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爆浩劫》:觸及韓國人集體創傷的電影,敘事和剪輯過於混亂


一直以來,韓國災難電影的表現都十分亮眼,無論《屍速列車》、《極限逃生》或《白頭山》,不光是有著能震撼觀眾的大格局,故事也絲毫不馬虎,以娛樂爽度包裹著內部意涵,而這次《音爆浩劫》同樣也不例外, 繼《緊急迫降》之後再度以“恐怖襲擊”作為題材,找來魅力男星金來沅擔綱主演,並讓《匹諾曹》李鍾碩飾演反派,相信在他“最會挑劇本”的品質保證下,《音爆浩劫》表現都非常讓人期待。

《音爆浩劫》故事開始於一場軍事演習行動,金來沅飾演的“道英”是海軍潛艇的副艦長,領導力強,才能與品德兼備,深得下屬的歡迎和喜愛。然而正當他們順利完成任務,準備返航的時候,卻突然遭到來路不明的魚雷鎖定。雖然在道英的指揮之下,潛艇最終免於被擊沉的命運,但這場危機並沒有結束。一年後,帶領著同袍脫離險境的《音爆浩劫》主角道英被人們視為英雄,受邀前往各個地方演講,但此時他卻接到不明人士的恐嚇電話,揚言要在眾多小孩嬉戲的遊樂園,以及能夠容納超過萬人的足球場引爆炸彈,只有道英能夠阻止。原本他以為是惡作劇不予理會,但沒想到演講結束後,新聞裡真的傳來發生爆炸案的消息。

韓文片名直譯為“分貝”,根據《音爆浩劫》的犯人表示,他在各個地方裝設的是“音感炸彈”,只要接收到的音量超過某個分貝數,炸彈的倒數計時就會被提前,而更糟的還不只如此,除了大批民眾身陷險境之外,連道英的妻女也被犯人抓去作人質。因此雖然道英只是個退伍軍人,但為了拯救家人性命,他也只能展開行動,全力阻止炸彈的引爆。在犯人的脅迫和指示之下,《音爆浩劫》主角道英從正在進行比賽的足球場、遊客嬉戲的水上樂園,到有許多軍方高層聚集的酒店,儘管面對難纏的音感炸彈,每次都在千鈞一發之際化解危機,但兇手的動機究竟是什麼?為什麼要針對道英一個人?也成為《音爆浩劫》最讓觀眾好奇的看點。

《音爆浩劫》導演黃仁鎬採用雙線並進的敘事方式來描述這段故事,一邊是主角道英循線拆除每一顆被安裝好的炸彈,找出犯人真實身份的過程; 另一邊則是一年前,潛艇遭遇魚雷危機時,身為副艦長的道英以他絕佳的領導能力,帶著全艦同袍脫困的經過。隨著故事進展兩條故事線相互交錯,也逐漸揭開兇手的真面目,以及整起案件背後不為人知的真相。在成功躲避魚雷後,《音爆浩劫》那艘潛艇因為觸底損壞,無法正常浮上海面,卡在深海動彈不得,不巧當時正值颱風過境,阻礙軍方營救行動的進度,隨著艙內氧氣濃度逐漸降低,艦上40多名船員面臨生死交關之際,也被迫要思考一個問題。為了避免氧氣耗盡走向全軍覆沒的命運,是否該犧牲一半人的性命,來讓另一半人得以存活?

2014年韓國發生搭載眾多高中生的渡輪世越號在航向濟州島途中沉沒的悲劇事件,當時因為眾多複雜因素,相關單位沒有在第一時間展開疏散與救援行動,最終造成304名乘客和船員罹難,也成為韓國人民永遠的痛。而這次《音爆浩劫》選擇“沉船營救”這個極度敏感的題材,相信也是希望引發觀眾更進一步的討論。到頭來,《音爆浩劫》的恐怖攻擊題材,以及在足球場的“音感炸彈”只不過是噱頭而已,整部電影的核心其實是兩艘輪船的道德考驗,但這次並不是選擇是否要殺死別人來讓自己活命,而是在沒有其他辦法能全數存活的情況下,透過能否犧牲一半的人來換取其他人的性命, 對每一條生命的孰輕孰重進行深入的探討。

雖然以群體的理性角度來看,《音爆浩劫》主角道英當時所做的,是唯一能盡可能拯救更多性命的正確選擇,然而潛艇其實是遭到韓國魚雷攻擊, 軍方為了掩蓋自身過錯,無法向外界揭曉真相的情況下,卻也導致那一半活下來的人們,因為對於同袍的愧疚,深陷在更加痛苦的創傷之中。因此李鍾碩在《音爆浩劫》飾演的反派作為一位高智商罪犯,比起其他人默不作聲,他看似極端的犯罪行為,但背後其實也只是想在絕望中尋求更多的可能性,除了不要這麼快下定論之外,也希望在事後找到能夠補救或者避免類似事件再次重演的方法。

影評總結:毫無疑問,《音爆浩劫》不光是有許多精彩刺激的動作場面,題材也非常具有發展性,沒想到看似講述恐攻的故事竟然能觸及韓國人的集體傷痛,讓整部電影看起來更像是一部懸疑劇情片。從追踪炸彈到逐漸揭曉背後真相,在金來沅、李鍾碩兩位實力派演員相互辯駁的對手戲之下,相信都能以故事的內容意涵,給觀眾帶來許多出乎意料的驚喜。然而可惜的是,《音爆浩劫》的敘事和剪輯過於混亂,導演黃仁鎬太想要藏潛艇受困於深海的梗,結果卻導致劇情缺乏鋪陳,前半段節奏一團混亂,角色背景模糊,一下子就進入拆彈環節,雖然最後把故事拉了回來,給最會挑劇本的李鍾碩一點面子,但讓人看得一頭霧水,最終都大大影響電影的震撼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