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慢走,翼德來也


11月25日中午,經媒體透露,94版電視劇《三國演義》中張飛的扮演者李靖飛,11月24日晚因病醫治無效離開人世,享年65歲。

此前,關羽的扮演者陸樹銘於11月1日亦因病去世,享年66歲。

陸樹銘去世後,中國新聞周刊第一時間向李靖飛身邊好友了解近況,得知李靖飛身體狀況堪憂,為了避免使其病情繼續惡化,家人和朋友都向其隱瞞了陸樹銘去世的消息。

不到一個月,李靖飛去世,冥冥之中彷彿呼應著羅貫中筆下的兩位人物。

誰承想“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三國演義》中宴桃園下的一番話,在現實中成了真。

“我忘不了桃園結義的恩情”

想當年,豹頭環眼,當陽橋前,橫槍立馬,喝退曹操大軍。

現如今,枯瘦如柴,病榻床邊,備受折磨,追憶當年榮光。

“(李靖飛)此前三次中風,如今伴有腎衰竭,需要透析治療。”一位李靖飛的友人在11月中旬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

“醫生表示,雖然病情複雜且嚴重,但是目前還算穩定,如果不出意外,應該可以挺過今年。因為擔心李靖飛心情有所波動,所以身邊的人都不敢將陸樹銘去世的消息告訴他。”

該友人還表示,李靖飛當時幾乎完全喪失自主生活的能力,語言能力嚴重受損,狀態好的時候只能通過眼神和身邊的親友交流。

在其養病期間,雖然不能說話,親友在電視中循環播放94版《三國演義》片段。

“身體狀態好的時候,他還能咿咿呀呀地伴隨著播放回應。”李靖飛的友人說。

對於李靖飛來說,在三國劇組的日子,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李靖飛(左)飾演張飛。圖/視頻截圖

1989年,李靖飛出演了6集電視劇《鐵人》,在劇中,他飾演“鐵人”王進喜的大徒弟黃豹,雖然此前在話劇舞台上,他出演過《張燈結彩》《八九雁來》《燕趙悲歌》等多部作品,但是電視劇《鐵人》是第一次讓他被話劇外的圈里人記住。

1990年冬日的一天,李靖飛得知要拍《三國演義》,心裡萌生出一個念頭,倘若我能演張飛,那該有多帶勁,當他得知導演組正在北京電影學院挑選演員時,自己坐著火車就來了北京。

試戲的演員很多,光試張飛的就有好幾位,其中不乏《諸葛亮》中的張飛飾演者張辛元、《高山下的花環》靳開來扮演者何偉,和他們相比,李靖飛可謂是無名小卒。

自報家門後,導演組紛紛表示對李靖飛這個名字十分陌生,但導演蔡曉晴認出了他。

“啊,王進喜的徒弟黃豹,有印象。”

就這樣,李靖飛得到了試戲的機會,總導演王扶林讓他表演一段張飛的戲,思考了良久,李靖飛決定來段“三顧茅廬”。

“大哥、二哥,找這麼個臭書生,何勞二位哥哥,待小弟用一根繩子將他捆了便是。”

第一次表演,李靖飛並沒有征服導演組,導演組要求他再來一段。

這次李靖飛選擇了“古城會”,鋪墊了一會後,他開始了表演。

“二哥,我忘不了咱們桃園結義的恩情,今日錯怪了二哥,我錯了!”說罷納頭便拜,淚珠滴落。

這段表演後,李靖飛被要求回家等消息,但走之前總導演王扶林對他說:“這段時間先不要接戲了。”

1991年大年三十晚上,李靖飛接到了劇組打來的長途電話。

“張飛定了就是你了。”

張飛,不是莽撞人

在傳統相聲作品《八扇屏》中有詩讚曰:“長坂坡前救趙雲,喝退曹操百萬軍,姓張名飛字翼德,萬古流芳莽撞人。”

於是,將張飛塑造成為“莽撞人”成為了大量影視作品中張飛飾演者的標準,於是就出現了,張飛、李逵、程咬金、李元霸傻傻分不清楚的局面。

看了大量熒屏中張飛的形象之後,觀眾感慨,只有李靖飛的張飛,才是羅貫中筆下的那個張翼德。

李靖飛也被稱為“零差評”張飛,李靖飛飾演的張飛和其他版本最大的區別是,張飛勇猛,但不是傻子。

雖然李靖飛外表粗獷,但性格卻相當內斂,同劇組的鮑國安、唐國強、孫彥軍等人當時已經是知名演員,沉默寡言的李靖飛,在拍攝最初的日子總是顯得形單影只。

由於拍攝條件艱苦,導演組將李靖飛、孫彥軍、陸樹銘安排在了一個房間,一方面三人的對手戲較多,方便對戲,另一方面孫彥軍和陸樹銘性格開朗豁達,能讓李靖飛更好地適應劇組的生活。

