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儷資助4年的“白眼狼”向海清,寫千字長文恩將仇報:她太摳了


在閱讀此文之前,麻煩您點擊一下“關注”,既方便您進行討論和分享,又能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

2002年,娛樂圈新人演員孫儷對農村孩子向海清動了惻隱之心,此後她便開始了每月對他的固定資助。

事情的開始是美好讓人稱讚的,但結尾卻是現實版的農夫與蛇。

2006年底,記者邱朝舉在網絡上發文《善良的種子為何結出變異的果實》,由此,拉開了捐助門事件的序幕,正值事業上升期的孫儷被捲進了輿論的漩渦。

事件的起因是什麼樣的?向海清又為什麼會走入孫儷的眼中?又而邱朝舉又在捐助門事件中起著什麼作用?

善因

孫儷於1982年,出生在上海一個普通家庭。

雖然父母都是務工人員,但他們還是竭盡所能去培養孩子。

在那個年代,女孩能正常上完學都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一件事情了,更別提上輔導班和興趣班。

孫儷自小對舞蹈情有獨鍾,孫母狠狠牙把她送進了,花費年工資一半多的舞蹈班,而她也成為周圍孩子中第一個上著興趣班的人。

孫儷也沒有讓父母失望,她不僅對學習認真,對待舞蹈也毫不馬虎敷衍,但這樣的好時光沒能持續幾年。

父母關係不融洽,日常爭吵不斷,吵到激烈時還會動手,終於他們貌合神離的關係徹底結束了。

父母離婚後,孫儷跟著母親生活,因為拮据,她被迫放棄了她最喜愛的舞蹈。

那段時間,她心有悲憤,哭鬧不止,卻又無力回天。

孫母依舊在工廠上班,但看著鬱鬱寡歡的女兒,她心中愧疚,每天打多分工,盡量縮減開支也把孫儷重新送回舞蹈班。

正因為經歷過,所以她對堅持夢想的人更加共情,也給她資助向海清埋下了伏筆。

2002年3月,孫儷如同往常一樣收工回到酒店,彼時孫母正在觀看紀錄片《希望在山區》。

當時的影視行業百花齊放,其中就有很多聚焦山區孩子上學難的節目。

它通過增加曝光,喚醒人們對教育的重視,並鼓勵愛心人士對山區孩子進行捐助,而《希望在山區》便是其一。

那一期節目的主人公就是向海清。

向海清來自大山深處,信息閉塞,家里以務農為生,農產品賤賣便是所有的收入來源。

他的祖母沒有生活自理能力,日常離不開人,他的父母常年勞累,身體虧損已久,已經到了需要三餐用藥物的地步。

他和兄弟姐妹們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身材消瘦,即使衣著襤褸,卻流露出磅礴頑強的生命力。

彼時的向海清剛上高中,他喜歡讀書,深知讀書才是他徹底擺脫大山,最便捷的道路。

但他也清楚,以他的家庭狀況,隨時有可能因為負擔不起學費而被迫輟學。

為了減輕家裡負擔,向海清從初中起就一邊讀書,一邊盡可能賺錢。

他先後在餐館裡打過雜、超市當過售貨員,也在工地搬過磚,只要能多賺錢,他都會試一試。

窮苦家庭孩子的艱辛,孫儷太能理解了。

在向海清的身上,她看到了曾經被錢捆縛住的自己,也看到了不向命運低頭,勇敢反抗的自己。

上帝給了孫儷一顆悲憫之心,雖然她沒辦法資助所有的學生,但能救一個是一個。

後來,她通過《希望在山區》節目組與向海清的父母取得聯繫,而幫助聯繫的工作人員就是邱朝舉。

孫儷向向海清的父母承若:希望家裡能克服困難,讓他繼續讀書,之後的學費和生活費將由她提供。

該年三月底,向海清收到了第一筆資助和一封手寫信。

這一筆錢向家幾個月的收入,手寫信裡說明了好心人資助他的理由,以及遇到困難求助的方式等等。

向來堅強的向海清,讀完信後眼淚差點浸濕了信紙,他感激孫儷的善舉讓他再也不必惶恐。

少年的感情來的誠摯而熱烈,帶著滿腔的激動,向海清給孫儷回信,並表示以後將加倍苦讀,讀出一些成績。

他也確實那樣做的,頗有一種只要讀不死,就往死裡讀的拼搏勁。

當然,他也收穫了回報,在學校被老師同學認可,成績也次次名列前茅。

每次學校表彰大會後,向海清都把成績單以及獎狀寄給好心人,他希望孫儷看到他的進步以及他對受助的珍惜。

此時,向海清身上有著農村人的淳樸和感恩,他念著孫儷的好,會用放假打工掙來的錢給她買禮物、也會過年時寄去一些家鄉的特產……

所送的東西雖然價格都不高,但少年赤誠的感恩之情卻是無價。

後來,向海清為了接受更多的教育資源,想轉學去縣城的高中上學。

但鄉下的高中學校卻扣押他的學籍,不給他辦理轉學手續,這就意味著後續還有很多問題要處理,嚴重時他可能連高考考場都進不去!

