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的媽媽,韓穎:兒子變女兒,挺過了,流言蜚語,如今一家其樂融融


上世紀七十年代的部隊家屬院男澡堂,一個剛上小學模樣的男孩跟著爸爸去洗澡,卻扭扭捏捏遲遲不肯脫衣服。

看到兒子不好意思的表情,父親愣在了原地,什麼也沒說,只是在原地唉聲嘆氣。

小男孩不明白父親深意,只是全程一直低著頭,之後每次洗澡都是匆匆沖一下就走,好像走錯了浴室一般。

一直到20多年後,男孩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那就是做變性手術成為真正的女人。但他說完這番話後就緊張起來,手也不由得哆嗦,父母明明就坐在面前,可空氣卻安靜地可怕。

過了好幾分鐘,家裡思想最保守的父親才緩緩開口,只是這一句話太震驚,讓他一輩子都沒辦法忘記,深深地刻在腦海中。

這個決定做變性手術的人就是金星,當他有這個決定時,他的父親到底說了什麼呢?

家庭背景

說起金星的名字由來,其實還有個特別的故事。

金星的母親並不是中國人,而是因朝鮮戰爭來到中國逃難的朝鮮孤兒,瀋陽清原縣的一對中國夫妻覺得女孩太可憐就養在自己家裡,認作幹女兒,起名韓穎。

雖然不是親生父母,但韓穎仍然被照顧得非常好,順利完成學業,並成為當地商業局的一名幹部。後來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給瀋陽軍區作戰部參謀金永哲。

夫妻二人婚後生活十分平和,生下大女兒後沒幾年,韓穎又懷上了小兒子。

那是1966年,一個特別的年份。

臨近預產期時瀋陽發生了一件大事,武鬥雙方在街頭激烈交火,密集的槍聲讓韓穎受到驚嚇,孩子也在那一天降生。

因為情況緊急,韓穎進產房時連鞋都忘記脫掉,生完孩子就趕緊抱著兒子在床底下躲了一整晚。

事後韓穎想起這天仍然心有餘悸,但她也慶幸兒子得以在這種情況下順利出生,於是就給兒子起了一個特別的名字——金星。

因為這是在太陽系中唯一一個逆行的行星。

從這裡我們也不難發現,金星的父母都是知識分子,而且都不是一般人,經歷也比普通人豐富很多。正是這樣特殊的人生經歷,讓他們在教育孩子時總能用包容的心態來對待,站在孩子的角度體會,甚至能主動理解孩子的心情,而不是像多數父母一樣總是叫嚷著讓孩子來體諒父母的不易。

優秀的父母教出了一雙優秀的兒女,不過這兩個孩子卻讓夫妻倆有些頭疼。

女兒金香蘭每天大大咧咧,雖為女兒家,卻更像是一個男孩子,做事要強,眉眼間就像父親指揮作戰。

兒子金星則完全反過來,他總能細心地照顧到家裡的每個成員,雖然是弟弟,卻懂得哄著姐姐,陪姐姐做遊戲、和媽媽一起做家務,閒下來就是唱歌、跳舞、偷偷穿姐姐的漂亮衣服。

每每到了這個時候,韓穎總會跟丈夫“抱怨”,這兩個孩子怕是生錯了性別。

殊不知,這其實是金星的第一次性別意識覺醒。

再長大一些,金星開始懂得“男女之分”。以前他總是跟著媽媽去女澡堂,他從來沒感覺有什麼不妥,甚至十分自然。

可等他再大一些,突然開始由父親帶著他去洗澡時,他感覺各種不自在。

這裡都是男人,怎麼能跟他們在一起洗澡呢?

這種想法讓金星感覺到羞恥,扭扭捏捏地站在一旁,洗澡也總是匆匆沖一下就走,十分不適應。

不過此時的金星還意識到,他對自己的認知一直是女孩,不過其實父母早就注意到了。

金星總喜歡搶姐姐的裙子穿,還會質問母親為什麼只給姐姐買漂亮裙子,卻不給自己買。韓穎不知道該怎麼跟金星解釋,只是按部就班地說:“只有女生才可以穿漂亮裙子。”

顯然,這個答案讓金星很不能理解。

他說不出為什麼,可卻覺得不對勁。多年以後他找到了原因,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女孩,可所有人都告訴他是男孩,這兩個完全不同的詞彙同時出現在他身上,年少的他當然找不到答案,只是多了很多矛盾。

那金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其實自己應該是個女孩的呢?