由於性格反差太大,塑造火暴脾氣的張飛需要李靖飛長期在鏡頭前面瞪眼,一連幾天下來連連流淚,眼睛生疼。

李靖飛為了練習瞪眼,睡覺的時候還在傻傻地瞪著,都快魔怔了。

和外形的反差相比,尋找到張飛有情可愛的一面則更加困難。

為了飾演張飛,李靖飛看了大量的文獻、戲曲資料,帶在身邊的《三國演義》圖書,被他翻爛。

“生擒劉岱”“當陽橋前用疑兵計”“智擒嚴顏”“智取瓦口隘”每一個細節都顯示,張飛並不是一個單細胞的莽撞人。

而“桃園三結義”“長坂坡”“古城會”等段落,更是展現了張飛柔軟細膩的一面。

為此,李靖飛甚至自己找到了表演老師求教,如何在勇猛之外,能展示出張飛更多的細節和層次。

在眾人的幫助下,李靖飛逐漸找到了張飛的“魂”——“常人思考的時候,他不思考,體內總有一腔熱血在奔流。”

“張飛是性格簡單,但絕對不是莽夫。”李靖飛生前表示。

“劉備入川”的那場戲,劇本中沒有李靖飛的戲份,領了命令張飛就跟著走就行。

李靖飛找到導演說:“我不是想給自己加戲,但我就是覺得,要遠行了,他應該去跟二哥告個別,以張飛的性格,他不會允許自己沒有任何交代就走。”

導演同意了。

在雪地的高崗上,張飛一襲黑袍,單人獨騎躍馬馳騁在山坡之上,口中不斷呼喚:“二哥!二哥!”

隨後張飛滾鞍下馬,在山巔跪下,雙臂上舉,口中依然呼喚:“二哥!二哥!”

李靖飛為張飛加戲。圖/視頻截圖

短短十幾秒的鏡頭,李靖飛的表演,讓觀眾看到了有情有義的張翼德,不再只是那個千古流芳的“莽撞人”。

那樣的劇組,還有麼?

和唐國強等演員不同,李靖飛並未因出演《三國演義》而大紅大紫,電視劇播出後,他回到了單位,後來又陸續接過一些戲,都是大哥孫彥軍或是二哥陸樹銘拽著他一起。

孫彥軍(左)、陸樹銘(中)、李靖飛(右)出席活動。圖/視覺中國

李靖飛身邊的親友對中國新聞周刊回憶,李靖飛的生活非常簡單低調,穿著打扮極為普通,長期居住在河北省話劇院家屬院中,附近的居民清晨經常可以見到晨練的李靖飛。

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李靖飛在公眾面前隱身了,沒有作品,也沒有消息。

直到94版三國劇組重聚的節目中,飾演趙雲的張山推出坐在輪椅上的李靖飛,人們才得知,因為中風,李靖飛行動不便,語言交流也發生了障礙。

誰也想不到,再次得知李靖飛的消息,便是去世。

在94版三國劇組重聚的活動中,不同的演員都表示過當年拍攝條件的艱苦和劇組的困難。

為了節省開支,演員的片酬之低,是當今觀眾無法想像的。

飾演諸葛亮的唐國強曾經表示:“老三國劇組片酬最高的演員一集能賺250元人民幣。”

唐國強笑稱:“在那時,我們人人都是二百五。”

可就是在那樣的條件下,誕生出來了一部至今被觀眾津津樂道的傑出作品。關羽、諸葛亮、劉備、周瑜等角色至今難出其右,李靖飛飾演的張飛也是如此。

據了解,94版《三國演義》拍攝耗時五年,總耗資1.7億元,是央視電視劇製作史上,最長的一部電視劇。

演員們在一起合作三年,吃苦三年,這三年所建立起的情誼,是他們一生都無法忘懷的。

94版《三國演義》中,飾演周瑜的洪宇宙曾回憶,“總是有人問我,XX版三國演義中的XXX飾演的XXX和你們那個版本里的演員哪個強?”

洪宇宙總是擺擺手,“我沒法回答這個問題。”

在洪宇宙看來,“一部作品最終被稱之為偉大,不可能是一個演員的功勞,而是導演組、編劇組、道具組等多個部門的集體努力,在那個龐大的劇組中,每個人都顧不上思考自己的未來和生活,只有一個信念,就是把這部作品拍好。”

“這樣的劇組現在還有麼?”洪宇宙反問。

李靖飛生前,很喜歡《這一拜》那首歌,歌中是那樣唱的:

“這一拜,忠肝義膽,患難相隨,誓不分開……”

參考資料:

《從“黃豹”到“張飛”——記話劇演員李靖飛》大舞台文化雙月刊1994-03-015

作者:胡克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