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扶貧無所作為,《山河錦繡》高開低走,懦弱李乃文託不起大戲


有些明星,即使演技再好,人緣再好,但卻是只有配角命,沒有主角運氣!

《山河錦繡》中的李乃文就是如此!

李乃文這麼多年來,一直是劇拋臉,配角的命,戲紅人不紅。

反觀他的中戲同學,很多人卻早已經一飛沖天。

朱媛媛剛畢業就是《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的女主,辛柏青在《妖貓傳》中的李白一角而聲名鵲起。

今年的辛柏青,因為《漫長的告白》,獲得金雞獎的最佳男配角。

同班同學中,形象最差的王千源,卻憑藉獨特的形象和氣質,在2010年就獲得東京電影節的影帝。

無論是《鋼的琴》中的工人或者《解救吾先生》的悍匪,王千源都能信手拈來。

但這麼多年的李乃文,卻是各種大熱影視作品中的千年男二號。

僅有的幾部作為男一號的影視劇,卻都是扑街作品,沒啥水花。

根本原因就是性格不突出,演技不突出,特質不明顯,很難讓角色出彩。

李乃文在各種劇中,要么飾演性格溫吞的大好人,要么就是表面溫和,但卻有些陰險的小人。

基本上,沒有那種大開大闔的人物。

《山河錦繡》中,李乃文飾演的趙書和,也是性格溫和的一個人物。

但是,這就有了很大的問題。

這樣的結果,就導致了《山河錦繡》在進度已經到了三分之一的情況下,劇中的村子沒啥改變,還是一如既往的貧困。

劇中的趙書和,從出場的戲份,就缺少一種敢作敢為的當家人的工作作風。

在第一場的衝突戲中,村民柳滿囤因為偷盜木耳,自己逃跑,而摔斷了腿。

在被趙氏村民救助,送到柳家坪後,這個無賴卻誣陷是送他的村民追他,導致了腿斷。

面對這個紛爭,趙書和選擇了忍讓,同意承擔對方一半的醫療費。

在趙氏村民集體搬到柳家坪後,柳家坪的幾個無賴,卻不給趙氏村民使用村中的水井。

在這種情況下,已經是柳家坪村支書的趙書和,仍然選擇了妥協。

自己帶領趙氏村民,單獨打了一口井。

哪怕即使是趙書和結婚的時候,因為自己父親,反對柳趙兩姓通婚,而不參加婚禮,趙書和也是絲毫沒有辦法。

最後,還是國文的父親出面,用自己老朋友和領導的身份,說服了趙書和的父親,參加了自己兒子的婚禮。

那麼,作為扶貧劇的主角,在十年後,柳家坪變成了什麼樣子呢?

答案是,沒有什麼改變!

在趙書和的父親去世,女兒已經上學的新世紀的開端,趙書和的十年,依然是很平淡的十年。

唯一變化的,是村主任柳大滿,帶著柳姓人,去城裡承包工程,做了搬磚民工。

而柳家坪呢?依然是原來的樣子!

小學生動不動就被家長要求不去上學,當顏丙燕飾演的老師,上門做工作,說國家有教育補貼時,村民卻要求把教育補貼,兌現成現金給他們。

一如十年前,國文幫柳家坪申請了三萬元的助農貸款,而村民卻要求按戶平分。

十年前的小農思想,十年後還是如此!

村里的小學,在2000年以後,還是沒有桌椅板凳,學生只能蹲在地上寫作業。

作為柳家坪帶頭人的趙書和,不但沒有帶領村民致富,而且連基本的愚昧思想,也沒有任何變化。

這樣的作為,很難相信,在剩下的二十集劇情中,趙書和能帶領村民走向致富道路。

所以,在《山河錦繡》的前十集劇情中,一直表現的,就是村民的愚昧,落後和各種根深蒂固的惡行!

那麼,作為一部以“扶貧”為主線的劇,這樣的劇情,很難吸引觀眾有走下去的慾望。

作為年代劇,《山河錦繡》的開局,是相當的精緻的。

無論是服裝,道具或者化妝,都可以和精品劇代表“正午陽光”出品的國產劇對標。

但是,在故事情節上,卻是相差甚遠。

故事太平淡,人物的人設也有問題,哪怕進行了三分之一的劇情,劇中的人物人設,也不能讓觀眾信任。

同時,這樣沒有起伏走向的劇情,也讓觀眾失去了一探結果的慾望。

這也就導致了,在央視一套黃金時間播出的《山河錦繡》的收視率,居然比八套的《養父的花樣年華》低。

要知道,《養父的花樣年華》是2014年的劇,早就在各大電視台播出多輪了!

這也充分說明了,《山河錦繡》就是典型的高開低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