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主持胡蝶:我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就是37歲為導演丈夫生二胎


胡蝶這樣說。 “我不害怕被人背叛。 我害怕被自己背叛。 ”

說著,蝴蝶則不顧親朋好友的勸說,和比自己大12歲的陸川導演結婚了。

作為央視著名主持人,胡蝶性格非常獨立,婚後也一直保持著獨立的作風。

她和陸川一直處於分居狀態,一個人接受產檢,待產,坐月子也是一個人。

儘管如此,她還是以37歲的高齡為陸川生了兩個女兒,成了“好”字。

而且,面對外界的討論,她總是相信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1蝴蝶,1983年出生於陝西省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

父親是從事研究工作的學者,母親畢業於名牌大學,連親戚朋友都是文化人。

出生於這樣一個家庭的蝴蝶,從小就被父母寄予厚望。

如果別人能取得第一名,她就不能屈居第二。

由於父母的嚴格要求,胡蝶從小就是班上的尖子生,對學習從不懈怠。

但是她有時很無聊,想放鬆一下。

一天放學後,胡蝶沒有馬上做完作業,而是在房間裡玩玩具。

那天晚上,父親像往常一樣檢查作業,她用她馬上想到的話回復了父親。

“今天老師沒有交作業”。

女兒的小心為什麼瞞過父親?父親一眼就看到胡蝶在撒謊:

“竟然在年輕的時候就學會了說謊,說謊是逃避責任的”!

“如果不敢承擔責任,今後就無法在社會上立足。”

那一刻的蝴蝶深感“羞恥”,從此她再也不敢對父親撒謊了。

上初中的蝴蝶有了自己的看法,她告訴父親她想報考中國傳媒大學,以後要當主持人。

父親很高興,逢年過節就請親朋好友來家裡聚會,蝴蝶會擔任晚會主持人。

在這種家庭氛圍的影響下,蝴蝶會逐漸掌握主持能力,甚至在學校舉行的大型活動中,蝴蝶會擔任主持人。

2001年蝴蝶考上了中國傳媒大學,但進入大學的第一門課程讓我感到驚訝。

從小就是“天女”的蝴蝶夢,第一次感受到了壓力。太多優秀的學生了,在他們面前,蝴蝶覺自己整個人都黯然失色。

但是,她總是明白一個道理。 ——笨鳥先飛。

蝴蝶會每天早起晚歸,開始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學習上。大學四年來,她從來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遲到過。

而且,這些為她帶來了兩個“機會”。一個是北京電視台的邀請,另一個是學校的保研。

2蝴蝶選了北京電視台。她已經等不及了,迫切想實現當主持人的夢想。

由於主持出色,蝴蝶剛進入北京電視台就被委以重任,先後安排了《晚間新聞報導》、《直播北京》、《北京您早》等多檔重要節目的主持。

這些節目對蝴蝶的資質提高和今後的晉升有很大的幫助,但蝴蝶並不滿足,她想去更大的舞台,於是報名參加了“央視主持人大賽”。

最終,蝴蝶飛過五關砍下六將,終於來到了決賽。她也成為了當時最有前途的選手。

但是,北京電視台讓她選擇退出比賽還是退出比賽。

最終,蝴蝶決定向北京電視台提交辭呈。

因為她想到了父親說的話。 “選擇了就加油。 中途退縮是懦弱的行為”。

她也為這次的選擇付出了“代價”。

經濟拮据的她,從單身公寓搬到潮濕悶熱的地下室,連吃飯都提心吊膽,點了最便宜的青菜面。

但這一切難倒她積極向上的心,在決賽中,蝴蝶夢順利奪得主持人大賽冠軍,並接受了央視的工作邀請。

從2008年的《今日亞洲》和《中國新聞》,到2013年的央視春晚主持人,蝴蝶夢用了五年的時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但她也被觀眾稱為“最漂亮的主播”。

這時的蝴蝶蘭已經三十歲了,父母開始焦急於她的婚事,在他們眼里三十歲已經是高齡的剩女,必須趕緊辦結婚大事。

蝴蝶一邊承擔著父母相親的事情,一邊埋頭於緊張的工作。她明白,想在央視紮根,必須付出超乎常人的努力。

每天工作到凌晨的她,一天三餐都不能保證,沒有時間戀愛嗎?

她自己可能也沒有想到緣分已經悄悄地降臨了。

32014年,31歲的蝴蝶遇上了43歲的陸川。

那一年是陸川最黑暗的一年,導演《王的盛宴》票房慘敗,撫養他長大的奶奶也因病去世,雙重打擊讓他每天鬱鬱寡歡。

因此,在第一次遇到的活動中,陸川一個人躲在角落裡,一個人默默無言。

在看到蝴蝶夢之前,陸川覺得自己所有人都變暖了。那一刻,他明白了自己愛上了這個女孩。

兩人的愛情就這樣開始了,但秦嵐成了他們之間的“障礙”。

原來,陸川與秦嵐談戀愛,結識蝴蝶時,兩人和平分手,但由於尚未對外宣布,蝴蝶被稱為“第三者”。

無論外界怎麼議論,蝴蝶會自始至終秉承“清者自清”的道理,牢牢地與陸川在一起。

朋友忍不住問她:“你不怕他背叛你”嗎?

胡蝶說:“我不害怕被誰背叛。 只留下了“害怕被自己背叛”的話。

2015年,兩個相愛的人迫不及待地步入婚姻殿堂。

但結婚後,他們不像漆一樣,反而開始了很久的分居生活。

因為兩個人都是“工作狂”,所以不想放棄結婚後也辛苦從事的事業。蝴蝶會在北京主持《新聞30分》等節目,陸川在國外拍攝紀錄片,一個月很少回來一次。

作為妻子,胡蝶不想給陸川太大的壓力。明白陸川剛失敗,想證明自己的決心,懷孕也要一個人產檢,一個人待產。

臨近生產,她叫了陸川。

作為初產婦,蝴蝶一點也不慌張,只是安心化了漂亮的妝,讓陸川記錄下了第一次當媽媽的喜悅。

兒子出生沒幾天,蝴蝶會驅趕陸川,一個人在家坐月子。

她知道丈夫的工作性質,所以和自己一起耽誤了這麼多天拍攝進度,不能再耽誤了。

4將這樁婚姻稱為““喪偶式婚姻”,但胡蝶卻不這麼認為。

她認為每個家庭的狀態不一樣,陸川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工作和家庭,再往大一點說,是為了夢想。

“夢想”對於胡蝶來說,是有著特殊含義的,曾經她把主持人當作自己的夢想,如今她靠著努力一步一步實現了夢想,並且依舊在夢想的崗位上奮鬥。

作為妻子,她也希望丈夫早日實現他的夢想。

更何況,陸川雖然人在外,但自從結婚後便再無緋聞傳出,對家庭和孩子也相當上心。

所以她願意支持和理解,也心甘情願放下工作,在37歲高齡再次為陸川生下一個女兒,湊成一個“好”字。

在事業的關鍵期生育兩子,對胡蝶的事業必然會有一定的影響。

但在她看來,一切都是值得的。

有人會說為了家庭放棄事業很可惜,但我卻認為,為事業放棄家庭的人才是傻瓜。

當一個人看透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後,才會明白應該如何選擇自己的人生。

名和利或許能夠給與短暫的滿足和快樂,但真正的幸福是家人賦予的,如果在家人和名利中做出選擇,想必大家的答案都會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