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娛刷獎指南


作者|魏妮卡

編輯|李春暉

打工人還在為年終總結抓耳撓腮,娛樂圈的獎項、排名已試圖定調2023年格局。

新浪前腳剛搞了一個95後演員新勢力推選“四小花”,後腳又傳出今年的微博電影之夜也將如約而至。即將到來的12月還有各家長視頻平台的年末頒獎、各路數據榜單的年終總結,以及海南島電影節對今年電影圈的最後一波總結陳詞。歲末年終,隨著各大獎項、各路紅毯紛至沓來,娛樂圈終於有了點生氣。

不用太敏銳的人也能感受到,一直備受爭議的內娛獎項,近兩年的話題熱度、後續影響力竟有不降反升之勢。頒獎季從11月初就已開始製造一波又一波的話題。前有飛天獎誕生首位85花視後熱依扎,後有金雞獎出現首位80後影帝朱一龍,先後在圈內外引發熱議。

內娛話題枯竭,流量已被“清朗”,頒獎禮順勢補位,為群眾提供了飯後談資和衡量標尺。比如去年三位00後演員易烊千璽、劉浩存、張子楓提名金雞獎,最後影后花落大器晚成的85花張小斐。以及今年沈騰入圍百花獎影帝,經101位大眾評委現場投票後竟然只得0票,和吳京加起來都不如易烊千璽得票高,引發網友質疑評獎機制。

內娛獎項仍然充滿爭議,但不管怎麼說,提名的青年演員都在這些獎項裡刷足了存在感。相比已經聲名在外的老戲骨,提名與獲獎顯然對青年演員的加成更大。本來,各行各界獎項存在的一大作用就是提拔後輩新人,新人獲獎的後續商務效益立竿見影。

原本默默無聞的85花熱依扎,傳聞因為這次獲獎,找上門的商務與戲約量猛增。而耽改劇出身的前“頂流”朱一龍,如今已“翻身”成為實力派影帝。那麼,內娛小花、小生,要怎樣才能成為第二個朱一龍、熱依扎?內娛大大小小獎項不下於20個,怎樣選擇、佈局方可突圍?誰又是那個能助君得獎的貴人呢?

電影,主旋律、哭片二選一?

毫無疑問,只要主演了有票房的主旋律電影,國內的各大獎項都可以刷個遍,得獎概率一定是最大的。

每個獎項都會有主旋律電影入圍,只是數量比例不同而已。國內三大電影獎中,華表獎是為表彰主旋律而生的政府類獎項,金雞、百花獎則會一定比例關注票房優勢影片,或者是口碑影片。

主旋律片得獎的第一大戶當然是博納,每屆都能穩定輸送影片提名金雞獎。 2015年第30屆金雞獎,19項提名中《智取威虎山》提名了9項,最終獲得了最佳男主角、最佳導演等三個獎項。往後2017年第31屆有《湄公河行動》,2019年第32屆有《紅海行動》,2021年第34屆有《中國醫生》。

只有2020年的第33屆金雞獎,博納沒有參與感,那年大放異彩的是《少年的你》。但是現在小生、小花沒有演這類影片的選項了。因為這位拿獎專業戶香港中生代導演,沒法在內地拍片了,以及扶持他的陳可辛導演也都轉戰海外了。選擇香港導演的非主旋律影片衝擊內地獎項,可能會有一定風險。

所以還是主旋律片有衝獎保障。但在易烊千璽之前,博納的主旋律大片一直啟用老戲骨,像張涵予、吳京、張譯這類。其他年輕演員如彭于晏、黃景瑜等更多是配角,提名獲獎概率較低。

不過從《長津湖》開始,博納已經打開了年輕演員擔任重頭戲的口子。博納押注的“中國勝利三部曲”的最後一部《無名》中,王一博雖然是二番,但從目前釋出的物料看,他的戲份應該不亞於一番的梁朝偉,應該有望衝獎。