性別覺醒

前文提到,韓穎並不是中國人,而是因為戰爭顛沛流離逃難到了中國,後來在這裡落戶、嫁人生子。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年幼時的經歷讓韓穎十分擔心兒女像她小時候一樣,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她想起那段流浪的日子都覺得慶幸,因為她後來遇到了中國的養父母,不然那種熬不到頭的苦日子,最後不知道會把人折磨成什麼樣。

因此韓穎對兒女的要求十分嚴格,上學的時候要說普通話,可到了家裡就要說朝鮮族的民族方言。

起初金星以為媽媽是想家,說朝鮮語能夠讓媽媽想起自己的家鄉。長大一些後他才知道,媽媽擔心姐弟倆以後找不到好工作,能說兩種語言以後還能當個翻譯,最起碼有口飯吃。

從那之後,金星很少反駁媽媽,他總是尊重媽媽的決定,盡量讓媽媽開心,讓媽媽滿意。他想著媽媽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太辛苦,自己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不讓媽媽操心。

可唯獨一件事,他忤逆了韓穎的意思。

九歲那年,瀋陽軍區歌舞團正在招聘舞蹈演員,從小熱愛舞蹈的金星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執意要去報名。

韓穎當然不同意,在她的心中,孩子能夠當個會計,拿個鐵飯碗才是最穩妥的工作。每天唱唱跳跳不務正業,以後連份正經工作都沒有,成家立業都是問題。

可韓穎看到金星執意為之的樣子還是心軟了,她怎麼都沒想到兒子學舞蹈的心這麼堅定。兩天后,韓穎端著一碗金星愛吃的飯菜走進臥室,對他說:“你可以去學習舞蹈,但你一定要想好,做出這個決定之後,以後絕對不能後悔,而且要寫下保證書。”

可兩年後,一次金星放假回家還是抱著母親哭了起來。

他雖然熱愛舞蹈,但他並不知道學習舞蹈竟然這麼苦,苦到他堅持不下去,漸漸萌生了放棄的想法。這一次母親卻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十分嚴肅地說:“這是你自己選擇的道路,既然選擇了,就應當堅持下去,一直走到最後。”

每次做決定之前,一定要考慮好後果,想一想是否有後悔的那一天。如果已經做了決定,那就不要後悔,不管前面遇到怎樣的坎坷,都不能回頭。

從此這個道理深深地刻在金星的腦海中,也成為影響他一生的教育理念。

不過看得出來,韓穎在教育孩子時還是比較強勢一些,這樣一個母親在日後兒子變成女兒時,她的內心又是什麼樣的變化呢?她能否接受這一切呢?

正視自己的性別

金星第一次意識到,她應該是一個女孩,而不是男孩,是因為在國外的一次演出。

在歌舞團訓練的日子,金星的天賦被老師發現,並且進行重點培養。

1984年,金星順利從解放軍藝術學院舞蹈系畢業,在部隊也有軍銜。站在舞台上的金星真的就像他的名字一樣,是一顆會發光的星星,璀璨耀眼,讓人挪不開雙眼。

第二年,金星報名參加第一屆“桃李杯”舞蹈大賽,結果和大家預料的一樣,他拿下了一等獎。

但讓人沒想到的是,金星的優秀讓其他所有參賽選手黯然失色,實力懸殊到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誰能想到,這個男孩竟然能不穿芭蕾鞋,光著腳丫就能用腳趾尖跳舞?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金星這些年在練功房流下的汗水和淚水,地板上磨出的血痕,終於在這個時刻成為他身上最耀眼的光芒。

憑藉自己的努力和紮實基本功,進行獲得了很多出國表演的機會。相比較國內人們的思想還尚未保守,國外人們對各種不主流的裝扮、想法也能容納。

正是一次出國演出時,金星見到了一個十分漂亮的女孩,他感覺自己無法從這個女孩的身上挪開雙眼。

正當他痴痴地望著女孩時,卻有人告訴他,這個人是個變性人,以前是個男人。

那一刻,金星突然明白了,他想成為的正是這樣的人,原來變性人也可以這麼美!

但很快金星眼神中的星光黯淡,他想起了老思想的父親和固執的母親,他們能同意嗎?

意料之外

1994年,金星在諮詢好醫生,並且做好一切手術前的準備後,他決定跟父母攤牌。

其實早在幾年前,金星就已經開始籌備這一切,但是他也知道國內當時人們的包容度沒有這麼高,很容易對自己群起攻之。

而如今已經不一樣了,他有足夠的實力來對抗這些非議。

世人流言蜚語、刀槍棍棒他都不怕,唯獨害怕父母不支持,到時候他左右為難。

終於他還是鼓足勇氣面對這一切,當他說完這一切後,周圍的空氣卻冷得可怕,韓穎和金永哲一句話都沒說,只是坐在沙發上,低著頭沉思。

這種安靜讓金星覺得害怕,其實他一直很害怕父親,他是一個非常傳統的人,加上常年不在家,他和父親親密的機會很少。就連休假回家,金永哲也很少抱一抱金星,總是喜歡板著一張臉,拿出一家之主的威嚴。

更關鍵的是,金家到了金星這一代,只有這一個兒子。金永哲的兄弟們都只生了女兒,金星知道這些老輩人對兒子的執念有多深,傳宗接代的想法更是根深蒂固。

他閉上眼睛,等待著父親的發作,也做好了被父親暴打一頓的心理準備。

可等了好大一會兒,意料中的抽打並沒有落在身上,取而代之的是父親十分冷靜的話。

“總算對上號了。”

而一向固執的母親也沒有反對金星,所有的問題都是關於手術對金星的身體有沒有影響,以後還能不能跳舞。

金星本來是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也進行了十分強大的心理建設,才終於敢跟父母開口。但他怎麼都沒想到,父母竟然這麼開明,完全尊重他的決定,唯一關心的問題還是對身體有沒有傷害。

