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民、南柱赫最新電影《我記得》:不能忘卻的雙重記憶,色彩是亮點


最新韓影《我記得》(又譯《厄憶追兇》),改編自加拿大電影《記住》(2015),講述80歲的老年癡呆患者必洙(李星民飾)與20多歲的青年仁奎(南柱赫飾)在同一家餐廳打工,這對忘年好搭檔會互相叫彼此弗雷迪和傑森,還有專屬的打招呼手勢~

當仁奎被無理取鬧的客人糾纏而損失4萬韓元,必洙便使了一個小計謀幫他把錢討回來並哄他開心,兩人還開心地在廚房分食一塊烤紅薯。

必洙和仁奎正是這樣的關係。因此,當眼前這個善良可愛的老人提議讓仁奎幫自己開車當作兼職,甚至還是一輛名牌紅色跑車時,仁奎沒有猶豫地欣然答應了。

仁奎開著必洙的紅色跑車時,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捲入一場長達60年的複仇計劃中······

必洙的第一個目的地是醫院,他趁夜深人靜時潛入高級病房,用裝了消音器的槍乾脆利落地殺了第一個人!

而不知情的仁奎的身影被醫院監視器拍到,成了頭號嫌疑人。

必洙究竟為何要殺人?

記憶逐漸衰退、腦腫瘤也愈發惡化的必洙留下了影像信,在其中自述復仇的動機——他要殺的人,是當年日軍侵略時期的親日派,也就是所謂的“韓姦”,那些人將必洙父母拷打致死,姐姐被迫成為慰安婦,後在樹上自縊。必洙決心要為家人復仇。

必洙籌備了60年之久,槍法、身手都超越常人,再不執行,他就要忘記了······為了記住,他將要殺之人的漢字姓名紋在自己手指上。

必洙的第二個目標人物,至今仍然活躍在公眾面前,還在新書發表會上大肆發表親日言論。活動結束後,必洙叫仁奎開車一路跟踪那個人回家,確認隨從離開後實施了槍殺。

這一次沒有消音器,巨大的槍聲嚇到了仁奎,他前來察看,正好目睹了必洙的殺人現場。仁奎嚇呆了,不可置信,在餐廳裝扮聖誕老人跳舞的“弗雷迪”必洙,正在做著如此可怕的事······

經歷了這次,必洙和仁奎才終於攤牌,然而他們已經是“共犯”了······

隔天仁奎直接將跑車開進警察局停車場,然而必洙拿出槍威脅仁奎,甚至以死相逼,讓他無法去自首。

仁奎抓狂問:“還有幾名?”

必洙比出三根手勢······要復仇的人,還有三名!

隨著一個一個目標死去,難度也在不斷升級,場合也由病房、家這類私密場所,升級辦為大型活動場地,要在眾目睽睽下完成複仇計劃,並躲避警察的追踪?

看似不可能成功的計劃,一個80歲的老人和一個20多歲的青年到底是會如何實現復仇,並成功逃脫?

由於是剛剛上線的最新電影,我多用了一些篇幅介紹情節,但考量到結局有大反轉,怕影響觀感,劇透就到此為止!

剩下還有將近一半的精彩劇情,請親自在電影中確認吧~

接下來進入正題,也就是影片分析部分。

這部影片的色彩語言有一個特別之處,是對紅色的運用。

首先,看兩版電影海報,一版是南柱赫身穿紅色外套,另一版是紅色跑車。在白\灰底色的襯托下,紅色是唯一亮眼的存在。

請注意影片中有隨處可見的紅色!

出現次數最多,最搶眼的就是紅色跑車了。作為犯罪用途,這輛車也太過顯眼了吧?生怕警察找不到嗎?片中也有巡警看到他們的車停在路邊,一眼就認出來的情節。但為什麼要用紅色呢?

這是什麼南柱赫與紅色跑車的不解之緣嗎? (《二十五,二十一》中南柱赫飾演的白易辰也開紅色跑車,受過2521暴擊的人都懂···)

接著再來看看還有什麼東西也是紅色?

