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駒生平最後一張專輯中的一首歌,看出他最後一程走得不安樂


同年6月24日,黃家駒在日本東京演出時不小心跌落舞台,一周後與世長辭。

想到黃家駒離開香港前往日本發展的初衷,嘴角冒出一句詩: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而黃家駒死後的BEYOND樂隊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他們不再是搖滾界的“鬥士”,吃著黃家駒創作的“老本”,逐漸泯然於眾,就像沒了竇唯的黑豹和沒了張炬的唐朝。如今,看著BEYOND樂隊的現狀,看著港樂的現狀,遠在天國的黃家駒或許只能嗟嘆壯志未酬、造化弄人。如果說黃家駒的離開是場意外,那他的離開其實走得很不安樂,這從他《樂與怒》專輯中的一首歌就可以看出。

或許,有朋友會說:我知道這首歌,它就是《海闊天空》。是的,《海闊天空》非常能體現家駒的搖滾屬性和鬥士精神,但是專輯中還有一首比《海闊天空》力度更大、更加憤慨與不屈的歌曲,它就是筆者今天要介紹的歌曲——《我是憤怒》。歌曲的一開頭,就是一聲怒吼,然後發出“可否爭番一口氣”的自問。那BEYOND樂隊是否去爭這一口氣了呢?不僅爭了,而且是發狠式的力爭。 “我是惡夢,天天都可騷擾你,與你遇著在路途,你莫退避。”與天鬥其樂無窮,與不妥協的現狀鬥更是樂趣橫生。黃家駒的鬥爭,就像是“牛皮膏藥”,像惡夢一般天天騷擾,還不忘發出挑釁的話:狹路相逢,你可不要退縮。

“我是憤怒,分分鐘可燒死你,幾多虛假的好漢,都睇不起,只想吞千噸的怒火,未去想失聲呼叫。”BEYOND告訴你,我的憤怒就像是熊熊燃燒的烈火,可以把你灼燒。他們看不起虛張聲勢的色厲內荏的對手,他們不會因為一時的失敗去妥協去求助,他們會積累更大的信心和勇氣。 “你勿說話,皆因今天的真理,講起始終都跟我,有段距離。”BEYOND不會跟你對話,因為你們所說的“真理”,都是愚弄別人的教化之語,跟BEYOND追求的“真理”天壤地隔,不值得入他們之耳。 “拒絕對話,皆因今天的天氣,怎樣呼吸都不慣,太沒趣味。”BEYOND不想跟你對話,他們要屏住呼吸,因為雖然頭頂同一片天,但這空氣中彌散著的“氣味”讓人喘不過氣,BEYOND盼望呼吸“新鮮空氣”。

如同BEYOND在同張專輯另一首歌《海闊天空》裡唱得那樣:仍然自由自我,永遠高唱我歌,走遍千里。他們不會被現實束縛腳步,他們熱愛自由,他們追求自我,他們會走遍天涯,將自己信念的種子開出現實的花。歌曲《我是憤怒》由黃家駒作曲、黃貫中作詞、黃家駒梁邦彥編曲,是一首重金屬歌曲。這首歌,作為勁歌金曲最佳作詞人的黃家駒本人沒有親自填詞,沒有委託“御用填詞”劉卓輝作詞,也沒有請寫出《真的愛你》、《不再猶豫》的小美填詞,而是由四子時期才情滿滿的Paul填詞。四子時期的黃貫中、葉世榮和黃家強都能寫能唱,特別有表現力,黃貫中的填詞也非常貼合BEYOND樂隊的風骨。

為了追求原創,BEYOND樂隊不惜在1992年與寶麗金旗下的新藝寶唱片解約,奔赴那個時期港樂的“版權大戶”——日本樂壇。他們忍受著一切從零開始的磨難,忍受著語言、文化巨大差異帶來的不適感,按捺住自己的性子做跑通告、上節目、參路演這種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只為讓香港人自己做的原創音樂得到日本樂壇的認可。這就像大唐玄奘千里迢迢去天竺求取真經那樣困難重重,但只要有信念支撐,歷經九九八十一難又何妨!一年多的堅持,BEYOND樂隊終於在日本樂壇做出了一點名堂,正是要“繼續革命”的時刻。然而,一個意外事件,讓BEYOND樂隊的“大腦”黃家駒撒手人寰,剛剛打開的局面就此戛然而止,此情此景,如何能讓黃家駒安心離去,如何能讓喜歡“二哥”的歌迷接受現實!

黃家駒離世一年多後,三人BEYOND樂隊撤出日本樂壇,去國語歌市場發展,也繼續創作港樂,但他們新品的產量與質量跟四人時期差距不是一星半點,三人還鬧出不合的傳聞,他們與現狀妥協也安於現狀。雖然三人彈奏的旋律還是那樣熟悉,只是那個讓人心潮澎湃的BEYOND樂隊永遠地停留在了1993年6月24日。想念家駒。願我十二分努力,換取您的一個關注和點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