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三支樂隊的存在,華語搖滾樂才備受關注


搖滾樂是音樂類型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許多狂熱的搖滾樂迷來說,搖滾才是最純粹的音樂,“搖滾不死”、“搖滾至上”是他們心底最真的聲音。

搖滾樂發源於上世紀50年代的西方,在黑人節奏布魯斯的基礎上,被許許多多的搖滾巨星和傳奇樂隊發揚光大。從“貓王”普萊斯利到披鬥士,從滾石到U2、皇后、槍砲玫瑰、老鷹。可以說,在搖滾樂歷史上,最閃耀的那些名字,似乎都在歐美。

有人說,中國的搖滾樂是從崔健開始的,他在北京工人體育館的一聲吶喊,中國搖滾樂就此拉開帷幕。

對於內地音樂來說,崔健就是大陸的“搖滾樂之父”,但華語流行樂,大陸音樂只是其中一部分。

不是所有的樂隊都玩兒搖滾,但搖滾離不開樂隊。上世紀60年代的香港,泰迪羅賓組建了華語流行樂最早期的樂隊——花花公子樂隊,鍵盤、貝斯、吉他手、鼓手、主唱等框架一應俱全。雖然這支學習英國披鬥士的樂隊存在時間不長,但他們直接影響到了後來蓮花(主唱許冠傑)、溫拿(主唱譚詠麟)。

台灣搖滾樂的發展與香港基本上同步,上世紀70年代就已經有了相當規模。 70年底的校園民歌運動後,第一支有著深遠影響力的樂隊——丘丘合唱團在1981年成立,此後紅螞蟻、紅十字、東方快車等搖滾樂隊出現在世人面前。

前人植樹後人乘涼,音樂道路上的啟蒙者很重要,但他們不一定是音樂上的集大成者。

今天,來列舉兩岸三地三個地區的各自代表性搖滾樂隊,因為他們的存在,華語搖滾流行樂成了世界搖滾樂的重要組成部分,誰也不敢忽視。

先說內地,從崔健的七合板樂隊到黑豹、唐朝、指南針、零點、鮑家街43號,甚至現在的二手玫瑰、逃跑計劃、GALA。自搖滾樂在內地興起以後,這裡一直有著搖滾發展的肥沃土壤。

如果選擇代表樂隊,小編不會給到黑豹和唐朝這兩支在內地搖滾樂迷心中排名前列的樂隊,個人會選擇與崔健息息相關的ADO樂隊。

先介紹樂隊成員,他們是創始人兼鼓手張永光(人稱三兒,有著“中國鼓王”之稱)、吉他手艾迪(崔健到來之前的主唱)、薩克斯手劉元(也是七合板樂隊的薩克斯手)、貝斯手巴拉仕、主創兼主唱崔健。

為何選擇ADO樂隊呢,這是因為他們在與崔健相遇後可謂珠聯璧合,發行了足以載入中國流行樂史冊的專輯——《新長征路上的搖滾》(1989年),雖然那首喚醒了內地搖滾樂靈魂的歌曲《一無所有》早已被崔健在1986年唱了出來,但專輯收錄的其他8首歌曲,任意一首單拎出來,都是內地搖滾的不世名篇。

主打歌《新長征路上的搖滾》,歌曲《不再掩飾》、《讓我睡個好覺》、《花房姑娘》、《假行僧》、《從頭再來》、《出走》、《不是我不明白》,專輯的9首歌曲,無一不大名鼎鼎,無一不是內地搖滾樂的殿堂級歌曲。

除了崔健此後的代表作《一塊紅布》、《藍色骨頭》、《農村包圍城市》、《魚鳥之戀》等歌曲,可以說專輯《新長征路上的搖滾》囊括了崔健的絕大部分代表作,這張專輯質量之高,放在中國搖滾史上都不多見。

然而,崔健與ADO樂隊的合作,就是國內大多數搖滾樂隊命運的一個縮影,因為話語權、因為利益分配、因為藝術與商業的不可得兼,在合作一年多後就分開,崔健再組自己的另一隻樂隊。

可是,內地搖滾樂不會忘記崔健與ADO其他幾人的“天雷撞地火”,煙花易冷,不可能一直絢爛,但絢爛的一剎那,就是最精彩的瞬間。

黑豹有《無地自容》、《別來糾纏我》、《Don’t Break My Heart》等名曲,唐朝有美輪美奐的《夢迴唐朝》,這些都是讓人肅然起敬的搖滾名篇,但唯有《新長征路上的搖滾》讓個人一直保持著敬畏之心、高山仰止之情。

再說香港的搖滾樂隊。香港地區雖然面積不大,但因為繁榮的經濟和會娛樂的屬性,有影響力的搖滾樂隊不少。但總體來說,還是以溫拿、太極、BEYOND、草蜢四支樂隊有著更高的代表性。

以綜合影響力來說,可以首先排除太極,雖然它是四支樂隊中第二支金針獎樂隊,但離開粵語地區,它的影響力基本不大。

草蜢樂隊是一支很成功的樂隊,並且在與BEYOND雙雄爭鋒時成了頒獎禮的大贏家,幾首唱跳歌曲直到現在還在流行,但相對來說,這支樂隊的搖滾屬性不夠,可以被排除。

剩下就是溫拿和BEYOND,論歷史,溫拿組建超過了50年,並且“永不解散”;論榮譽,溫拿是第一支獲得金針獎的搖滾樂隊,團隊成員譚詠麟、鐘鎮濤還創紀錄地兩獲金針,成員在單飛10年後再度聚首還能以歌曲《千載不變》獲得1988年年度十大勁歌金曲,相對之下,BEYOND似乎有些單薄。