餐廳場景,紅色的聖誕老人服裝,員工服飾(紅色條紋領帶、名牌)、背景中的物品,包含紅色吉他、紅色棒球服外套、紅色棒球帽、百葉窗外的紅色燈光。

還有仁奎的前半部分常穿的紅色外套,車禍事故現場被撞翻的紅色路障。

做煙霧彈的重要道具可樂(甚至拍可樂的特寫鏡頭時,背景都是紅色)、還有躲避警察追查時的咖啡廳裝潢、沙發窗簾也都是紅色的。

當然也不能忘記最重要的紅色——血。

其實電影開頭的第一場車禍事故戲,就奠定了全片的基調,強調了與血相關的,紅色的意象。

仔細看看這幾個鏡頭,路旁閃爍的紅色警示燈,必洙回頭,特寫他的臉部,紅光映在他的眼鏡上,再特寫手上的血、握著的槍(聚焦槍上的漢字“清原”,是影響著結尾反轉的重要伏筆)。

必洙狼狽而茫然的臉,一半在黑暗中,一半在紅光中,他的處境早已昭然若揭——活在黑暗的記憶中\被黑暗吞噬的記憶,另一邊是泛著血光的複仇之路。

紅色在不同情境下有著不同的作用,視覺上是非常強烈、鮮明,有記憶點的,意像上直接相關的是血、危險、暴力、仇恨。

但在這部電影中紅色並不是這樣單一的作用,而是有復雜的,相互之間有點反轉或者對比的,這點我覺得很有趣。比如餐廳的佈置、員工服飾、仁奎的紅外套、必洙的聖誕老人裝,那些肯定不是指向血或者暴力。

相反,一開始必洙穿上紅色聖誕老人裝跳舞,塑造了一種可愛老人的形象,而他實際上卻有著仇恨的內核,雖然都是紅色,但前後製造出一種反差感。

餐廳佈置、員工服飾道具也是同理,一開始的氛圍是聖誕紅、很溫馨、幸福的感覺,與後面的悲劇色彩形成反差、對比。

還有讓仁奎穿紅色外套(海報是紅色衛衣,片中是紅羽絨服,偏偏都選紅色),仁奎沒有復仇相關的動機,也沒有什麼表裡不一的反差,就是一個很單純的年輕人。仁奎年輕、活力,相比垂垂老矣、迫近死亡的必洙,紅色象徵著旺盛而鮮活的生命力。

至於紅色跑車,除了視覺上的強烈效果、復仇之路的工具,我個人感覺還有一點在講這兩人的關係,是一段新鮮、有火花的,又像爺孫又像朋友的情誼,就像紅色給人的印像一樣。

除了色彩運用有趣之外,電影主題方面——關於“記憶”這個主題也有著多層意涵可解。

原作電影背景是主角向納粹復仇,這裡改編成更貼合東亞敘事的,向親日派的複仇。戰爭帶來的傷痛與國仇家恨,在韓國電影中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敘事,無法被遺忘,也不能被遺忘的歷史記憶。

然而必洙的人物設定是老年癡呆,記憶衰退得很嚴重,對於他來說,是絕對不能被遺忘的歷史正在被忘卻,所以要想辦法“記住”,正如片名。

某種意義上,必洙的“失憶”是一個縮影,這個世界也正在慢慢地遺忘那段歷史記憶吧?

同時,必洙努力記住別人的罪,也努力地記住自己的罪。

簡單說,一種可以看作是宏大的歷史記憶的失憶,這是一種歷史層面的悲劇;另一種是戰爭造成必洙的自我罪責感、個人記憶的失憶,也是個人命運的悲劇。

整體上,我認為這部電影的完成度很高,後半段動作戲場面和驚險緊張氛圍也不斷升級!

特別是在殺第三個人時,紀念活動會場內一觸即發的氛圍,到李星民的電梯搏鬥戲,再到南柱赫營救、混亂中脫險的協作默契,如果把電影按復仇目標粗略分成幾幕的話,第三幕是非常流暢和爽快的商業快節奏模式。如果在電影院觀看,效果應該會更佳~

李星民和南柱赫的組合也很有新鮮感,兩人的對手戲還挺可愛的,算是緊張沉重的劇情中起到緩衝作用的鹹味調味劑。

想到南柱赫應該是先拍這部,再拍的2521,兩部時間相近的作品中,展現了完全截然不同的青年/大人氣質,要誇~

另外最近連著寫了3部李星民的作品,《刑警錄》、《財閥家的小兒子》和這部電影,我願稱之為李星民演技大賞!

如果不是強大的演技支撐,我感覺結尾必洙接受法律制裁的情節,走向突然“正確”?就更顯違和。事實上這種結尾處理,我認為很大程度上削弱了這個複仇故事的尖銳度。

最後的眼神意味深長,意義不明的微笑,不知道是否記起了什麼?

總之《Remember》是今年眾多華麗陣容“大片”中,題材和氣質都比較特殊的一部,稱不上最優,但也能算中上水準的類型片,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