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22年的周杰倫,憑什麼成為熱搜第一?


六年,六年,你知道這六年我怎麼過的嗎?

時隔整整六年,比張家輝還有“耐心”的粉絲,終於盼來了周董的第15張專輯。

7月6日《最偉大的作品》首支MV上線,便火速登頂各大平台熱搜榜第一,QQ音樂預售銷量同樣輕鬆破百萬,不愧是世界公認的亞洲流行天王。

時至今日,已經出道22年的周杰倫,無論是從音樂水平來看,還是從商業價值來看,舊屬於華語樂壇中不可撼動的頂流。咪咕音樂、微博、抖音等平台,紛紛揮舞著鈔票與杰威爾音樂達成合作,共享周杰倫這個頂級IP帶來的流量盛宴。

正如之前和粉絲所說的那樣,與動輒千萬的授權費用相比,周杰倫的確不再需要依靠專輯“掙錢”了。

身為杰威爾音樂公司的創始人之一,週“董”這個外號當之無愧、名副其實。

杰威爾音樂(JVR)源於三大創始人的英文名縮寫周杰倫Jay 方文山Vincent 楊峻榮JR只憑藉自己經典永流傳的音樂作品,周杰倫就能夠實現“財富自由”。

2016年,周杰倫將十首音樂的影視改編權授予愛尚傳媒,包括《蒲公英的約定》、《愛在西元前》、《三年二班》、《說好的幸福呢》,就可以看做是音樂變現獲得商業價值的典型案例。

這次授權主要用來進行網劇和電影的拍攝,號稱有望給愛尚傳媒帶動50億的產值。周董也因此成功加盟國內影視營銷第一股,擔任公司最強創意顧問一職。

理論上手握上百首歌曲音樂版權的周董,已經擁有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金山銀山,不需要再擔心專輯是否賺錢的問題。

更何況,除了主業音樂製作以外,周董的副業——投資,同樣遍地開花。 2005年,與導演鄺盛合資開設的古董店(Omni by JFK),是周董最早進行的商業投資嘗試。這家店的鎮店之寶,正是《斷了的弦》MV中出場過的粉紅賓士古董車——小甜甜。

只不過周董開古董店,更多的是興趣使然,並不在乎盈利,所以這家古董店經營沒多久後就散伙了。

很快,周杰倫又投資200萬新台幣(40萬元左右),與好友(Ric Chiang)在台北合開了一家潮牌店PHANTACi。店鋪主要由好友負責打理,店裡除了周董同款服飾以外,還有MV裡出現過的各種道具,因此經常會有粉絲前來打卡拍照。

雖然與其他明星潮牌相比,PHANTACi略顯低調,但是憑藉“杰哥”的名氣,PHANTACi還是與多家國際品牌聯合發布過許多爆款。在北京三里屯商圈和上海外灘也都有入駐,屬於是一線潮牌之一。

仔細思考,其實周董的跨界投資,都具有同一個特點,那就是極具個人色彩。

2006年,周董開始正式進軍餐飲行業,投資126萬元,開了一間意大利餐廳——“Mr.J義法廚房”餐廳中央,正是《不能說的秘密》中,周董與桂綸鎂共同演奏的那台三角鋼琴。 2012年,周董繼續深挖電影主題餐廳路線,在台北復刻了處女作《頭文字D》中的“Mr.J藤原豆腐店”,將電影場景搬到了現實世界。

在不斷擴大自身事業版圖的過程中,周董也為自己的商業帝國打上了深深的“Mr.J”烙印。不論是與劉謙合作投資DejaVu音樂魔術餐廳,還是加入好友劉畊宏的300壯士健身房,人們的目光其實始終聚焦在“周杰倫”身上。

相較於產品和服務本身,大家似乎更在意“周杰倫”這三個字。

在流量變現的時代,通過粉絲經濟、飯圈經濟賺錢實在太過容易。周杰倫說不需要依靠專輯賺錢,並不是一句玩笑話。亞洲流行天王的地位本身,就意味著數不清的財富。資本追捧的“周杰倫”,實際上並不是真正的周杰倫,而是標籤化與符號化的象徵。

周董本可以更輕鬆地躺著賺錢,卻依舊選擇出新專輯,或許是始終難以忘記自己音樂人的身份吧。出道22年,曾經那個安靜靦腆,在阿爾法工作室熬夜寫歌的青年,依然保持著對音樂的熱愛。

不忘初心,要比想像中困難得多。就好比一些擁有了“金子票子車子”的說唱歌手,掉入資本精心編織的羅網後,就很難再“保持真實”一樣(keep it real)。資本的異化,常常使得我們遺忘了自己的真實模樣。

大家之所以會被周董圈粉,正是因為他足夠真實、足夠純粹。我們愛的是周杰倫獨一無二、詞曲雙絕的音樂和他本身,至於資本追捧的符號,只不過是蒼白的表象,是沒有靈魂的空殼,根本不值一提。

當陷入時代爛泥,唯唯諾諾、低聲下氣的我們一遍又一遍循環周杰倫歌曲的時候,其實是在紀念被時間殺死的過去,在懷念曾經那個張揚純粹的自己。

最偉大的作品一直留存於我們反复咀嚼的回憶裡,當耳邊響起熟悉的旋律,喚回青春年少時,我們依然會記得,那個沒有疫情、人與人無限貼近,一起哼唱《稻香》的美好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