博納算是流量小生轉型沖獎的一個好歸宿,但流量小花就難了。由於博納主旋律大片大多是硬核動作片,就像香港現有的商業片類型一樣,內地女演員大多只能在裡面扮演花瓶角色,戲份少到可以忽略。比如《拆彈專家》裡的宋佳、《拆彈專家2》裡的倪妮,換誰演都一樣。

小花即使是博納主旋律片裡戲份不少的女一番,也很難獲得和袁泉一樣的待遇——憑藉《中國醫生》拿下百花獎最佳女主角。因為這類獎多多少少還是論資排輩的,袁泉此前已經三次拿下金雞女配、兩次拿下百花女配,她能獲獎很難說沒有些人情緣故(沒有說袁老師不實至名歸的意思,只是有資格的人不止一個,總要排到你)。

小花想拿獎,還是演“哭片”更有戲。這幾年內地影市興起“哭片”,不僅能以小博大收穫票房,也成為衝獎利器。

這類“哭片”背後的操盤者聯瑞、儒意,也就成了小花、小生衝獎的貴人。比如,易烊千璽、劉浩存都憑藉聯瑞、儒意的《送你一朵小紅花》提名金雞獎男女主,張子楓憑藉聯瑞的《我的姐姐》提名金雞獎女主。朱一龍憑藉聯瑞的《人生大事》斬獲金雞獎男主,以及張小斐憑藉儒意的《你好,李煥英》拿下金雞獎影后。

劇集挑公司,正劇概率大

劇集方面,正劇是廣刷各大獎項的“通行證”,主旋律正劇有衝獎概率增加的趨勢。

電視劇行業的三大獎中,飛天獎就是電視劇版的華表獎,主旋律劇集提名的保底獎。而上海電視節的白玉蘭獎,一直被認為是含金量最高的電視劇獎,每年的熱播劇都能獲得提名,更接近民選之獎。

因金鷹女神備受關注的金鷹獎,原本是最想做“民選之獎”的獎項。但因為操之過急,太想吸引流量演員增加話題與關注度,把觀眾投票的“人氣獎”和專業評審權重更高的“專業獎”原本兩個賽道的獎,越來越混為一談、趨於一體。最終導致第29屆金鷹獎上,迪麗熱巴因《漂亮的李慧珍》獲雙視後,難以服眾被調侃為“水獎”。

今年金鷹獎徹底改革,取消金鷹女神的名頭,讓其實已經穿上女神戰袍的孫怡低調上台,提名名單也向主旋律劇靠攏——獲得優秀電視劇獎的8部,只有一部不是主旋律劇,但也是嚴肅文學改編的《人世間》。這樣的金鷹獎爭議是小了,可看上去既有飛天獎那意思,又有點白玉蘭的感覺,也就失去了特色,難免令人惋惜。

總而言之,按照現在的趨勢,劇集也是主旋律正劇刷獎概率最大。一部《山海情》讓各種小花刷足存在感,85花熱依扎提名白玉蘭女主、拿下飛天獎女演員獎,90花黃堯則拿下白玉蘭女配。

但不是所有的主旋律劇都能衝獎能力,主要還是看製作班底。比如,各地方“官家”的宣傳部、廣電以及盛產正劇的大廠新麗、正午出品。此前華錄百納、慈文傳媒也是獲獎大戶,近年參與感越來越弱。新崛起的則有以都市劇為代表的檸萌、耀客等,他們與新麗的都市劇站在同一競爭賽道上。

此前新麗都市劇《辣媽正傳》《我的前半生》等,都能穩定斬獲一些劇集大獎。去年倪妮還憑藉新麗的《流金歲月》,提名了白玉蘭最佳女主角。可見,白玉蘭相對清一色的主旋律獎,還是稍微有一點都市特色,不愧是上海。

但值得注意的是,這種都市特色重點還是展現上海的都市特色。白玉蘭近兩年褒獎的都市劇大多是取景於上海的都市劇,以及上海公司自產的都市劇。

換句話說,沒有上海背景的都市劇可能很難在“上海電視節”嶄露頭角。小花們想要像童謠一樣憑藉都市劇拿下白玉蘭視後,恐怕要側重上海背景的都市劇。

還有別的刷獎可能嗎?

