。

更不希望任何一個孩子走進這位網友的預言:

“成分是複雜的;成績是倒數的;技校是必須的;智商是極低的;同學是鄙視的;小伙是精神的;父母是焦慮的;進廠是必然的;此生是這樣的。”

儘管這就是大多數人的人生。

但他們還是孩子。

他們本可以不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