歷史積澱和榮譽固然是影響力的組成部分,但它們決定的是知名度的高低,卻無法滲透到作品傳唱度這一塊,而BEYOND樂隊最大的優勢就是他們的作品傳唱度,身為一支粵語系搖滾樂隊,它竟然可以用粵語歌曲贏得國語歌迷的交口稱讚,這也是真的沒誰了。

而與早期翻唱歐美歌曲的溫拿相比,BEYOND對港樂最大的貢獻就在於原創力這一塊,他們作品的香港屬性要更純粹,這也是BEYOND想改變港樂的現狀最終卻“功虧一簣”、“功敗垂成”的一件事。

是誰,讓一首首30年前創作的歌曲在華語樂壇播放了一遍又一遍?是誰,讓粵語搖滾樂比國語搖滾樂還要讓搖滾歌迷為之痴迷瘋狂?是誰,讓一個歌者在去世30年後依然是華語樂壇關注度最高的那一批明星?只有黃家駒,只有他的BEYOND樂隊。

港樂搖滾樂的代表性樂隊,就是BEYOND了。

最後再談台灣樂壇的代表性搖滾樂隊,備選有虹樂隊、紅十字樂隊、China Blue、信樂團和五月天。

做一個排除法,先排除虹樂隊和紅十字樂隊。虹樂隊的主唱是齊秦,在虹樂隊組建之前就是綜一唱片的“一哥”和台灣樂壇的超級巨星了,組建的虹樂隊經曆三次人員大變動,其作品從民謠風到大情歌再到搖滾,風格多樣,優秀作品不少,但就搖滾作品的影響力,並非最突出。

紅十字樂隊的主唱是趙傳,貝斯手趙杰(趙傳弟弟)、吉他手夏黎寶、鍵盤手蘇炳曄、鼓手劉錦淵。趙傳與他的紅十字樂隊共同完成了他在滾石的前兩專輯《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與《我終於失去了你》,這兩張專輯對於趙傳對於滾石都十分重要。然而,滾石唱片更看重的是歌手本人,而非整支樂隊,所以從第三張專輯《我是一隻小小鳥》開始,紅十字樂隊就從大眾的眼中逐漸消失了。

這麼多年,趙傳一直在堅持做搖滾,後來與紅十字樂隊其他成員也有很多合作,但因為中途合作的中斷,這支原本可以與趙傳一起締造傳奇的樂隊,終於還是被別人超越了。

再說信樂團,這是新千年後台灣樂壇很有影響力的一支樂隊,他們的許多作品諸如《死了都要愛》、《離歌》、《假如》、《天高地厚》、《海闊天空》等在新世紀前十年有著很高的傳唱度,陳昇歌曲《北京一夜》也被這支樂隊唱紅。

信樂團的問題其實與它同時代的另一支偶像天團FIR是一樣的,因為內部動盪,主唱被換,就再也延續不了自己的輝煌。主唱蘇見信離開後,信和新組建的信樂團都沉淪了。

剩下能代表台灣樂壇搖滾樂的樂隊,就剩China Blue和五月天了,兩支樂隊都很優秀,China Blue比五月天早成立了五年,他們的區別,可以說是實力派與偶像實力派的區別。

比作品,兩支樂隊都有大量傳唱度超高的經典歌曲;比演唱,兩支樂隊都有大量擁躉,以伍佰為主唱的China Blue可以把演唱會開成歌迷的大聯歡,而五月天締造了樂隊演唱會的上座率記錄;比創作,伍佰和陳信宏都是能寫能唱的全能音樂人。

兩支樂隊的區別,就是60、70後歌迷與80、90後歌迷的區別,China Blue的作品,通俗易懂,很容易上口,平平淡淡中抒發中愛恨青春,就像那大巧不工重劍無鋒的“玄鐵重劍”,看著平常但殺傷力十足;五月天的作品,能敏銳地捕捉到80、90後的成長軌跡和青蔥痛癢,歌手在自我感動的同時也感動了一路相隨的歌迷,他們從《倔強》、《後來的我們》、《你不是真正的快樂》等作品看到昨天和現在的自己,他們的歌,就像楊過的“黯然銷魂掌”,每一次出手,都能調動心中的傷心、痛苦、絕望,但“黯然銷魂”之後,又何嘗不是人生的一次蛻變與涅槃。

與China Blue相比,四獲台灣金曲獎最佳樂團獎的五月天無疑在榮譽上更耀眼,他們的歌迷也相對來說更年輕。但China Blue最讓人稱道的一點,也是他們與五月天、與華語樂壇其他知名搖滾樂隊的區別,自1993年成立以來,這支樂隊一直很穩定很團結,從來沒有不和諧傳聞,這四個人就像親兄弟一樣親密無間,哪怕其中的鼓手Dino Zavolta是意大利籍美國人。

作為一名80後歌迷,個人把這一票投給屬於個人時代的樂隊——五月天,希望喜歡伍佰和China Blue的朋友不要介意。

綜上所述,亮出兩岸三地各自的代表性搖滾樂隊,他們是代表內地樂壇的ADO樂隊、代表港樂的BEYOND樂隊和代表台灣樂的五月天。如果非要從三支樂隊中選出一個版本答案,個人給到自由與不羈的BEYOND樂隊。

對此您怎麼看呢,歡迎喜歡搖滾樂的歌迷發表您心中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