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影片採用了回環重複的敘事方式,來營造神秘,緊張的氛圍


首先,在無數次反轉中,事實真相終於從污濁混沌的世界中浮出水面《看不見的客人》這部影片,導演奧里奧爾.保羅講述了人性的冷漠與復雜。究竟什麼才是真相,所見非事實,一念即善,一念即惡。無論是艾德里安、勞拉還是那對老夫婦,他們都經歷著希望、恐懼、掙扎,但也都做出了不同的選擇,每次困境中的自我救贖都需要有經歷痛苦和麵對結果的勇氣。

也正是這些救贖的選擇讓他們走向了不同的結局。影片整體採用了回環重複的敘事方式,來營造懸疑片神秘、緊張的氛圍。在不斷的重複敘事和閃回中以回憶的方式講述著發生過的意外車禍和兇殺案,一次次以為謎團已經解開,事實已經呈現,卻又被再次推翻。影片開頭和結尾的場景中似乎是首尾呼應的,都是滿頭白髮的女律師敲開艾德里安家的門,但兩位的身份卻完全不同,也採用這樣相似場景解開觀眾的疑慮與謎團。

而這部影片最特別的部分就是敘事視角。這位假扮的女律師導演賦予她雙重身份。站在律師的角度,在她不斷的逼問下,在心理上打壓艾德里安並擊潰他的防線,終於得知了兒子是如何出事、又是如何被他們沉屍的所有過程;站在母親的敘事視角,卻是那樣令人動容。

一位身患重病如此瘦弱、手無縛雞之力的母親只是想知道兒子下落和事情真相用意志撐起的強大靈魂,讓觀眾不禁感動。而反觀艾德里安,一次次用虛假的謊言維護他高貴且正義的形象,把所有罪名都推給情人勞拉;在一次次逼問中,事情真相浮出水面,他卻為自己的行為假意懺悔。這樣不同的敘事視角,也將善與惡做出極致的對比,讓我們不禁引發對人性的拷問:邪惡的力量有時會超越我們的想像,但愛才是世界最深不可測的力量。藍灰色總是給人們營造出一種壓抑、神秘、陰冷的氛圍。這部影片便採用了這樣的整體色調。

不論是艾德里安家的燈光還是回憶事故時的色調都採用這樣壓抑的基調,烘托出環境的陰森與事故發生的悲傷的情緒;同時也從側面展露艾德里安內心的黑暗和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在整體呈藍灰調的氛圍中,導演還使用了深綠色的畫面加以點綴。在勞拉被害時警察認定艾德里安是殺人兇手,而他拒不認罪,在這個鏡頭里,那個房間佈滿了深綠色—黑中透綠,營造出一間充滿謊言、危險與邪惡的房間,也正是這樣邪惡的思想裹挾著艾德里安,使他變得失去人性,迷失方向。

因為一次出軌事件、一次意外卻讓無辜的家庭去承擔這樣的後果;因為艾德里安喪失良知的行為卻造成了無法逆轉的傷痛,而作為這件傷痛的肇事者卻還在用謊言去維護自己,人性中的惡是那樣令人毛骨悚然、為之震驚!在他因為惶恐而將那位無辜年輕人丟入海中,他明明發現年輕人還活著時,他明明可以挽救結局、挽救自己時,他明明可以迷途知返時,但卻善惡就在一念間,獲得救贖永遠有機會,而貴在選擇,或是錯上加錯、亦或迷途知返,結局都截然不同,如何抉擇,只在一念之間。

導演將選擇與救贖相互融合,也將人間善惡做出強烈的對比。善惡在於選擇,救贖在於面對結局。這部影片的成功不僅因為無數次的劇情反轉精彩絕倫、懸疑效果設置是多麼巧妙,而是在於這部影片既兼顧懸疑效果的同時又融入更多哲理的部分,對人性的探究,對選擇的抉擇和對愛的理解。混沌之世界、污濁之世間,唯有善意與愛—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