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集14億,還被罵十足爛片?口碑狂跌,五毛編劇配不上億萬特效


下半年電影市場最低谷的那幾週,一部電影曾傳出過各種小道消息:

肯定年度爆款!

肯定引進救市!

肯定……沒戲!

無一例外,都對它抱著期待。

原因?

場面炸裂,今年最佳超英大片,首周票房還不錯(據說)。

隔了一個多月。

左等右等,沒等來官宣,但等來了上線流媒體。

Sir搶先打開一看。

再回過頭一想

這,就是你們說的發瘋文學? ? ?

《黑亞當》

Black Adam

(原本是)今年最值得期待的超英大片之一。

巨石強森主演,DC宇宙聯動,反英雄主題……更別說上映之後影迷們津津樂道提前洩露的彩蛋:

亨利·卡維爾時隔5年後再演超人,重返DC宇宙。

怎麼看都是噱頭十足。

可一頓操作666,近看評分不滿6。

豆瓣三萬多人打出5.8,爛番茄新鮮度39%。

不僅口碑滑坡,連票房,也在第二週後大幅度下跌,全球票房3.55億,看起來不少,但對比2億美元的投資,還有巨石強森宣稱花了十多年籌備的時間來說……

虧到尷尬。

不過按道理,近兩年爛掉的超級英雄電影數不勝數。

為什麼Sir這回要逮著個《黑亞當》輸出?

因為它基本把超英電影下坡路上的坑,踩得那叫一個淋漓盡致。

超英電影怎麼突然就不香了?

《黑亞當》能給你點啟發。

01

怎麼打都不爽

雖然分數不高,但某種程度上說,《黑亞當》是屬於誠意滿滿的那一類。

尤其特效場景,堪稱一流水準。

從電影第十五分鐘黑亞當正臉出現開始,一路都是打打打,炸炸炸,文戲間隔基本沒有超過五分鐘。

而且根據敵人的不同,打鬥段落也設計出各異風格。

開場打人類軍隊:

黑亞當就來了一套X戰警中快銀的名場面。

以快打慢,視人類科技於無物。

打非法武裝:

導演來了一段西部片決鬥。

從節奏,運鏡,BGM,到最後的用發電代替開槍,全面致敬。

最後和超級英雄的對打:

發揮了這一代DC片在動作戲上的長處,幾乎重現了Sir當年看《鋼鐵之軀》打鬥的名場面,那叫一個上天下地。

更別說最後扎導式的慢動作打鬥了。

瞬間回到當年看《300勇士》與《守望者》的時候。

如果抱著爽一把的心態,就想看看這個畫面,動作和視效表現。

配上大屏幕和家庭影院,《黑亞當》肯定能讓觀眾爽到。

但問題就像網友評論指出的那樣。

黑亞當的優點是特效。

缺點則是:

只有特效。

02

怎麼編都不對

後復聯時代,Sir早就不指望超英電影還能給人帶來驚喜。

但確實沒有想到幾個億的大投資裡,劇本的優先級居然會下降到這個地步。

可以這麼說。

電影裡的劇情可以分成兩部分:

一部分,給黑亞當舖路,讓他動手打人。

一部分,給黑亞當擦擦屁股,讓他歇一歇再打人。

Sir承認他確實打得還算漂亮,耍酷的花樣也多,但改變不了,整部電影裡出現的其他劇情、角色,幾乎都是給黑亞當搭台唱戲。

開場,女主尋找“沙巴克王冠”的動機

她千辛萬苦帶著隊伍又是翻譯文獻又是躲避追殺地去山谷裡尋找王冠。

目的是什麼?

怕別人找到,所以我要把先它找出來,然後藏到別處,必要時偷渡出境,因為它有強大力量,誰擁有它都太危險。

那問題來了?

一個王冠,它老老實實在那,幾千年都沒人找到,你就讓它繼續呆在那不好嗎?

要不是你帶路,反派夠嗆能找到……

這段劇情在電影裡的唯一作用是:

讓邪惡王冠出世,讓黑亞當出山。

Sir充分懷疑這是編劇喝多了,大腿一拍,就這麼拍。

黑亞當出山這一幕也令人摸不著頭腦。

女主對著封印,念了兩句銘文,結果因為帶著祖傳的永恆石(當地特產),就召喚出了黑亞當。

沒有前因,沒有後果。

為啥他會出來? ? ?

為啥這麼容易就出來了? ? ?

電影裡發生這一幕時,不光是觀眾,女主都驚了。

這都還不是最無厘頭的。

就在亞當出世,殺了好多壞人的時候。

出現了一幫新的超級英雄,叫美國正義協會。

給非漫畫迷普及一下,這個協會資格超級老,在漫畫裡1940年就出現了,是漫畫史上第一個超級英雄團隊,在DC宇宙裡,很多老英雄都曾出身其中,包括閃電俠,綠燈俠,甚至蝙蝠俠和超人都曾是榮譽會員。

但在這部電影裡,出場的正義協會幾個英雄,面對黑亞當這個主角,毫無制衡能力啊。

雙方見面先秀肌肉,然後被亞當暴打。

對,電影裡,亞當還是個“反派”。

在前期宣傳的時候。

《黑亞當》各種強調這回的主角是個反派,黑亞當是個反英雄,像原著漫畫裡一樣,是個超級反派。

但是在《黑亞當》裡。

他穿上了“反派”的衣服,卻沒有做出任何一件反派該做的事。

主角殺人如麻了,但殺的依然是壞人。

有內心的徬徨,猶豫,但又保護弱小,知善惡,有牽掛,最終還選擇忠於自我成為守護者……

嗯,味道對了。

而這個牽掛是啥呢?也是全片最大的反轉之一。

兒子。

因為女主的兒子會和亞當的兒子比劃同一個手勢,所以喚醒了亞當內心的愧疚與仇恨,他就選擇保護女主的兒子了。

好吧,洗白能力負分。

更缺乏邏輯的是後邊

正義協會是好的,黑亞當也是好的,不打不相識,加起來就快五個超級英雄了。

敵人是啥呢?一群人類僱傭兵。

那麼問題來了:

已知,亞當殺僱傭兵比踩死螞蟻還簡單,再加上四個能飛能跑能變大還會幻術和預知未來能力的超級英雄幫場子。

怎麼樣才能整出一個反派和他們打呢?

