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車》的劇情很精彩,卻讓人有一種被人故意製造出來的錯覺


我先從電影的最後開始,一個男人把一根木棍扔進了熊熊烈火中,然後開心的打了個電話,我猜,他們在說完“我愛你”的時候,就已經忘記了一切。然而,這輛汽車卻成了那個年輕的黑衣人的墳墓。在那片被燒毀的罪孽之地,那些圍繞著火光翩翩起舞的人,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快樂和自己。不曉得是這位導演有意為之,亦或是我多慮了,快樂的人們無意中幫助破壞了謀殺的痕跡。她不確定自己是被自己摧毀了邪惡而感到快樂,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事實上,邪惡和善,在每個人的心中都已經生根發芽了,人都是正義和邪惡的。

雖然這部影片的劇情很精彩,卻讓人有一種被人故意製造出來的錯覺,因為現實中的現實未必就是這樣。而最終的結尾,更是讓人覺得很溫柔,因為那張充滿了歡樂的臉,讓所有人都忘記了這個少年是誰。日常在所有人看來都是司空見慣的,只是情緒的波動和變化。普通是正常的,但偶然的波動,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累積,終有一日會爆發。人們在這個時候會發生衝突,所以他們會不斷的受傷,受傷的時候不能反擊,就會把怒火發洩在別人的頭上。不管是強姦犯,還是想開槍的波斯老頭,還是被搶劫的女檢察官的老婆,都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電影裡的角色,根據他們的年紀,可以分成四類:兒童,青年人,中年人,老年人。老人一生辛苦,到了老年,就會痛苦不堪。身患重病的警官之父;波斯的老頭兒,他畢生的努力付諸東流;一個黑人老太太,小兒子逃了,最後卻要忍受失去孩子的痛苦。但是,人們在遇到的各種情況時,往往會有不同的回應。我向那位警官的爸爸表示深切的慰問;我還有些慶幸波斯的老頭兒的不幸;至於那個黑人老太太,可以說,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我不相信因果這種東西,但或許在日常生活中,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快樂就會被徹底的摧毀。

與老人相比,中年男人的職業生涯即將走上頂峰。不管是審判員,還是黑人警探,又或者是電視節目主持人。人都懂得人情世故,遇到麻煩,第一反應可能不是動手,而是考慮得失,做出違背自己意願的決定。但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經歷,也會造成不同的結果。一位法官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一條有益於他事業的道路,而那個黑人警察,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最終還是屈服了。而電視台的導演,卻很難受,他憤怒地咆哮,對著這個不公正的世界咆哮。

沒有中年男人的沉穩,年輕人的性格一定會充滿怨恨,充滿激情和正義感,但同時又充滿暴力和懷疑。上一分鐘,他還在拼命地挽救著一個電視台的主持人,下一分鐘,他就會因為一股熱血,殺死一個黑人的手下。他的表情很好地表達了少年的情緒。一次他試圖維護正義,做出一件善事,結果被救的人卻不會感激他,還會嘲弄他,說他是在演戲。其次,和他相處久了的人,都會認為他是個怪物,這個時候,他的情緒會變得低落和暴躁。但你心中還有一股善良的力量在推動著你去做一些事情,但現在你已經失去了信任,所以當一個看似很小很小的動作出現在你的眼前,你就會將這種行為放大到最大程度,從而保護自己,讓自己免於受到任何的傷害,所以悲劇才會出現,而且不可逆轉。和一開始對種族歧視充滿了正義和仇恨的警官相比,另外一個則是一副猥瑣、肆無忌憚,但在最後關頭,他會毫不猶豫地犧牲自己。人就是這麼的矛盾,這樣的反差,讓人驚訝之餘,又會生出一種明了的必然之感。

電影裡有兩個年輕人,一個是修理工,一個是漂亮的波斯女人。第一次出現的次數很多,不管怎麼說,他都是一個很好的市民,尤其是他在為自己的女兒講述的時候,更是讓人感動。而那些辱罵自己的人,他也沒有用武力反擊,而是很有禮貌的。而波斯少女們,卻是一副慈祥的母親模樣,故意購買了手槍,製造出了奇蹟般的一幕。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單純的了,那個相信父親說過話的小丫頭,她相信自己能夠替父親擋住攻擊,所以她沖向了那把手槍。好在手槍是空的,所以她才能從波斯老人的手中逃過一劫。很顯然,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女子才能救一個人。

一個人的成長性,一般都是由他的抗壓能力決定的。因此,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並不多。這部電影裡的人物,並不是什麼壞人,但是他們都有自己的感情,很難判斷一個人是不是好人。這部電影的另一點是,在敘述的過程中,也傳達了這樣一個訊息:在看似快樂的生活之下,隱藏著一股狂暴的力量,雖然這股力量會讓你受傷,讓你變得無比脆弱,但也會讓你看到很多以前看不到的東西。人生的真實,總是充滿了嘲弄。

雖然表面上形形色色的人卻都有相同的特徵,但同樣的,他們也會有自己獨特的特徵。至於劇情是否有意,那就沒必要去追究了,因為這部影片和人生無關,我們都只是一個旁觀者。但是你和我都是人生的忠實粉絲,沒有其他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