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他把麵臨的困境告訴了資助者孫儷。

孫儷知道後,托邱朝舉幫忙處理,每天打幾個電話催促進度,最終向海清的學籍問題得到了解決。

但轉到縣里高中後,他的成績真就突飛猛進嗎?

學習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高二時,向海清的成績出現了明顯退步,這讓他感到苦惱和迷茫。

孫儷以自己的經歷代為舉例,給向海清安慰和力量。

良言一句三冬暖,在孫儷的言語中,向海清重拾了對高考的信心。

向海清將孫儷當作知心大姐姐,他對她有尊重,更有崇拜。

孫儷回复信件比較慢,但她對於他的每個問題都會耐心細緻地給出合理建議。

因為淋過雨,所以她盡力溫柔地為他撐傘。

在孫儷的回信中,向海清感受到外面世界的精彩,那是他陌生卻嚮往的世界。

在孫儷的建議下,向海清將上海定為了目標城市,準備考取上海的大學。

2004年,向海清參加高考,但很不幸,他落榜了。

向海清發揮失常,沒能達到上海學校的分數線,家人勸他:“農村娃能上大學已經很不容易了,不必非去上海……”。

家人不理解,但他自己卻非常清楚,想去上海不僅僅是因為繁榮發達,更是有恩人在,他想要當面說一聲感謝。

另一邊,通過信件往來,孫儷也感受到向海清對上海的執著,她就繁忙之中多抽出些時間與他通信,開解他的情緒。

而且,孫儷再一次聯繫上邱朝舉,讓他多關注向海清的狀態。

後來,向海清重新振作起來,選擇复讀,對於他的選擇,孫儷表示了支持。

2005年,向海清再一次走進高考考場,成功考上了上海水產大學。

出發去上海的前一夜,向海清興奮地睡不著,拿出孫儷購買的車票,編織了滿肚子的話想要傾訴。

2005年秋天,一個普通的日子,上海火車站出站口旁,孫儷靜靜地站在一旁,看著向海清與孫母緊緊擁抱。

向海清的腦海組織了千言萬語,但在見到恩人的那一刻,他控制不住,眼淚奪眶而出,哽咽地說不出只言片語。

片刻後,孫儷把他送進上海水產大學,並掏出為慶祝他考上大學而買的手機和相機。

此外,她還事先準備好電話卡,解決一些其他入學必備的事情。

此時的孫儷已經大有名氣,工作非常繁忙,常年在劇組,連回家的時間都很少。

但她還是把孫母的電話號碼,存進了給向海清準備的手機說:“有事先跟孫姨聯繫,先解決,我工作太忙,不一定能照顧到你”。

少年羞紅著臉,回了聲好。

之後,在向海清辦理完入學手續後,孫儷和孫母帶他去吃大餐,並逛了超市,購買了一些零食和床上用品。

事情發展到此時,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園丁盡心盡力地灌溉,花骨朵兒也有了要開花的趨勢,但在節骨眼上,花骨朵兒卻恩將仇報,倒打一耙。

向海清為什麼要這麼做?是否有隱情?此後,孫儷還會做慈善嗎?

