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年前的片,港式恐怖巔峰,錄像廳時代的噩夢!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隨著香港獨立製片公司和電視業的崛起。

一批從國外電影學院畢業回港並從事電視編導工作的年輕導演,他們本著對電影的熱誠,及年青人的獨特創意和社會觸覺,拍攝出了一批完全不同於傳統香港電影的充滿個人色彩的新潮電影。

這批影片的賣座雖然不是特別高,卻為港片在編導手法和攝製技術上呈現出異於傳統香港片的新風貌,為香港電影帶來了富神采而短暫的變奏。

1978年8月18日出版的電影雜誌《大特寫》(《電影雙周刊》的前身)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香港電影新浪潮:向傳統挑戰的革命者》,這股潮流由此得名:香港電影新浪潮。

在這股浪潮中,湧現了一批日後在香港影壇乃至華語影壇都名噪一時的電影導演,其中佼佼者如:徐克、許鞍華、嚴浩、譚家明、方育平、於仁泰、章國明、餘允抗等電影人。

新浪潮早期的電影以寫實犯罪、驚悚險怪風格的影片著稱,代表作有許鞍華的《瘋劫》、《撞到正》,徐克的《蝶變》、《地獄無門》及《第一類型危險》等電影,帶動了八十年代港產恐怖片的繁榮。

而要論及新浪潮時期最成功的恐怖片導演,大概非餘允抗莫屬。

餘允抗被譽為香港影壇的恐怖大師,雖然作品不多,但卻有“香港鬼王”的稱謂。

1980年,餘允抗推出了電影《山狗》,根據製片人泰迪羅賓的說法,此片根據真實案件改編,電影揉合瞭如“殘酷食人族”的蠻荒,以及《魔屋》的屠殺元素,以生猛寫實的震撼畫風,炮製出這部驚悚電影。

《山狗》上映後引發了巨大的爭議,但餘允抗本人卻憑藉此片在影壇站穩腳跟。

1981年,他推出了靈異題材的恐怖電影《兇榜》,此片不僅是餘允抗導演生涯的得意之作,也是八十年代港產恐怖片的經典之作,更有不少評論認為:

最嚇人港產鬼片,港式恐怖巔峰之作。

本期「被遺忘的港片」,就來聊聊這部經典電影——

《兇榜》

The Imp

導演餘允抗活躍於八十年代的影壇,他的個人履歷是非常典型的新浪潮導演。

廣東出生,在香港長大,後赴美國洛杉磯南加州大學攻讀電影,1975年學成返港,趕上電視業興起,於是進入TVB擔任編導,創作了《CID》、《年青人》、《國際刑警》等劇集,七十年代末投身電影圈,與嚴浩組成影力電影公司,執導了電影處女作《師爸》。

1980年,餘允抗創辦世紀電影公司,一面執導了《山狗》和《兇榜》兩部話題之作,建立起獨樹一幟的恐怖電影美學,同時他也支持新導演拍攝一些題材尖銳的作品,並與劉鎮偉一起監製了《殺出西營盤》、《烈火青春》等作品。

世紀結束後﹐他又成立了五洲影業有限公司﹐導演了電影《馬後砲》。 1984年﹐轉而投身新藝城,成立餘允抗電影袈作有限公司﹐這一時期的題材更是多元化﹐包括歌舞片《歌舞昇平》、警匪題材的《飛虎奇兵》、靈異恐怖片《兇貓》、吸血鬼題材的《凌晨晚餐》等電影。

到九十年代初,餘允抗退出影壇,轉而經商,如今已經成為上市公司的主席,前兩年還曾宣布要進軍元宇宙產業。餘允抗在影壇活躍了大概十年左右,只留下了七部掛名導演的電影。

新浪潮電影的一大特點是不走尋常路,且創作者都深受西方電影理論的影響,因此往往作品風格中西結合,《兇榜》也不例外,集合了西方喪屍片的血腥恐怖以及香港靈幻功夫片的鬥法情節。

演員方面,影片的男主角是當時台灣影壇當紅的“瓊瑤劇”小生秦祥林,在整個70年代,秦祥林、秦漢和林鳳嬌或林青霞的組合,幾乎就是台灣言情片的票房保證,秦祥林也是當時公認的台灣最紅的男演員。

