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延殘喘、喘了又喘的5檔綜藝:觀眾都看不下去了,還厚著臉皮辦


一檔辦了8年、曾經風光無限的音綜節目,突然宣布停播,令人惋惜,又毫不意外。

之所以停播,按照節目總監洪濤的說法,無外乎兩個原因。一是,再也找不到實力派歌手來撐場面。據統計,8年來,先後登上過《歌手》舞台的嘉賓,就有上百位之多,優秀歌手堪比樹上成熟的桃子,越摘越少。

二是,一個模式被玩了8年,很多觀眾早已經厭倦。如果還想繼續,方法也無外乎兩個,要么是換人,要么是變模式。

可是這又談何容易?拿一些“老字號”綜藝來說,有的節目不斷求變,卻缺乏真正意義的創新,最後求變不成,反而被流量裹挾,越來越不得人心。而有的節目一個“低級套路”玩了好些年,明明觀眾已經反胃,為了榨乾最後的價值,卻樂此不疲。

越是這樣,越讓人感覺吃相難看。比如,下面要說的這5檔節目,一季不如一季,卻還都是厚著臉皮在辦。提到《中國好聲音》,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最美好的記憶恐怕仍停留在2012年。

那一年,不僅歌手質量很高,除了冠軍梁博,像袁婭維、金池、吉克雋逸等等有實力奪冠的選手,至少還有10位之多,而且評委的專業能力也廣受好評。

然而,在經歷了幾年高光後,《中國好聲音》在一往無前的康莊大道上卻越走越歪。讓人倍感失望的是,一檔素人選拔類節目,最終也沒能逃過被“流量”裹挾的命運。

導師席上沒有了劉歡,取而代之的是謝霆鋒、李榮浩等人,而“行走的流量包”李宇春的到來,更是讓這檔節目的口碑發生了斷崖式下滑。 2020年,《中國好聲音》還未正式播出、僅在宣傳階段,就因為李宇春被推上過風口浪尖。

大多數人無法接受這樣的安排,原因只有一個:李宇春名氣雖大,背後卻是沒有任何代表作的尷尬。難以想像,一個連自己都無甚作品的人,能為學員給出怎樣的好建議!

事實上,單就李宇春帶來的熱度而言,這樣安排無疑是成功的,可是從節目的真實效果看,卻很難讓人說好。正如大家所擔心的一樣,面對渴望提升的學員,李宇春幾乎沒給任何技術層面的指導,而是經常在“造型”和“觀眾緣”上大肆發揮。

作為藝人,這些當然重要,可是如果過分強調表面的東西,難免有“投機取巧”之嫌,也違背了節目以“好聲音”來評判選手的初衷。而到了2022年,《中國好聲音》的表現,更是一言難盡。

先是中途換下導師廖昌永,被質疑背後有黑幕,而隨後頂上來的李玟又和節目組衝突不斷,似乎進一步坐實了外界的猜測。從曝光的畫面看,李玟大發雷霆,顯得很不“成熟”,絲毫未顧及自己“導師”的身份。可是,明明自己的學員得到了88.3分,最後留下來的卻是得到73分的其他學員。

遇到這樣的情況,試問哪個導師能不憤怒?氣憤不過的李玟轉身下場。事後,節目的公正性受到廣泛質疑,有網友猜測,這樣的黑幕或許並不是第一次,只是礙於人情世故,以往的導師沒有發作而已。

雖然在最後,事態得以平息,可是《中國好聲音》的口碑卻跌至有史以來最低。用網友的話說“《中國好聲音》走到今天這個樣子,不看也罷。”如果說《中國好聲音》是越辦越差,《非誠勿擾》就是越來越倒胃口了。

2010年,一檔相親類節目橫空出世,在遍地皆是“剩男剩女”的時代,《非誠勿擾》甫一上線,就引發了全民關注。而在當年,女嘉賓馬諾憑藉一句“寧願坐在寶馬上哭,也不坐在自行車上笑”,不但讓節目關注度飆升,更是將自己推到了輿論的風暴中心。

之後,馬諾本人遭到了網友鋪天蓋地的攻擊和謾罵,很多人對這位“拜金女”的三觀嗤之以鼻。不僅如此,馬諾的正常生活也受到影響,彼時,但凡出門,她都會被立即認出,被路人指指點點。

而馬諾的事業還因此蒙上陰影,被央媒點名,被電影拋棄,甚至被傳封殺。可是多年後,當馬諾道出背後真相,卻叫人大跌眼鏡。

按照馬諾的說法,其實自己根本不是什麼拜金女,這一切都是主辦方為了博眼球的有意安排。明明已經被戳穿,節目組卻絲毫沒有作罷的意思。

之後,有關《非誠勿擾》就是在“演劇本”的爆料越來越多。比如,有男嘉賓曾公開爆出到節目組的第一天,自己就被告知“只要按照劇本演,就能拿到5000到10000的酬勞。”

再比如,摔跤運動員余燕本著“找對象”的真實目的,來到《非誠勿擾》,一站就是56集。或許是節目組不願讓余燕繼續留在台上,後來,直接安排了一位男生和她“牽手成功”,可是一下台,對方立馬就提出了“分手”。

至此,大家才驀然發現,自己對著電視機看得聚精會神,結果是被耍了都不知道。黑料如此之多,《非誠勿擾》自然成了廣大網友口誅筆伐的對象。可是,讓人無法理解的是,即使這樣,該節目依然在苟延殘喘。今年4月,《非誠勿擾》再次如期播出,作為一檔綜藝,其頑強的生命力不得不讓人嘆服。

