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人之家》:就算沒有神明保佑,我們仍能找到面對困難的方式


一直以來,家庭都是台灣電影創作者最擅長的題材,像是近期的《陽光普照》、《哈勇家》或《一家子兒咕咕叫》等作品都有精彩的表現,而這次紀錄片《神人之家》同樣也不例外,即使在本屆競爭激烈的金馬獎頒獎典禮上輸給了主題強烈明確的《九槍》,但其中細膩的情感塑造,在台北電影節、金馬影展接連放映後,仍被許多影評觀眾選為是今年2022 最優秀的台灣電影,值得我們期待。

出生於小鄉鎮,曾在2018年以《牧者》獲得金穗獎與捷克影展最佳紀錄片的導演盧盈良在從高中畢業後,便獨自一人北上從各式各樣的助理工作求生飚口,因為曾在MTV打工,也開啟了他對電影的興趣,一方面是為了盡情追夢,尋找更多能朝著電影產業發展的機會, 而另一方面則是想要逃避讓他找不到希望的傳統原生家庭。由於導演哥哥盧盈志在小六那年被神明選中,見到被五顯大帝護衛的玄天上帝,精準命中了樂透開獎的號碼,讓家裡開始變得異常熱鬧,吸引許多人前來求神問卜,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神人之家”。然而這樣的一個家為什麼會讓他想逃離?是什麼原因讓他想拍攝《神人之家》這部電影?相信都是觀眾在觀影途中內心最好奇的問題。

“你可以回來幫我拍照嗎?” 接到母親電話,要他幫忙拍攝未來後事用的遺照之後,《神人之家》導演盧盈良決定帶著攝影機,回到離開許久年的故鄉。從一開始,他並沒有想拍出《神人之家》這樣一部作品,只是希望能夠製作一部記錄哥哥雖然擁有神性,做事也勤奮努力,但人生卻過得併不順利,轉行種小番茄也收成不佳的短片,誰知道拍著拍著卻產生了奇妙的轉變。原本住在家裡,只是想順便留下一些簡單的家庭影像,但情感疏離的老父親,一輩子都為這個家奉獻的老母親,這兩人卻也逐漸吸引了《神人之家》導演盧盈良的注意。除了被神選中的哥哥過著不順遂的人生之外,這個家究竟還出了什麼狀況?導演想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也讓他不知不覺深陷其中,催生了這部電影的誕生。

隨著《神人之家》電影的進展,觀眾能夠通過導演的旁白、片中角色的對話與日常生活,了解這個家的過去與現在的狀況。自從哥哥阿志在高中開始通靈之後,家裡陸續供奉了十二尊神明,但這卻讓父親開始耽溺於賭博,以為有神光護體,沒想到最終輸得一敗塗地,也拖垮了整個家的經濟,讓導演阿良憤而離家出走。哥哥農作物欠收,陷入經濟問題,必須想方設法渡過難關; 積欠大筆賭債的爸爸,如今身體因為罹患癌症而日漸虛弱。而辛苦了大半輩子,把兄弟倆拉拔長大的母親,直到現在還必須支撐著這個家,《神人之家》在這樣的背景下展開,都讓導演感到疑惑,明明家裡供奉了十二尊神明,哥哥整天在幫信徒處理疑難雜症,為什麼自己反而卻過得比其他人還要慘?

然而《神人之家》終究是一段東方的家庭故事,家人之間不僅有著緊密的連結,也有著必須付出的責任。因此原本對母親電話感到厭煩,總覺得是來跟自己要錢的阿良導演在回到老家之後,攝影機卻成為連接起他跟家人的橋樑,當影像素材累積得越來越多,導演也更加了解這個家,通過看見家裡的狀態,改變了那些相對負面的想法。就我個人而言,一部紀錄片的最高境界或最迷人的地方,就是在過程中發生連身為創作者的導演也無法預期的轉折,近幾年的《大地蜜語》和《女畫家與偷畫賊》就是非常經典的案例。而說來也奇怪,就如同角色互動因為導演拍攝而產生改變,《神人之家》這部“質疑信仰”的紀錄片,最終卻產生了一股冥冥之力,讓原本沉默不語的一家人之間出現了和解的曙光。

或許在家裡信奉著神、有著虔誠信仰的情況下,不順遂的生活都可能會讓我們產生動搖,懷疑自己拜拜神、求神問卜是否真的有用?並對神明的存在產生質疑,但就像《神人之家》片中這個家庭的發展演變,在導演帶著家人去拍照,為自己家庭留存紀錄之後,家庭關係產生的微妙變化,似乎都告訴觀眾人生有好有壞,我們能做的只有儘自己所能,走一步算一步。原本不能諒解自己的家庭與家人,但導演卻在拍攝《神人之家》這部作品的過程中卻逐漸釋懷,放過自己,不再糾結於這些事情與復雜的情緒。或許生命的困難阻礙會讓人想逃避,但我們也不要忘記,就像是《神人之家》這部電影的轉折與哥哥說的那句:“你本來就不是一個人啊。” 那樣,我們永遠都有機會修復自己空缺的過去,以及困擾著自己多年的缺憾。

到頭來,神到底存不存在真的已經不重要了,阿良導演是否能在離開的20年後,因為家人之間難以割捨的羈絆重返這個家?重新找回跟家的連結?將那段時間的空白用其他方式填補回來?才是《神人之家》這部電影的重點。因此我很喜歡最後阿良到海邊的結局,認清了自己拒絕回家給母親造成的傷害,讓母子倆從這些年來的痛苦中獲得救贖與解脫。不管怎麼樣,現實的困難考驗永遠都在,無論是經濟困境、身體病痛,或者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摩擦,都可能讓我們感到痛苦難受,但《神人之家》最終都告訴我們必須以更寬廣的心態去面對正視自己的人生,認清那些不完美,因為這是成長的必經過程,唯有這樣,我們才能夠脫離這些束縛,迎向未來的各種可能性。

影評總結:《神人之家》無疑是2022 年最出色的台灣電影之一,導演盧盈良以充滿戲劇性與魔幻色彩的紀錄片角度,真實呈現自己跟家人的相處狀況,就如同《一家子兒咕咕叫》片中李夢苡樺飾演的女兒角色,其中不僅有好賭不盡責的父親、也有獨自支撐家庭的母親,都足以挑起觀眾心中的千絲萬縷的複雜情緒,對於生命諸多無解難題的探討更是深入人心。雖然《神人之家》整部電影一點都不煽情,但這種異鄉遊子借拍攝自己家人的私密影像填補內心空缺,找回跟原生家庭的連結,對自己的過往人生釋懷的故事,真的太能引發觀眾共鳴了。賣菠蘿賺不到錢、改種小番茄,結果又遇上幾十年來最嚴重的颱風而付諸東流,但這又怎麼樣?抱持著正確的態度,就算感受不到神明保佑,我們仍能找到能夠面對這些困難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