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歌手側田患失憶症,當地娛媒冷嘲熱諷、毫不留情


#側田#香港歌手側田近來在港接連舉行兩場《側田第一秒音樂會Part 2》,可惜因為部分娛媒頻翻舊賬“三線歌手論”,導致出現抵制浪潮而上座率不理想。面對這種艱難的情況,側田也在現場罕見吐露心聲。

這位香港樂壇難得一見的唱作人表示,從出道起便感受到娛媒惡意,負面新聞層出不窮,而自己之所以沒有回應,是想著很多事對得起自己就行了,但沒想到退讓卻換來了娛媒的變本加厲,彷彿有深沉大恨一般。

“每次都有人搞我,由我入行開始,2006年開始。他們越搞我,我就越努力,我就越做得好,我不可以讓他們(看輕)、他們只是用了15分鐘寫一些東西詆毀我,我會用幾千個小時去努力工作……我抬頭對得住自己,我真的問心無愧,天不會收我的,我還在做音樂,還是贏家。”說到激動之處,他甚至語帶哽咽、淚流滿面。

緊接著,側田又對陪伴自己的女友表示感謝,稱如果沒有她的愛和支持,自己沒辦法走出低潮、繼續熱愛音樂,所以必須藉現場唱一首《愛這個字》送給她。

“她讓我相信愛。我要對自己的作品負責,對歌迷尊重,當我發現2020年陷入低潮時,我離開直到2021年才找回初心,然後才重新投入到新碟的製作中。我要送一首歌給一個人,沒有她我沒無法重回舞台。”他說。

而在表演完後,側田向現場歌迷透露了一個壞消息:自己很有可能已經患上失憶症,不知未來的音樂路還能走多遠。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唱多少年,可能過幾年就要降低key,有機會就繼續唱。現在做的音樂和音樂會是人生計劃,希望日後自己能靠音樂尋回記憶,聽著自己的歌離開。”

不過,側田的此番心聲未能獲得當地娛媒認同,《新假期》罕見的刊登了一篇名為《側田演唱會:激動賣慘反擊傳媒批評,北京三線歌手都好過香港惹眾怒》的編輯部署名文章,嘲諷他打悲情牌,賣慘無底線,演唱會成了演講會。評論區也罵聲一片,不堪入目。

該文章給我的感受是:娛媒毀掉了側田本該無限輝煌的音樂生涯,現在還想趕盡殺絕。講真,側田已經夠慘了,也不會對《新假期》支持的藝人造成任何威脅,何必做到這種地步呢?已經十多年了,放過他吧。

當然,側田絕非第一個享受這種待遇的歌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同樣要開show的楊千嬅也有類似遭遇,大部分當地娛媒和網友都等著看她的笑話。遺憾的是,他們看不了陳奕迅、鄧紫棋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