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女郎”蕾雅·賽杜犧牲最大的電影


蕾雅·賽杜以獨特的法式優雅和純真中帶魅惑的風格征服了很多觀眾。

她最吸引人的是“一種法國女性美”,在她身上既有孩童的天真,又有女性的成熟,有時看上去像十幾歲的少女,有時又風姿綽約,氣息撲面而來。

蕾雅·賽杜出身於電影世家,她祖父是百代電影公司的主席傑侯姆·賽杜,兩位伯父尼可拉·賽杜和米歇·賽杜都是從事製片工作,甚至蕾雅的媽媽也是個電影製片人。

但是她起初的夢想是歌劇歌手,18歲那年,她的一位演員好友告訴她,成為了一個演員後可以自由自在不受拘束,而且可以到世界各地演戲又可以認識很多很棒的人;她覺得這樣才是她理想中的生活,因此決定要當一位女演員。

她的演員之路談不上順利,但也比大多數人要好很多,她這樣的家庭背景起碼能讓她跟大牌導演合作,好資源不斷。

比如2009年參演昆汀·塔倫蒂諾執導的美國電影《無恥混蛋》,2010年,參演由伍迪·艾倫執導的愛情電影《午夜巴黎》,雷德利·斯科特執導的電影《羅賓漢》。 2011年與湯姆克魯斯合作,參演《碟中諜4》。

雖然出演不少大牌導演的電影,但蕾雅賽社算是不溫不火的狀態,直到2013出演《阿黛爾的生活》,她才真正地打開知名度。這部電影講述了女孩阿黛爾一段如火如荼的同性愛情。 3個小時的片長長而不悶,充滿各種情趣元素,而在內容上又驚人的大膽。

熟悉歐洲電影的應該都知道,他們對於裸露戲份非常的開放,只要鏡頭真的屬於電影劇情需要的,並不會被認為是什麼犧牲。

但這部電影對法國人來說,即便是開放的法國演員,她們都認為電影的尺度過大,有些無法接受。

後來就有報導說兩個女主演員都不願意再和導演阿布戴·柯西胥合作,其中有一位還說這個導演在拍這類鏡頭時有點投入的過頭了,對演員就是一種折磨。

《阿黛爾的生活》電影2013年上映,改編自同名漫畫《藍是最溫暖的顏色》,阿黛爾·艾克薩勒霍布洛斯,蕾雅·賽杜主演,評分8.4,時長179分鐘,影片上映後獲得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棕櫚獎以及其他眾多獎項。

影片故事很簡單,一個女孩在青春期,對性的感知與迷茫。然後遇到一個人海中,輕撇一眼就無法忘掉的女子,何況頭髮還是藍色,這麼扎眼的顏色。

於是,邂逅,熟知,相愛,生活在一起,不可避免的產生問題,出軌,分手,失戀的痛楚,嘗試著複合,最後再見面,發現其實她已經不在她的世界裡,雖然畫廊裡展出的畫上,畫的都是她。在一部三個小時的長度裡,前兩個小時居然幾乎用的都是特寫的鏡頭,拍主角上課,吃飯,睡覺,自我安慰,洗澡,調情……

阿黛爾經歷少,年齡小,懵懂脆弱,天真單純。 18歲的她正是愛做夢的年齡,對艾瑪的愛充滿了浪漫美好的幻想。電影一開始用大量的篇幅鋪陳了阿黛爾的懵懂、軟弱和迷茫:明明不喜歡帥哥,因為被同學慫恿,加上同情心作祟就稀里糊塗的和帥哥睡覺;被女同學誘惑,把女同學的玩弄當真,遭到戲弄,卻無力反抗。

阿黛爾第一次在陽光下見到和女生勾肩搭背的藍髮艾瑪,立刻被其鮮明的個人特質所吸引,短暫的交會,她們便記住了彼此。第一次正式約會,艾瑪就給阿黛爾畫畫。阿黛爾對艾瑪來說是新奇的。她是艾瑪的模特,是艾瑪的欣賞對象。

而阿黛爾對艾瑪則是一種仰慕的愛情。她甘願也只能做那個在派對上添食倒酒,在宴會後刷鍋洗盤的人。日久天長,兩人的不同,終究露出了它的本來面目。艾瑪在電話上為畫展的事愁煩,阿黛爾在一旁不斷問她要不要咖啡。

阿黛爾始終無法融入艾瑪的生活中。置身於艾瑪的朋友圈裡,每個人對她來說都像貴族般高不可攀,每個話題都像哲學般深不可測。儘管阿黛爾用盡全力奉獻自己、打點生活,艾瑪也不斷試著提升阿黛爾的思想層次,但阿黛爾臉上的神情仍舊越發茫然無措,艾瑪的心也越發疏遠。

阿黛爾與艾瑪最終分手的導火線是阿黛爾因為寂寞而出軌。但即使不是這樣,分手也是遲早的事情。這一切無關兩人的性別,只關乎彼此的背景與性格差異。故事在阿黛爾和艾瑪分手後並未就此結束。兩人在三年後再次相見。

是在艾瑪的畫展上,雖然精心打扮了一番,阿黛爾在那裡仍舊像一個來自不同階層的局外人,臉上掛著的仍舊是那副走錯地方的茫然無措神情。

畫廊遠處是艾瑪與她伴侶的歡笑,圍繞身邊的是香檳、美食和各式華服,牆面展示的全是艾瑪為新伴侶所畫的各式作品。唯一留有阿黛爾身影的一幅畫作掛在角落。艾瑪的新伴侶跟阿黛爾打招呼時,就是笑著指著那幅畫說:你還在這裡。

後來阿黛爾默默地轉身離去,沒有向任何人道別,也沒有任何人向她道別。畫面中再沒看到那讓人心疼得茫然無措神情,剩下的僅僅是一個身穿藍色洋裝、手上夾著香煙、堅定離去的背影。

不同階級,不同成長環境,不同價值觀的人也許會一見鍾情,但終究不能長相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