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S和在龍飛直播間哭訴的女性


今天看到一個女性博主是這麼寫大S的:

大S在離婚事件中的兩點表現,讓我真的感到狠。一點是,她可以一點傾訴欲都沒有,那些痛苦和委屈,她真的可以做到閉口不談。然後,她能精準抓住對方人性的弱點,趁著對方理虧和愧疚的時候,爭取到自己最大的利益。表面好話說盡,拿不到錢就直接告上法庭……她把孩子當籌碼,來挾制汪小菲乖乖付錢,可能是真的。

這位博主的潛台詞是:首先,一個女人怎麼能這麼有手段;其次,你都當媽了竟然不把孩子利益放在第一位?

一時有點恍惚,這位不是我一直關注的女性媒體人嗎,妥妥的大女主劇本咋還挑三揀四道德審判起來了呢?

之前只知道徐汪二人歷經十年婚姻和平離婚,通過這兩天的微博熱搜我才知道,兩人的離婚協議是充分保全了女方的財產利益的,面對婚內外遇,能抓住男方的愧疚心態簽下有利於自己和孩子的離婚協議,能把贍養費牢牢抓住,這不就是妥妥大女主嗎?我們一直在影視劇中期待大女主的形象,這現實中真的有了,為什麼都容忍不了呢?

大S和汪小菲的離婚熱搜里關於財產分配、贍養費、婚內外遇等的細節,讓我不禁想到抖音有著800多萬粉絲的龍飛律師直播間,大S的瀟灑轉身和直播間裡那些女性的無助和絕望,對比太強烈了,這些現實中的女性都在諮詢律師什麼問題呢:

“我老公做事從不跟我商量,還背著我抵押了房子,我該離婚嗎?”

“老公出軌但我離不起婚,我該怎麼保證自己的權益?”

“我要結婚之後放棄自己年薪兩三百萬的工作嗎?”

“我該怎樣知道我老公到底有多少收入?”

你沒有聽錯,現實中年薪兩百萬的女性也在考慮是不是要因為結婚而放棄自己的工作,太多的女性面臨老公出軌卻離不起婚……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了這些女生聲淚俱下的傾吐,我還以為我們中國女性都已經人均大女主,都能毫髮無傷地離掉婚,或者都在婚姻中把另一半拿捏得死死的,才來對大S進行女德審判和母職審判呢。

我只是突然很恍惚,那些在微博評論裡心疼著汪小菲,用帶女字旁的髒話謾罵大S的女用戶們,是不是把情況搞錯了。我們越是急著給這些女性當道德警察,用貞節牌坊來打量她們,難道不意味著給自己挖坑?

其實我揣摩過這些評論背後的女性心理。我家裡曾有一位鐘點工阿姨,她出身安徽農村,來蘇州做家政工近十年,靠自己的勤勞努力在蘇州買房安家並供兒子考上了高中,因為她特別勤快麻利,積攢了不少忠實客戶,我粗略算了下,阿姨時薪40元,她每天去三戶家庭工作,每戶3-4小時,月工資過萬,而她老公在蘇州一家工廠務工,工資據說是六千元。而她在我家工作時跟我抱怨的是什麼呢?她說,我老公為什麼總是找我要錢,他還查我的支付寶怕我有其他收入瞞著他,又或者是,我老公不願意給孩子付輔導班的錢,都是我付的;我老公為了找我要錢故意在家裡擺爛,每天癱在沙發上什麼事也不做;我老公不願意請我家人吃飯,每次一起吃完飯,會再把錢要回去。

而這位阿姨,也在跟我熟絡之後,突然某天意味深長地說:“你老公挺好的,因為我做家政這行,見過的家庭多,大部分男的都如何如何……”還有一次,她問我:“你是怎麼培養你老公的?他怎麼那麼聽你的?”

這位阿姨幾次三番表達過對我老公做家務和參與育兒的新奇,我發現,她只有把我的家庭我老公做家務並且深度參與育兒的情況當成一個異類去獵奇,當成特殊和例外,她才覺得安心。

今天眾多微博評論對大S離婚後贍養費情況的獵奇,就像我請的鐘點工阿姨對我老公的“顧家行為”的獵奇一樣,為什麼要獵奇?因為這和社會現實的大多數恰恰相反。大部分人對男女現實處境的常態和預期是:男人不顧家正常,女人離婚吃虧正常……這種“異類”和常態的區分能讓他們感到安心,維護了他們內心的秩序,能讓他們繼續把自己不舒服的日子過下去。所以出現了很有意思的情況,很多女用戶甚至共情大S的婆婆:你看她怎麼當媽的,她都不接孩子,她太不正常了。

可為什麼女人吃虧才正常?女人遭遇出軌只能忍著或者哭訴才正常?為什麼爸爸不能接孩子?為什麼女人一旦生育後,母親的身份就高於了她自己的身份?

不贊同那麼多評論對大S的謾罵,但這並不代表我主張女人都要學她,也不代表我要宣揚她的做法,我只是想說,2022年了,我們的社會對這樣的女性應該有一種“允許”的態度了吧,我剛看了一眼微博熱搜,已經掀起了新一輪的蕩婦羞辱,先是羞辱大S的媽媽年輕時疑似是交際花,再是把大小S的隱疾堂而皇之公之於眾,這不是上野千鶴子口中的厭女症的集中展示是什麼呢?

只有當大家都覺得女性在離婚時爭奪贍養費保護自己利益無可厚非,女性離異後帶娃再婚時機也無可厚非的時候,這個社會才是真正實現了女性友好,難道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