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風人文圖典|古人怎樣防暑降溫?

國風人文圖典|古人怎樣防暑降溫?


1934年7月12日《申報》對上海氣溫打破63年天文台紀錄的報道

上海以及周邊的江南地區,近來持續高溫,讓人感到了酷熱難熬。炎熱的夏季,人的胃腸功能因受暑熱刺激,其功能就會相對減弱,容易發生頭重倦怠、食欲不振等不適,甚至引起中暑,傷害健康。因此,為保證胃腸正常工作,就要在飲食上對機體起到滋養補益的作用,增強人體抵抗力,有效地抗禦暑熱的侵襲,避免發生中暑。於是對於夏季作業,特別是戶外烈日下作業的,防暑降溫、防病保健就顯得格外重要。

怎樣防暑降溫?網絡上有高人提出各種各樣的防暑降溫「妙招」,有要24小時開空調的,有的說不宜呆在空調環境里;有說要多喝茶水的,也有說不宜多喝茶水,宜喝白開水,也有的說吃著吃那,……我也弄不明白。

我相信凡事順其自然,如同度過嚴寒一樣,對於炎熱,我們的祖先有很多辦法。古人怎樣度過炎夏呢?

古人在夏天外出活動,比之春秋季,顯然要少得多。江南的商賈中一直流傳這樣一句俗話:「好漢不掙六月錢」,意思是六月伏天,酷暑難耐,即便有生意也不做。這個習俗甚至影響到官府的司法,一般也不在夏天對死刑犯行刑,大抵要等到秋後開斬,即所謂「秋決」。從漢代起,直至唐宋年間,在官府從事公幹的人夏天可以休假,休假做什麼?就是避暑。杭州《武林舊事》中說,宋代每年六月六那天,城裡人便「登舟泛湖,為避暑之游」,江南自古比較富裕,人們靜坐、採蓮、泛舟、垂釣、彈琴、登高賞景,都是常見的戶外避暑娛樂習俗。去跟大自然來一個親密接觸,修身養性,以靜制熱,可謂「天人合一」,也是愜意之事。

那個長期在江南為官的唐代大詩人白居易,對此看得很通透:「人人避暑走如狂,獨有禪師不出房。非是禪房無熱到,但能心靜即身涼。」禪房即心房,雖然暑熱揮之不去,但心靜則身涼,白居易找到一劑消暑妙方:「何以消煩暑,端坐一院中。眼前無長物,窗下有清風。散熱由心靜,涼生為室空。此時身自保,難更與人同。」在炎熱的夏天,白居易認為避暑不是躲避暑熱,而是直面它,化解它。因此,最陰涼之地不是樹蔭下,也不是在水畔邊,而是人的心境里。北宋江南之地著名詩人梅堯臣,安徽宣城人,他很懂得在暑氣逼人的盛夏享受生活,他的消暑方式就是「煮茗消暑」,梅堯臣的詩吟誦道:「高樹秋聲早,長廊暑氣微;不須何朔飲,煮茗自忘歸。」坐在屋內煮茶消暑,即使現代人也會採用這種方式,炎熱的夏季,在如此悶熱的天氣中,人們動輒就會大汗淋漓,這時候就需要及時的補水了,很多人都會選擇些冰水或冰飲料,當代人圖一時痛快,冰飲對身體還是有一定的危害,其實,喝茶是最健康的補水方法。

無論哪種方式,心安則暑避。在古代江南士子看來,避暑,既要避暑氣,還要去火避躁氣,不急不躁。放得避暑之功。白居易「心靜即身涼」的消暑良方,亦是古人避暑的真諦。畢竟,縱使你能遁形匿跡,只要心在,心就知道,你就無處可藏。清心靜氣,這不只是一種避暑方式,也是一種人生態度。或許,這也是古人生活那麼絢爛、那麼詩意盎然的原因吧。

江南古代文人墨客的消暑,常選擇在綠樹蔥蘢的山林中,或清風習習的湖面上,或清靜的庭院中。此外,橋畔、池邊的氣溫要低一些,因而也是古人避暑佳地。明代明代著名戲曲作家又是養生學家高濂曾在《遵生八箋》中對古人納涼消暑法也作過精彩的描述:「霍都別墅,一室之中開七井,皆以鏤刻之,盤復之,夏月坐其上,七井生涼,不知暑氣。」古代防暑降溫打的條件有限,人坐井其上,虧這位老夫子想得出來,是不是暗示人們在炎夏常懷「冰雪在心」,有一點精神勝利的味道,也是白居易「心定自然涼」的生動實踐。因為早在先秦的《黃帝內經》中就已經提到夏季要「使志勿怒」,即保持愉快的心情有利於度過酷暑。

(本文部分內容刊載在2019年7月24日上海《解放日報》「長三角」專版 本次有修改)

本期圖典特發一組近百年來人們防暑降溫的一組老照片

1930年代北京街頭的冰水攤子。最熱的夏天還是冰水最解渴

1940年代,民眾在街頭買汽水喝,以防暑降溫

1940年代,街頭賣汽水的小販

1950年代 蘇州的老人在夏天公園裡暑夏納涼 防暑降溫

1960年代 上海第一鋼廠平爐車間,專門為工人建了一個冷氣休息室

1970年代武漢鋼鐵公司的衛生人員為煉鋼工人檢查身體

1970年代 上鋼三廠十幾個車間都設立了小門市部,供應各種冷飲

1981年人們在北戴河海濱浴場防暑降溫 攝影:武清月

1987年武漢江漢大學新聞系學生劉文姬利用暑假勤工儉學賣《武漢晚報》攝影:周國強

2019年7月25日於滬上五角場凝風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