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耳光,踹胸部,插下體,誰能來救救她


最近,又一起校園霸凌事件震驚全網。

河南鶴壁的一名16歲女孩,長期遭到同班同學的霸凌。

被「扇耳光」「踹胸部」「筷子猛插下體」。

簡直是觸目驚心。

在最新的通報中,校長被記大過、降級,班主任被辭退,涉事學生也被開除學籍。

這樣的懲罰來之不易,但也不該是終點。

校園霸凌已成為一種毒瘤,根深蒂固,惡意滋長。

悲劇究竟該歸咎於誰?

最近,一部8.9分韓劇就向我們展示了一起極端事件。

或許,我們能從中受到啟發——

《弱小英雄》

약한영웅Class 1

這部劇開場就相當有衝擊力。

安靜的考場上,男主延時恩呆坐在一旁。

然後突然開始自扇耳光。

清晰響亮的巴掌聲響徹整個教室。

直到臉被扇紅了,都沒有停止。

只是一場考試,何至於此?

而促使他用如此極端的方式傷害自己的不是成績,而是校園暴力。

延時恩是一個天才學霸,也是班裡的透明人。

他兩耳不聞窗外事,只醉心於學習。

但因為學習成績比一個小混混好,就遭到妒忌,被以小混混為首的小團體各種找麻煩。

他的缺點成為嘲諷的談資。

在跑步的時候,因為體力不夠好,他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非常痛苦。

而這一點卻被小混混惡意放大和模仿。

連他的生命都不被在意,成為玩樂的工具。

在他氣不過,警告小混混的時候。

卻遭到了變本加厲的報復。

被小混混的打手死死擒住。

如果不是最後老師來了,那麼他很有可能窒息而死。

而一開始時,延時恩選擇了忍耐。

並非是太軟弱,而是他只想學習。

在大多數時間裡,他的生活都十分枯燥。

按部就班地上學,下課,上補習班,吃一模一樣的飯糰……

唯一關心的只有成績。

因為只有成績才能夠讓他體會到久違的親情。

他清楚爸爸把他的成績視作「人生的樂趣」。

而在拿到數學競賽金獎後,才能跟忙到不見人影的爸爸說幾句話。

他和媽媽的關係也只靠成績維繫。

因為媽媽和爸爸的分居,延時恩很難見到媽媽。

好不容易能一起吃頓晚飯,但恰巧碰到媽媽要趕回去開會,只能匆匆聊幾句。

只有在上網課時,才能體會到身為數學老師的媽媽的愛。

成績好,就能聽到媽媽對他的誇讚和表揚。

但一步步地退讓,只會讓霸凌愈演愈烈。

直到這次,他被拿捏住軟肋——分數。

為了讓他考不成試,延時恩被小混混下了迷幻藥。

之後在考試中,他就出現幻覺,感到眩暈。

因此,不得不自扇巴掌,保持冷靜。

但可惜的是,儘管如此,還是做錯了一道題。

他辛苦維繫的東西就這麼毀於一旦。

這讓他開始崩潰暴走。

把筆直接插進小混混的跟班的手上。

還把小混混的臉用窗簾罩住,然後一下又一下地擊打。

直到小混混再也無力反抗。

真•人狠話不多。

這樣的反抗帶給了觀眾不少爽感。

而之後,延時恩徹底開啟了自己以暴制暴的複仇之路。

雖然身材弱小,但憑藉著超高智商,依然穩定輸出。

比如,運用牛頓第二定律和離心力,讓別人遭到更大的衝擊。

還有運用巴普洛夫的狗的實驗原理,達到兵不血刃的目的。

巴普洛夫的狗的實驗是指通過響鈴-紅燈-投食的步驟讓狗產生流口水的條件反射。

直到最後,只要一響鈴,狗就會分泌唾液。

延時恩把這一原理運用到了人的身上。

之前他用圓珠筆插小混混的跟班的手時,整個流程是按壓圓珠筆,插筆,小混混的跟班受傷。

而在小混混的跟班又一次找他麻煩的時候。

他開始不斷按壓圓珠筆的按鈕,刺激他們,讓小混混的跟班形成害怕的條件反射。

還有運用歷史戰役的訣竅。

先熟悉周邊的地形地物,然後以一敵多。

當然,在劇中,也少不了拳拳到肉的刺激。

真實又血腥。

被網友形容為「電影大片的既視感」。

但不同於其他爽劇,這部劇卻沒有一味宣揚以暴制暴。

劇中,許多以暴制暴的受害者都逐漸失控。

延時恩的以暴制暴並沒有讓他回到之前的平靜生活。

而導致矛盾不斷升級。

從一開始的校園暴力,到最後仇恨不斷積壓,冤冤相報。

甚至還牽扯出了校園黑社會。

讓本來無辜的朋友安秀浩也捲入這場由校園暴力引發的爭端中,被打成重傷。

劇中的另一個主角吳範石則把這一點展現得更淋漓盡致。

甚至還引發了眾怒。

他是國會議員的養子。

