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智霖加盟《會畫少年的天空》,日系畫風展現中國文化受李誕質疑


有“大仙”外號的張智霖,自從以大灣區哥哥形象翻紅以來,各路綜藝應接不暇,忙得不可開交,就連與愛妻的盛大婚禮,也只得順道在“披荊斬棘”舞台上一併完成。緊接著一邊與陳小春等兄弟們的餐車正式營業,另一邊又盛大亮相繪畫綜藝《會畫少年的天空》,擔任策展人。

作為首檔結合繪畫藝術的綜藝節目,五位策展人的身份在網絡上頗具爭議,除了專業的美院校長和職業策展人以外,張智霖、李冰冰、李誕等幾位藝人,他們對藝術的品鑑能力如何?面對當下年輕人風格各異的美術作品,是應該固守傳統底線,還是接納藝術的百花齊放呢?

演員懂藝術嗎?每個人都有資格評判藝術

和所有綜藝節目一樣,來到第一期節目的60位年輕畫家,都已是經過層層篩選的精英。所以第一期60選50,在淘汰方面機率是非常低的,其核心意義在於每位策展人根據自己的風格和喜好進行選擇,為接下來的策展做準備。

和戲曲、音樂、表演等門類一樣,書法、繪畫也屬於藝術領域,藝術和技術的不同之處就在於它沒有準確的標準指數考核,也就使得這些門類在流派眾多的同時,良莠不齊。在專業角度之外衡量藝術的標准或許更為簡單直接:來源於生活,高於生活,但能服務於生活,使人身心愉悅,感官舒適。

也正因為這種共識,使得藝術在陽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間,有了一種微妙的平衡,才有了雅俗共賞一說。本次策展人之一的魯迅美術學院院長李象群說,他選擇時有兩個標準,一個是專業性,一個是大眾的接受度,這也是藝術不致脫離生活的基礎。

所以從這樣的角度看來,繪畫能夠脫離固有的圈子之外,供其他藝術領域的“圈外”人士來共賞,本質是一種巨大的進步。張智霖、李冰冰、李誕他們雖然是演藝圈人士,並不參與創作,但以其在審美、時尚方面的把握,相比大多數時間封閉在小屋子裡畫畫的人來說,更適合將藝術帶進大眾視野和人們的生活之中。

自稱不懂潮流的李誕:國潮還是日風?

從第一期節目就可以感受到,中國文化對世界的影響日益強烈,其中一位外國畫家,一身水墨畫功夫相當紮實,而國內的年輕畫家們,也在積極努力將自己的文化不斷傳遞出去,三位演藝圈策展人對國風也有著同樣的情結。

李誕的腳步在一位潮流藝術創作人的作品前駐足,畫面上有“見笑”“愛”等中文字樣,還有色彩豐富的生肖元素,李誕的關注,純粹出於對國風元素的好奇。這位有著多次畫展經歷的創作人介紹,這幅“見笑”是他中國謙詞系列的作品之一,另外還有“恭候”“久仰”“承讓”“賜教”等。

用謙詞是中國古人的習慣,比如“在下、小人、小弟……”這些都屬于謙詞,不少至今仍在廣泛使用。不僅民間百姓有謙詞,就連高高在上的皇帝也有專用謙詞,常稱“孤”道“寡”。而作者正是要通過他的畫作來弘揚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出發點相當可嘉。

仔細一看,畫中確實有生肖、戲曲、舞獅……都是中國元素,竟然還有英文,如果說這並不重要,但整體一看,無論字體、色調、造型上,都讓人感覺滿滿的日漫風格。李誕更是直接問:“那為啥要這麼日式呢?能不能跟他們不一樣?看得很彆扭。”

作者也承認,確實將其作為一種文化符號放在了畫裡,簡單說也就是龍這些生肖是中國的,但風格上是帶日系的,對於作者說的這種“破圈”您贊同嗎?

策展人的審美共鳴,被冷落的陳十三

平日里我們說對藝術的理解殊途同歸,或許還比較抽象,但這次在《會畫少年的天空》就很好地體現了出來,無論來自哪個行業,大家在審美方面,基本上並沒有因為專業的不同而產生太大差異。

除了陸蓉之在選人方面更注重作者背後的故事,在專業性和單純的審美上相對隨意之外,其他幾位策展人的審美基本較為一致,對陳朗慕這樣的實力畫家,搶人如同車輪戰一般。尤其是張智霖和李誕兩位,在畫家的選擇上多次“撞車”,估計到時候兩人只能憑藉人格魅力定勝負了。

當然也有例外,比如陳十三坐到最後也無人問津,但這並不是因為專業或者審美的問題,因為他帶到現場的,只是一份縮小了200倍的小稿,可以說專業牆繪的魅力完全不能展現出來,加之所選作品剛好在色調和視覺衝擊力方面弱了些,難怪5位策展人幾乎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最後倒是善良的奶奶陸蓉之,因為同情分將陳十三從落選的邊緣拉了回來,最後成功收到了李冰冰的邀約。而陳十三的這幅作品,也因為字體太過“數碼”,一度被兩位策展人當成電腦作品。

如此反轉的劇情,如果是節目有意安排的話,倒是很有意思,因為噴繪塗鴉藝術可是最具現場表現力的藝術形式,如果節目有足夠的展示條件,綜藝效果必然拉滿。

選人還在繼續,更多年輕藝術家尚待登場,藝術也不再分雅俗,將通過綜藝走入大眾視野,面對所有人的見證,芒果這一波,玩出了神來之筆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