惡果

初到上海的向海清還保留著學生的純真,他牢記聽著孫儷的話,學習看書、參加校園活動等增長眼界。

孫儷對他的資助是每個月五百,但上海的物價比農村老家的高太多。

之後,每逢少課或週末、假期,向海清都會去做兼職。兼職的工資不高,卻能夠讓他不用向孫儷開口要錢。

上海是天堂,可卻是有錢人的天堂,學校裡面的有錢人也不少,這部分學生的吃穿用度都會更精緻一些,自然而然少不了比較。

剛開始是比衣服、鞋子、護膚品的品牌,後來就慢慢變了味道,形成不同的小群體,進而形成了鄙視鏈。

窮苦地方來的窮學生向海清,在學校裡受到了大量的鄙夷,背後的暗諷還能躲過,可室友當面的奚落卻讓他無處可逃,備受折磨。

長時間處在這樣的環境中,向海清的自尊被踐踏,他無處宣洩,開始變得虛榮,更變得自卑。

向海清變得追逐名牌,喜好新款,他買東西不求質量好,只求價格貴。

但隨之而來的,他的花銷也就越來越大,而孫儷資助的費用和兼職所得併不能滿足他的虛榮心。

當錢不夠用後,他就會給孫母打去電話,孫母受孫儷的囑託,會在資金上對他盡可能地提供幫助。

第一次成功拿到錢後,向海清非但沒能收斂,反而變本加厲,多次向孫母索要生活費。

次數多了,孫母就感到奇怪,一個老實本分的學生,一個月的開銷怎麼會比得上一個家庭的花銷呢。

擔心向海清學壞,孫儷給他打去了電話,電話那端,他給出了多個理由。

一是打疫苗;二是生病住院;三是他的手機不小心丟了,需要重新買了一個;四是學生會工作重,電話費變高。

總而言之,向海清的花銷變大都是合理正當的,孫儷沒看出他的轉變被安撫了。

如果這就是事情的真相,之後向海清的花銷是會回到正軌的,但奇怪的是,他還會開口要求增加每個月的生活費。

之後,孫儷從向海清的輔導員處得知,他在學校的助教兼職每個月就有三百,加上貧困生每個月補助接近一千元。

林林總總的費用加起來,向海清每個月共有一千五以上的費用,雖然上海花銷高,但這筆錢也足夠他過得很滋潤,怎麼還會不夠呢?

緊接著,孫儷又了解了向海清在學校的活動,更令她大吃一驚。

原來,從前一段開始,他學會了逃課,去蹦迪、喝酒,也學會了和同學攀比……

此外,他還交了女朋友,女朋友是上海本地人,他經常購買一些奢侈品送給女生。

在朋友聚會上,他到處宣揚和女明星孫儷是熟人,以此給自己漲臉。

調查到這裡,孫儷算是徹底明白,向海清已經步入奢靡,徹底墮落了。

屢教不改後,為了防止助長他的歪風邪氣,孫儷停止了對他的資助。

這下向海清慌了,他撥打孫儷的手機卻發現電話打通,轉而撥打孫母的電話,也沒有拿到資助。

拿不到錢的向海清,忘卻了孫儷對他多年來的照顧,他隔著電話大喊:“我要毀了孫儷!”

此時的向海清已經完全變了,變得是非不分,變得自私狹隘。

在他看來,孫儷答應資助他到大學畢業,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只要他大學還沒畢業,她就應該接著資助下去。

況且她有錢,資助給他的錢根本無足輕重,連她的一件衣服都比不上。

明知是錯,及時止損就是前進。陷入牛角尖的向海清怎麼能看得清,孫儷是在為他好。

而他也忘記了,孫儷並沒有資助他的義務。

向海清當初對孫儷有多感恩,此刻就有多恨她,他想要報復,可卻沒有門道,直到2006年的一通偶然電話。

2006年,邱朝舉跟進《希望在山區》被資助學生的情況,與向海清取得了聯繫。

之後,向海清給邱朝舉寫了一封長達六千字的信。

在信中,向海清除了賣慘,博同情外,就是毫不客氣地埋怨孫儷母女,言語之中滿是憤懣不平和諷刺。

11月份,邱朝舉將這篇文章發表在媒體上,儘管他用了SL代替孫儷,但眼尖的網友,還是靠著蛛絲馬跡得到了答案。

彼時的孫儷正處於事業的上升期,隨著文章廣泛傳播,不明真相的網友將矛頭指向她。

一時之間,網絡上鋪天蓋地謾罵向孫儷襲來。

儘管如此,他沒有為自己辯解過,她只希望,鍵盤俠可以放過孫母。

後來,有媒體放出了對向海清同學的採訪視頻,網友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是一個現實版的農夫與蛇的故事。

輿論短時間內被扭轉,向海清成了眾矢之的。

言語犀利的韓紅在網上為孫儷抱不平,他直接點評向海清是個白眼狼。

從此,“白眼狼”成為了向海清的標籤。

因為孫儷的影響力,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不在少數,他後來找工作也受到了影響。

畢竟,沒有哪家公司會想要個忘恩負義的傢伙,而這樣的後果是他咎由自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