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出海的華語音樂人,現在怎麼樣了?


2013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尋找小糖人》講述了一個傳奇故事。南非開普敦。汽車在一面環山一面靠海的公路上行駛。司機是當地唱片店老闆。車載音響正在播放一首名叫《Sugar Man》的老歌。

這首歌以及所屬專輯《Cold Fact》,在南非家喻戶曉。但這麼多年,當地人都不知道歌手是誰,長什麼樣。以至於後來大家都相信了一個傳言:這位歌手已經以自焚的傳奇方式死在舞台上。因為唯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這麼多年這位超級巨星一直查無此人。後來,在多方努力下,唱片店公司老闆居然找到了這位名叫羅德里格斯的美國音樂人,撥通電話對他說:“在南非,你比貓王還有名!”羅德里格斯根本不相信,以為是詐騙電話。因為他只是一個住在底特律靠裝修屋頂活維持生計的底層勞動者。唱歌錄專輯,那是幾十年前的事了。他早就因為專輯銷量慘淡被經紀公司拋棄。唱片店老闆懇求他一定不要掛電話,並邀請他來南非開演唱會,保證爆滿!

1998年3月2日,羅德里格斯將信將疑來到南非,下飛機的一瞬間驚呆了!豪華轎車、記者、歌迷都在等他。開往豪華酒店的路上,全都是演唱會的宣傳廣告。所有人都和做夢一樣!羅德里格斯恍如隔世,當晚沒有睡酒店的那張大床,只蜷縮在沙發上過夜。南非民眾更是如此。廣告語貼出來了,大部分人仍然不敢相信:“肯定是個冒牌貨!”“只有他唱了歌,我們才敢確定真假!”

經過幾天的排練,演唱會終於來了! 1998年3月6日,老老少少湧進了體育館。羅德里格斯上台後,全場沸騰,掌聲與尖叫聲持續了十多分鐘。他許久後說了第一句話:“多謝你們讓我活著。”

毫無疑問,《尋找小糖人》是迄今為止我聽過的最傳奇的音樂故事。作為音樂創作者,如果自己的作品能被千里之外的歌迷聽到,並且在那裡生根發芽,給陌生人帶去生活力量,那未免也太幸福!

雖然羅德里格斯的故事無法複製,但讓世界聽到自己的聲音一定是所有音樂人的夢想。華語音樂也是如此。近10年,YouTube點擊量過億的華語單曲逐漸增多,比如李榮浩的《年少有為》1.2億、汪蘇瀧的《有點甜》1.4億、鄧紫棋的《光年之外》2.5億。雖然有華人的貢獻,但上億次點擊,有很大一部分來自世界各地。比如《年少有為》MV下面有韓國人說:“雖然不知道這首歌唱的是什麼,但看MV的我,流下了眼淚。以後請多多製作這樣的歌曲謝謝!”

在《光年之外》下面,有波蘭人說:“2021慶幸還有這首很棒的歌,我需要學習中文了。”

果然,音樂真的沒有國界!一首好作品,音符的表現力、演唱者的情緒流露疊加在一起,已經足夠感染聽眾。就像很多人聽粵語歌,雖然不懂歌詞,但一樣會被感動得熱淚盈眶。所以如果一張優秀的華語專輯只在14億人范圍內發行,真的非常可惜。世界的80億人,都是潛在歌迷!理想情況如此,但現實中“華語音樂出海”並非易事。以近期朱婧汐Akini Jing與Chace合作的新專輯《永無止境的告別》專輯收錄歌曲《祝福Blessing》獲全球知名音樂平台編輯推薦,登上國際權威樂評網站Pitchfork全球月度精選為例,華語專輯想要在海外市場嶄露頭角,除了需要有自己的原創堅持外,還得選擇靠譜的平台。

《永無止境的告別》於今年7月25日發行,其整體概念設計、藝術構思,新意十足。朱婧汐用九首作品,塑造了一個完整的虛擬世界。

這種創作題材我們可以稱之為電子詩。說法雖新,但可以追溯到19世紀李斯特創立的交響詩。兩者都是通過音符表達對人與人、人與自然相處模式的某種哲思。只不過前者的呈現方式是合成器和電子音效,而後者只是純粹的管弦樂團。幾百年過去,科技變化天翻地覆,但古人與現代人與生俱來的想像力、孤獨感卻相差無幾。 2019年,朱婧汐以另一創作人格“Akini Jing”發表電子樂專輯《塑膠天堂》,開啟“賽博歌姬”新身份,並在第二年的《乘風破浪的姐姐》舞台上發揚光大。之後又過去兩年,才有了在海外獲得高度認可的專輯《永無止境的告別》。這是她不隨波逐流的結果,是她堅持自我審美的勝利。當然,也是她搭乘上了騰訊音樂人助力華語音樂“出海”的東風。

除此之外,柳爽《灑水車》、Nono陳童言《空城》、旺仔小喬《櫻花樹下的約定》、錢潤玉《指紋(Move Me Like You Do)》也都在騰訊音樂人開放平台的助力下,獲得了全球知名平台空間音頻推薦。

其中柳爽的《灑水車》還獲得了【國際流行歌單-空間音頻】焦點位置推薦。早在今年四月,騰訊音樂人開放平台就推出了“一鍵出海”功能,幫助音樂人們一鍵發行作品到海外,我就覺得非常厲害。而剛剛發布的《騰訊音樂人2022海外發行總結》也印證了我的判斷。截至2022年10月,騰訊音樂人成功實現18.5萬首海外發行作品。僅在今年上半年,這些音樂人的海外發行收益最高增長835%,單個作品播放量最高增長4800%。

“出海”是騰訊音樂人為創作者提供全發展週期扶持的創新路徑與重要環節。無論從數據、案例,還是產品服務上說,他們的海外發行業務都覆蓋了音樂人的主要需求,而且操作門檻低,成為了眾多原創音樂人們的首選。而且華語樂壇發展至今,已經湧現出一大批擁有全球視野與競爭力的創作者。無論從商業價值還是個人價值維度考量,“出海”都是發展的必然趨勢。 《尋找小糖人》的故事雖然動人,但從世俗意義上講,其實是個悲劇,是上帝對羅德里格斯開了一個大玩笑。如果剛開始唱片公司就可以獲知羅德里格斯在南非的受歡迎程度,他的影響力一定不會局限在南非。現在的世界樂壇名人堂很可能會有他的一席之地。悲劇的產生和上世紀實體專輯盜版亂像有關,唱片有人發行,但無人管理。而騰訊音樂人在助力作品實現海外發行的同時,還會提供管理服務,幫助音樂人拿到ISRC(國際標準音像製品編碼),讓作品擁有全球認可的代碼標識,收益以季報呈現,一目了然。放在上世紀,這種普惠大眾的產品,想都不敢想,而現在只需要一鍵這麼簡單。對於創作者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更好的時代。點擊文末“閱讀原文”,騰訊音樂人幫你和作品“一鍵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