但是在七十年代末,瓊瑤劇熱潮減退,秦祥林選擇來港發展,《兇榜》讓他在香港影壇打開知名度,後來加入了洪金寶的《五福星》系列,其中飾演花花公子“凡士林”。

值得一提的還有女主角懷念餘綺霞。她是1977年香港小姐季軍,曾參與餘允抗多部電影的演出,包括《師爸》、《馬後砲》等電影,兩人在戲外生情,曾一度訂婚。

只是在1988年,餘綺霞在澳大利亞遭遇嚴重車禍,導致毀容,自此以後便沒有再在幕前出現,1993年患上鼻咽癌逝世,年僅36歲,其命運讓人唏噓。

電影中的其他配角還有岳華、王青、詹森等演員。

再說故事。

張勁強(秦祥林飾)是一位失業青年,妻子小蘭(餘綺霞飾)如今懷孕在家。

夫妻倆面臨著很大的生活壓力,偏偏張勁強工作能力平庸,每份工作都做不長,又不想投靠岳父,因而一直在面試應聘的路上。

好不容易,張勁強約到了一次面試。可趕到公司後發現,這家公司的一名員工,因為不滿被開除,持刀幹掉了公司的老闆,這家公司也就地解散。

似乎冥冥之中有某種力量,就是不肯讓張勁強找到一份穩定工作。

某天,張勁強回到家突然發現家裡多了一份報紙,刊登著一則招聘廣告。

病急亂投醫的張勁強主動去應聘,結果順利入職,成為了中環的一棟商業大廈裡的保安,經常要負責夜班巡邏的工作。

保安部門中除了新人張勁強以外,還有幾位老油條,同事肥仔(鄭則仕飾),“香港先生”(王青飾),小丁和保安隊長漢叔,張勁強很快與他們熟絡起來。

保安工作經常要值夜班,但自從入職這棟大廈以後,張勁強逐漸開始遭遇一連串詭異事件。

最開始是商場內電梯的燈突然熄滅,張勁強一開始沒有當回事,可不久後的一天晚上,他突然接到同事在對講機的傳話,聲稱妻子小蘭找他。

張勁強著急下樓,獨自坐上電梯,卻沒想到,竟然在電梯內遭遇了恐怖一幕——

電梯到達最底層還不斷下降,接著電梯講突然湧出大量水。

好不容易打開門後,外面又如像地獄般陰森恐怖!