前些年,FIRST青年電影展、平遙國際電影展的影后影帝也有受到一些關注。前者主要是聚焦於新導演的處女作,後者側重偏文藝片性質的獨立電影。黃堯在獲得白玉蘭女配之前,就是先在平遙國際電影展上嶄露頭角,憑藉《過春天》拿下過最佳女演員獎。百花獎女配提名的齊溪,此前也是平遙國際電影展的常客。

但眾所周知,這兩年因為電影行業受疫情影響,導演處女作與文藝片產量銳減,大量此前入圍電影節展的影片都壓著沒發行。很多文藝片的操盤者手上根本沒有現金流來投注新片,文藝片一直處於“冰河世紀”。

此前時代峰峻力捧的小花鄧恩熙,走的就是這條拿獎路。她曾在岩井俊二導演的《你好,之華》裡驚艷露臉,又主演了一系列瞄著衝獎的文藝片,如《少女佳禾》《會考試的猛獁象》等。但眼瞅著這兩年就沒戲演了,實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想刷獎,還有兩條路,一條路是咱們香港電影的金像獎。小花、小生跑去出演一些香港導演的獨立影片,尤其會給一些小花出頭機會。

比如春夏2016年憑藉《踏血尋梅》拿下金像影后,從籍籍無名的十八線演員一躍成為受捧的一線小花。雖然後續作品沒跟上,仍不妨礙她手握多個大牌和奢侈品的代言。今年金像獎上,憑藉《智齒》獲封影后的劉雅瑟,也是走的這樣路子。只可惜她所在的英皇在後續營銷與資源上,比起春夏所在的壹心差了很多。

另外一條路,當然就是國外的各類國際電影節獎。

2017年,年過30歲的楊冪已經紅了8年,卻沒有任何獎項加身。迫於轉型壓力與尋求認可,她那段時間在國外刷了不少獎,最終憑藉《逆時營救》拿下休斯頓國際電影節影后。當時吃瓜群眾雖然多數沒聽過這電影節名字,還是大為震驚,以為楊冪終於開竅了,有演技了。但電影上映後,觀眾瞬間明白原來國際上也有很多水獎。

就在近期,上映了一部名為《您好,北京》的電影,也試圖複製楊冪休斯頓影后套路。一張電影海報上印上了21個沒聽過的國際電影節名字,給人一種享譽國際的錯覺。還把僅為客串的徐崢打上主演的位置,結果上映後名不副實,票房僅收兩千萬。

真正出去刷獎的正面例子是湯唯。她的電影起點就是在好萊塢發展的台灣導演李安,《色,戒》雖然沒拿到影后,但也在各大獎上刷足存在感。後來,湯唯在國內主演一系列商業影片與電視劇口碑崩壞後,她聰明地選擇去海外另闢蹊徑。現在憑藉朴贊鬱導演的《分手的決心》在韓國各大獎上刷獎,剛拿下韓國電影評論家協會影后,又要衝擊韓國電影最高獎項青龍獎影后。

當然,要走這條路得先有個人脈,還要有能被大導調教出來的潛力。近兩年,一直在國內沒有好作品的演技小花文淇、春夏,其實就適合走這條路。

總而言之,獎項的含金量與演員演技的大眾認可度是呈正相關的,用互聯網的話說就是“相互賦能”。熱依扎拿下飛天獎女演員獎,也讓觀眾久違地註意到飛天獎的價值。硬糖君喜聞樂見:今年小花、小生衝獎成功的同時並沒有太多“水獎”的非議,意味著內娛的獎項生態越來越健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