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諾樂隊14年後再發中文歌《缺席的舞者》獻給身障群體


(封面設計:戚曉璐)

如果說一周前發布的新單曲《KanizsaTriangle》猶如騎士歸來的號角,高昂且猛烈,那基諾樂隊的第二首先行曲《缺席的舞者》,則穿透騎士堅硬的盔甲,照見了他們柔軟而憂傷的內裡。

不同於基諾以往的作品,以某個私密夢幻的片段延展出宏觀完整的樂章,這首《缺席的舞者》,為一個特殊的群體而寫——

他們是“無聲的號”,亦是“無羽的鷂”,身體的缺陷與不便,使他們步履蹣跚,讓他們在無奈中缺席了很多看似普通的生活場景。

然而,這些被揉碎般的軀體,卻蘊藏著能撫平怒濤的意志,他們用超乎常人的樂觀與堅韌,維持著生活的正常運轉。在基諾看來,他們宛如舞蹈般的步伐,正是頑強生命力的充分錶達。

想來誰又是完整無缺的呢? “你是炸裂星辰,我是獨步的老人”,身體也好、心智也罷,你我總有一個地方,像蛋殼受到震擊後,顯露出不易察覺卻真是存在的裂痕。

暌違十四年,再次聽到基諾的中文創作,經由時間錘煉後的文字,依舊華美,也愈顯純粹凝練。浪漫柔和的旋律、悠揚的敘述,一絲不易捕捉的憂傷逐漸彌散開來。和弦的行進流暢而又婉轉,合成器點染出的低徊綺靡讓人不禁聯想到那隻無羽的鷂,站在枝頭,發出哀婉的啼唱。

“任風雨飄搖、山呼海嘯,由鮮衣怒馬,放肆不倦奔跑。”

即使殘缺不全又何妨?只有容許些許不完美存在,才能被穿過裂縫而來的微光照亮。這首歌,基諾寫給這個真實而鮮活存在的群體,也寫給每一個「缺席的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