1995年,28歲的金星經曆三次手術,忍受劇烈的肉體疼痛後,終於從“他”變成了“她”。本是令人欣喜的一件事,卻因為一件意外讓所有人後悔不已。

原來醫院的護士在手術中由於操作失誤,導致固定左腿的支架發生滑脫,小腿肌肉神經壞死。

簡單來說,金

星以後再也不能走路了,更不用提上舞台表演。

這件事讓金星的父母和朋友傷心不已,一個天才的舞蹈演員以這樣的方式告別舞台,令人多麼心酸。

可金星卻覺得,她已經向上天求了一份恩典,總要付出點什麼。

就在大家以為金星以後只能在輪椅上度過餘生,為她打官司起訴醫院索賠時,金星卻告訴大家一個令人激動的消息,她偶然間看到左腳趾輕微顫動一下。

於是她開始了地獄般的恢復訓練,每天都遭受電擊刺激,還有各種針灸療法,以此來刺激左腿肌肉神經。

功夫不負有心人,她終於實現自己的華麗蛻變,以女性的身份在舞台上大放異彩,找回這28年的錯位人生。

不過人們對變性人的接納度並不高,她以這樣的身份出現在舞台上,能被大家所接納嗎?

我是女人

經過一段時間的康復,金星重回舞台。或許是因為此時的她能夠更加全面地融入女性角色,她的舞蹈少了幾分硬朗,多了幾分柔和。

我們能看出,此時舞台上的金星每一個舞步都異常灑脫,舉手投足間也是熱愛與享受。

1996年2月,金星編舞的《紅與黑》在北京保利劇院首演,因為是內地第一次公演現代舞,這次的表演受到人們廣泛關注。

不過有媒體記者卻把重點放在金星變性人的身份上並大做文章,金星看到報導後倍感侮辱。不過她的性格便是如此,受了委屈不會找人哭哭啼啼,怨天怨地,而是會跟對方剛到底,找到最好的解決辦法。

當金星站在總編輯室門口,指著記者的鼻子大聲指責時,她就已經贏了這場無硝煙的戰爭。至少從那時候起,大家都知道金星不好惹,對於她的演出報導也將重心放在她的表演功底和成果上。

不過一直到現在,大家對金星仍然惡意滿滿,還有人在公開場合故意問她,你是男生還是女生?

金星也是霸氣回懟:“我是人生!”

孝順的金星

金星能夠有今天的成就,跟她的母親韓穎有很大關係,她是一個要強的女人,她希望被人需要。當兩個孩子陸續長大,並且經濟獨立時,按理說韓穎可以放下重擔,享受輕鬆的人生了。

但忙碌了一輩子的她突然閒了下來反倒不適應,這份安逸來得不真實。

金星知道媽媽的秘密,於是她故意跟媽媽哭窮,說自己的生活壓力好大,希望媽媽來照顧自己。在別人看來,金星竟然還要啃老,真是太不孝了。

可只有身邊人才知道,韓穎十分享受這種感覺,她認為能被孩子需要,而不是成為孩子的麻煩,那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

金星愛她的媽媽,她當然也想媽媽能休息一下,可她更知道媽媽的性格如此,讓她閒下來做出一副別人誇讚的孝子模樣,其實媽媽一點也不開心。

真正的孝順,從來都不是做給別人看的,而是父母真正的開心。

金星在踏入娛樂圈後,也經常在節目上分享童年時期和媽媽的趣事,我們從她講述的故事中不難發現,韓穎是一個非常有智慧的母親,她知道怎麼處理家庭關係,更知道怎樣培養孩子。

正是這樣一個有趣的老太太,給了金星一個幸福的童年,也塑造了她正直的三觀,讓她懂得不要輕易做決定,但做了決定一定要堅持,這才是決定的意義。

後記

金星是一個令人羨慕的人,就算是那些罵她的人,也很難不嫉妒她。

小時候的金星乖巧孝順,學習成績優秀,還有卓越的舞蹈天賦,正是家長口中別人家的孩子。她的優秀令人羨慕,先天優勢讓人望塵莫及。

可聰明的孩子這麼多,為什麼成材的這麼少?

因為孩子缺少一個懂得教育的父母。

這便是金星令人嫉妒的第二點,她的父母懂得尊重她,更懂得循循善誘,挖掘天賦,並給孩子自在生長的空間,讓孩子一步步學會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在這樣的家庭教育中長大的金星,自然什麼也不畏懼,她有著正確的三觀,明白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她熱愛什麼,就努力去追求什麼,並且吃再多苦也不後悔,面對坎坷與磨難也能笑著面對,從不抱怨任何人。

她痛恨什麼,就一定要口誅筆伐,將世人不敢說的事情通通講出來,為此她才樹敵無數。她難道不知道委婉一點才能長久嗎?她當然知道,但她心裡的正義感不允許做一個曲意逢迎的人。

當他是個男人時,他是女人傾慕的帥哥;當她做女人時,是那個讓人安心的大姐。

這就是金星,了不起的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