張勁強急忙按動電梯上樓,終於擺脫了詭異幻象。

他回到保安室將自己的經歷告訴給同事,認為自己遭遇了“鬼打牆”。

可同事卻認為他是疑神疑鬼,根本無人在意。

然而就在這次詭異事件後,怪事開始越來越頻繁地發生。

同事香港先生在夜間煮火鍋請其他人吃,不料被一根骨頭給卡出咽喉,緊急送往醫院搶救後,醫生做手術取出了骨頭。

但恐怖的是,手術中的香港先生突然狂性大發。

彷彿變成了喪屍一樣襲擊醫療人員,最後又離奇氣絕身亡。

香港先生死後,張勁強和同事一起來到墓地悼念,遇到了一位風水大師丹陽(岳華飾)。

對方看到張勁強後,似乎已經有了感應,明白張勁強等人頻頻撞鬼的原因。

與此同時,保安隊長漢叔認為自從張勁強入職以後,怪事才開始發生。

因此想要開除張勁,不料就在第二天,漢叔也離奇死在了家中。

漢叔的死法同樣非常蹊蹺,漢叔在做飯時,突然被一張報紙蒙住口鼻,窒息而亡。

而在漢叔的手中握著一張報紙碎片,上面記載著一段“猛鬼紅衫仔”的恐怖都市傳聞。

漢叔的葬禮上,張勁強再次遇到了風水先生丹陽。

對方算出張勁強是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因而是萬中無一的撞鬼體質。

風水先生丹陽為了幫助張勁強化解災劫,跟著他來到了工作的大廈地下室探查,並與“猛鬼紅衫仔”展開了初次交鋒。

風水先生丹陽險些不敵惡鬼,幸好靠著懷中的黑玉護體,才僥倖逃過一劫。

風水先生丹陽由此明白了大廈惡鬼的來歷,原來——大廈地下室曾是一個“綁票團伙”的老巢,這個團伙綁過很多小孩,拿不到贖金就撕票。

那些被害小孩的冤魂,後來就化成了“猛鬼紅衫仔”。

張勁強因為是至陰之命,因此被猛鬼紅衫仔給盯上。

風水先生丹陽為了對付猛鬼,給了張勁強三道符咒,讓他根據自己佈置的風水方位,在指定的地方貼好,藉此護佑張勁強一家,同時對付猛鬼。

然而妻子小蘭卻似乎十分不情願,私自挪動了家中的風水位置。

與此同時,張勁強發現妻子自從懷孕之後,性情大變,讓他覺得妻子彷彿變了個人一樣。

風水先生判斷,“猛鬼紅衫仔”已經盯上了張勁強未出世的胎兒,打算投胎在妻子小蘭的腹中重生。

為了對付未出世的“猛鬼紅衫仔”,風水先生讓張勁強回家後,砸毀家裡的灶台。

張勁強本打算拆毀灶台,可每一下斧頭砍在灶台,小蘭都疼痛不已,哭求阿強停止以保胎兒,阿強在心軟下沒有完成這項任務。

由於張勁強沒能拆毀灶台,導致與猛鬼隔空鬥法的風水先生做法失敗,最終慘死。

風水先生臨死前告訴張勁強,猛鬼會在當晚陰時破土而出,便可投胎轉世。

如果讓他化成肉身,便後患無窮。

因此必須在天亮之之前回到大廈,找出他藏身之處,用符咒消滅。

此時,張勁強的同事胖子和小丁都已經被害死,他們化成喪屍,阻撓回到大廈的張勁強。

張勁強坐著電梯,一直向下走,像是進入了另一個異次元空間。

通過長長的隧道,來到了一處池塘,池塘周圍點滿了星星點點的火把。

張勁強終於發現了一具骸骨,被鐵鍊鎖在了一根柱子之上。

眼看著就要成功了,張勁強已經將符紙貼到了骸骨的肚子上,可是來到這里之前被小丁咬傷的手流下的鮮血卻毀了一切努力。

紅衫仔沾上了張勁強手上的血後,得以重生。

與此同時,醫院的產房內,妻子小蘭生下了一名嬰兒,張勁強卻突然失踪了。

一周後,出院的小蘭抱著嬰兒回到家。

剛打開門,躲在門口的張勁強手持利斧,朝著剛出世的魔胎劈了下去……

電影的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這部《兇榜》是導演餘允抗繼《山狗》之後的重磅力作,其恐怖氛圍的營造遠勝同時期的港台電影,因而在當年上映後票房大獲成功,在1981年票房榜名列第十四位,斬獲496萬港幣票房。

新浪潮電影人多是從外國電影學院畢業,因而電影風格偏向於中西結合、元素雜糅。從整體上看,《兇榜》從西方恐怖電影《羅斯瑪麗的嬰兒》《驅魔人》和《凶兆》中汲取了很多養分,承接了西人方對母體恐懼的心理學傳統中,以母體懷孕及魔童轉生來帶出害怕女人繁殖的驚悚性設計,同時融合了喪屍電影、鉛黃電影的色彩攝影,以高飽和度的色調渲染恐怖氛圍。

也因此很多評論認為:這部電影是將西方恐怖電影風格移植到港片中的一次成功案例。若要說最恐怖的港片可能未必準確,但影片在八十年代而言,的確是有開創意義的恐怖電影。

影片的矛盾衝突被設定在一棟封閉無人的大廈裡。主人公張勁強發現不管走到哪裡都難避開怪事的發生,恐懼和想要消滅恐懼的慾望逐漸增強,與此同時他身邊的同事,即處於這個孤立空間的人都一一死去,將這種孤立無援的恐懼氛圍不斷升級。

張勁強在同事全部斃命後獨自在大廈裡尋找對抗鬼怪之法,整個環境被一股森森的霧氣所籠罩,畫面也是令人不安的幽幽綠色,充滿了一種表現主義的戲劇舞台感,大量的特寫直擊阿強面部來表達他內心的焦慮,大廈裡迴盪的只有他的腳步聲,背景音樂也烘托出一種詭異的氣氛。

無怪乎香港著名影評人石琪會盛讚此片:全片細節豐富,鏡像流麗,氣氛與特技俱佳,雖然內容並無新意,但技藝風格已有頗高水平,很多西片亦有所不及。

電影中的4名保安員逐個慘死,而他們在結尾惡鬥惡靈的大廈困獸戰裡又再度現身,他們有的以喪屍形像出現,亦有的像傳統港產鬼片的鬼怪般純粹靠嚇。

同時片中又加入地道茅山術、符咒鬥法等情節,由此可見導演餘允抗的融合借鑒,可以說是一部結合中西文化的港式恐怖片,後來劉鎮偉的《猛鬼大廈》、《回魂夜》等作品大多都受此片影響頗多。

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電影對於角色的塑造,傳統觀念中講究“因果孽報”,所謂種因得果,但本片劍走偏鋒——故事中被惡鬼纏身並害死的都非大奸大惡之徒,最多吃狗肉講粗口,而主角更是一名心地善良的好好先生,但命中註定與鬼魂結怨。

就像主角的那句質問一樣,「為何偏偏選中我?」,沒有緣由地被鬼神盯上,無論怎樣掙扎反抗都難逃鬼神擺佈,帶著一種無處可逃的宿命絕望感。

雖然以如今的眼光來看,本片中所使用的特效化妝仍舊是土法特技,但本片出色的氛圍營造卻讓此片即使四十多年後再看,依舊不過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