看上去家世顯赫,但只是幫議員立人設的工具。

私底下,還遭到了議員的家暴。

在校園生活中,他同樣遭到校園暴力,過得併不順暢。

不得不去醫院看醫生,然後轉學。

直到在延時恩和安秀浩的幫助下,他才脫離了被校園暴力的命運。

三人還組成了鐵三角。

而軟弱的他卻不甘和平,崇拜暴力,覺得暴力是最有效的手段。

他對安秀浩的那份不同尋常的喜歡就來源於此,折服於安秀浩一次次拯救他的英姿。

面對那些之前霸凌過他的人時,也想要以暴制暴。

在延時恩和安秀浩的幫助下,他找到了以前霸凌過他的小團體並收到了道歉。

但心中仇恨的火苗卻沒有因此熄滅,依然心懷恨意。

因為他清楚這些人不是真心實意道歉的,只是屈從於延時恩和安秀浩的拳頭。

於是,決定用武力說話。

「如果真的覺得抱歉,就吃我一拳吧。」

但依然不滿足。

因為這根本不能抵消他之前受到的傷害。

直到一次,他又碰到霸凌過他的小團體,此時小團體正遭到另一撥人的欺凌。

他站在一旁,覺得有一種隱秘的開心。

最後,竟也加入了進去,瘋狂踢打小團體的成員。

這才有了大仇得報的快感。

但可悲的是,他把暴力當成唯一的解決手段。

他自卑又敏感,誤以為別人看不起自己。

在跟別人起衝突的時候,他被人罵是「狗仗人勢」。

這讓他的自尊心非常受挫。

同時,因為安秀浩好心讓一位沒有家的女性朋友借住,所以他就覺得自己痴心錯付,被人當成利用的工具。

於是,他因愛生恨。

明明只是溝通問題,卻偏偏上升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不僅和安秀浩、延時恩的關係漸漸疏遠,還掏錢雇了一位打手,決定打死安秀浩。

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有多危險。

在把安秀浩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時候。

還沉迷於暴力帶來的快感之中。

在暴力的驅使之下,他已經沒有了人性,完全忘記之前安秀浩對他的好。

直到安秀浩被打到沒有呼吸的時候,他才清醒過來。

驚覺自己不是真的想要他死。

這樣的以暴制暴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悲劇。

而讓人細思極恐的是,以暴制暴從來都不是一句口嗨,它就發生在現實中。

微博上就有一些投稿類賬號,代網友發布被霸凌的經歷。

洗澡水被別人加尿,被室友拿牙刷捅處女膜……

光是聽聽,就讓人毛骨悚然。

和鶴壁受害者的遭遇不乏相似之處。而他們的思想也漸漸走向極端,相信以牙還牙是最有效的解決手段。

就如一位投稿人所言,「你必須和我受一樣的傷才叫道歉」。

在以暴制暴的投稿評論區下面,全都是支持或幫忙出主意的言論。

甚至說「不如互相虐殺看誰先死」。

偏激的氛圍不斷蠶食受害者的理性,報仇的快感正引誘他們走上一條不歸路。

而這部劇雖然拍出了受害者變為加害者的過程,卻無意指責他們。

而是把悲劇歸結為整個社會的一場共謀。

最直接的是學校的姑息縱容。

劇中,在查出小混混給男主下藥之後。

老師卻沒有做出一個公正的處罰,還讓小混混的媽媽趕緊給小混混轉學,息事寧人。

在鶴壁的校園暴力事件中,也是如此。

家長幾次三番尋找老師,甚至跪在學校門口,但都沒有引起學校和班主任的重視。

在最新的通報中,也承認了「班主任疏於學生管理,信息報送滯後」的錯誤。

還有家長的漠不關心。

延時恩的父母都只關心他的成績,卻從來沒有關心他的身心健康。

一次,在他受傷回家之後。

爸爸只以為是青春期裡正常的小打小鬧,沒有深究。

只關心他「打回來了嗎」。

最後,還有機構的視若無睹。

延時恩參與了許多次打架。

而且每一次都興師動眾,直接當著所有同學、老師的面打起來了。

但都沒有受到任何懲罰。

學校口中的校園暴力監管委員會也從來沒有出現過。

究竟是為什麼?

而這只是國會議員害怕曝光之後,會被媒體挖出自己的養子也參與其中。

於是,動用自己的權勢,遮掩了下來。

以暴制暴的背後是社會的漠視。

推卸責任並不能掩蓋痛苦。

反而一步步激化矛盾,淪為罪惡的幫兇。

而這部劇的出現,無疑是對現實的又一次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