若要問起,近幾年最火的綜藝有哪些,《跑男》肯定榜上有名。因為國民度極高,不但節目組賺到盆盈缽滿,也讓楊穎、鄭愷等一個個變身娛圈紅人。

可是,即便是這樣一檔節目,風光之後,如今也走上了下坡路。有人將《跑男》的落寞,歸因於鄧超、陳赫等老跑男的離開,而諸如蔡徐坤這樣的新跑男,又沒有太出彩的表現。

這樣講,或許不是完全沒有道理,卻並非要害所在。關鍵在於節目已經辦了好幾年,中間除了換過幾張新面孔外,根本談不上任何創新。

用觀眾的話說“遊戲一直都是那些遊戲”,更為誇張的是,期間,還出現過“同一個遊戲的無限循環模式”,也被廣大網友拿來吐槽。按照規則,在這期《跑男》中,所有成員都不能被黃色氣球擊中,如果有人被擊中,就不能稱之為“過關”,必須重新來過。

於是,到最後,便出現了跑男“實在不想再玩”的一幕,觀眾們也是看得索然無味,一臉尷尬。

而更讓人勸退的是,除了節目質量下滑外,令人反感的廣告植入卻是越來越多。節目想要生存,離不開資金支持,這個道理大家都懂,可是相比其他真人秀節目,《跑男》的廣告要多太多。

而且每次偏偏挑最緊張刺激的時候跳出,看似吊足了觀眾胃口,其實也是倒進了觀眾胃口,即使楊穎再度出山,也難挽救口碑。然而,哪怕是走到今天,《跑男》仍在如火如荼的錄製,繼續消費著觀眾所剩無幾的好感,吃相真是難看。

相比《中國好聲音》和《跑男》,《天賜的聲音》“年齡”最輕,卻被人詬病最多。先是去年讓孟美岐“點評”樂壇前輩周傳雄,被多次罵上過熱搜。今年再度開播,雖然有周深、張碧晨等新面孔加盟,讓觀眾多了一份期待,最後還是沒能逃過被口水淹沒的命運。

並非觀眾吹毛求疵,怪只怪節目組的安排越來越叫人匪夷所思。儘管大家無法認同讓孟美岐來點評前輩,畢竟孟美岐還有“歌手”的身份。

可是在今年,讓所謂的“聲音鑑賞團”在節目上品頭論足,便只會讓人覺得這是“外行在教內行做事”。而且措辭越是犀利,越讓人感到不適。節目上,當唐藝一曲唱罷,梁源老師沒有對演唱本身做出任何點評,卻揪著對方“有3000萬粉絲”不放。

在梁老師眼裡,唐藝只是一個網紅,無論有多少粉絲,都不能證明她在音樂上的成績,而唐藝對梁老師的回擊,也一度讓場面陷入尷尬。

無獨有偶,演唱過程中,因為蘇見信在唐藝身後做出“比V”手勢,也被樂評人流水紀老師抓到了“把柄”。

流老師直言,二位的表演對自己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尤其是蘇見信的“手勢”一出來,作品就垮掉了!不出意外,節目播出後,兩位“老師”連同節目組一起被送上風口浪尖。在大家看來,鑑賞團的點評雖然“頭頭是道”,卻與音樂無關。

有人說,這是節目組為了製造話題的慣用套路,可是既然這樣的套路為人不齒,為何還要再用?縱然一時抓住了流量,滿屏都是吐槽的聲音,這檔節目又能走多遠呢? 2014年,《最強大腦》開播,新穎的形式加上選手天才般表現,讓這檔節目迅速掀起收視狂潮。

期間,也誕生了“鬼才之眼”王昱珩、“記憶大師”王峰以及“數字怪傑”林建東等等牛人。見到這些人後,大家才驚訝地發現,原來世界上還這樣聰明的人!

然而,綜藝節目常有,天才卻不常有。隨著節目連年播出,由於再難找到“最強大腦”,後勁不足的情況也逐漸暴露。在第8季中,甚至連“數學競賽一等獎獲得者”“百萬粉絲美妝博主”也成為了選手。

而嘉賓席上,早已不見了魏坤琳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演員王耀慶、李誕等人。這樣的陣容,如何能撐起一檔科學競技類節目,用觀眾的話說“升級後的《最強大腦》更像是一檔娛樂節目。”而隨著“嘉賓學歷造假”“選手作弊”等黑料被接連爆出,《最強大腦》的口碑急速下滑。

可是已經藉此撈金無數的節目組,並不想就此放棄。在2022年,又隆重推出了第9季,而這一季也讓苦心經營多年的“金字招牌”徹底翻車。無論是“時間旅人”,還是“數字迷閣”,都被質疑難度太低。

可是,這樣的題目連很多網友都能看出要害,選手們卻頻頻出現失誤,實在讓人匪夷所思。輝煌一時,《最強大腦》也肉眼可見地走向了沒落。

任何事情都會經歷盛極而衰的過程,綜藝節目也不會例外。如果不通過創新來提升節目質量,只是一味將造假、作弊、演劇本,作為吸引眼球、賺取現金的手段。結果必然是江河日下,一季不如一季,只會讓人感覺吃相難看。倒不如像《歌手》那樣,活在當打之年,最後體面地離開。大家怎麼看待如今的綜藝呢?歡迎在下方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