於是就出現了這個奇景:

一群人類僱傭兵綁架了女主的兒子勒索王冠,五個超級英雄居然把王冠就乖乖交了上去。

結果還是很“黑亞當”:亞當衝冠一怒,救下女主兒子,壞人化為齏粉。

(亞當能救下她兒子,那還交王冠幹啥???)

卻因為反派的死正好激發了王冠的特性,創造出了一個超級Boss

沙巴克。

不,是他。

這boss可真厲害。

先吊打正義協會的幾個超級英雄,還殺了一個。

再召喚亡靈軍團去攻擊人類。

結果定睛一看:

一邊是人類暴打亡靈軍團。

Sir咋覺得女主和她的肥宅弟弟倆人都能把這亡靈軍團全乾掉。

再看另一邊,一個不留神,歸來的黑亞當直接手撕了這大boss。

這不就是好萊塢版手撕鬼子嘛。

所以說,這是個只有正義協會受傷的世界唄?

他們是該有多弱?

電影結尾,被驗證超級厲害的黑亞當傲嬌地表示,我不是英雄,我只是守護者。

彩蛋裡,人類憂心忡忡,只好請來了超人跟他談判,給亞當牛逼壞了,邪魅一笑,結束劇情。

所以這電影,除了打戲和特效,講了個啥呢?

是不是真如網友評價的劇本是AI寫的。

給AI下個指令:黑亞當超級牛逼,其他隨便。

《黑亞當》身上,有著這個時代超英電影的某種共性。

是超英電影再硬不起來的原因。

03

怎麼……都回不去了

超級英雄電影,之於其他類型,有兩個很特別的爽感來源。

一是想像力,一是視效。

在此之上,再談表達,談作者性,再去運用所謂的故事技巧,混搭各類風格、元素……

它興起,發展,乃至橫掃全球,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電影視效逐漸有能力還原漫畫的想像力。

想想看,早期的超人和蝙蝠俠是什麼樣子?

漫威電影裡的超級英雄又是什麼樣子?

這帶來了兩個問題:

原著漫畫的想像力邊界,與電影視效發展的邊際效應。

換句話說,一個觀眾看超英電影,到底是看出圈的超級英雄敘事,還是著眼於令人驚詫的CG特效水平。

但令人遺憾的是,不論是漫畫本身,還是電影創作,在這個時代的互聯網大潮下,都在發生劇變。

相信每一個觀眾都能發現。

隨著2019年《复聯4》的終場,一個時代已經結束了。

特別是,Sir看《复聯4》的感覺,不是在欣賞一個超英電影。

更像是在緬懷一個長達十年的青春結束。

近兩年出場的超級英雄電影,儘管有一些作品還能取得高票房,但在口碑上,很難再帶來驚喜和突破了。

Sir盤點了近兩年上映的超英電影。

不論是DC還是漫威,水平的下滑都是肉眼可見:

《新變種人》(2020),4.4分

《神奇女俠1984》(2020),6.1分

《毒液2》(2021),5.0分

《黑寡婦》(2021),6.2分

《永恆族》(2021),5.8分

《尚氣》(2021),6.1分

《蜘蛛俠:英雄無歸》(2021),6.6分

《X特遣隊:全員集結》(2021),8.0分

《黑豹2》(2022),6.4分

《雷神4》(2022),5.4分

《奇異博士2》(2022),6.3分

《暗夜博士:莫比亞斯》(2022),5.8分

《新蝙蝠俠》(2022),7.2分

這已經不能只歸結於好萊塢編劇水準的下滑,而更可能的答案是:

超級英雄電影這個類型,或許注定緩慢死亡。

漫畫的想像力,即使有幾十年積累,在當下互聯網文化的日新月異面前,依然很難突圍。

而CG視效的發展,在達到“以假亂真”之後,也很難再提供給觀眾新的體驗。

這兩邊,都給傳統的超英電影,劃定了邊界。

所以我們看到了超英電影的反复掙扎:

尺度、類型、人設、甚至是分級……

不斷地想把新的英雄故事,與過去的套路做切割。

希望能講出不一樣的東西。

但事實證明,只要還有盈利的需求,只要還必須兼顧分級,照顧最廣大的受眾,傳統超英電影就還是在死胡同里打轉。

(不兼顧分級,比較任性的,都闖了出來,比如《X特遣隊》《死侍》,比如《新蝙蝠俠》)

就像這回的《黑亞當》一樣。

宣傳上想要反英雄,但出來的還是洗白的正經人。

特效上提供一線的水準,但在劇情上功能化嚴重,全程服務於超英角色的能力表演。

最後的結果就是,進退失據,兩頭挨打

好看是真好看,愚蠢也是真愚蠢。

未來幾年,超英電影還能收割大筆的票房,比如像今年的《奇異博士2》。

但作為一個類型來說,傳統的桎梏,讓超英電影確實在逐步退場。

那些穿著皮套的英雄,是上世紀流行文化的文藝復興,他們從外表到思想,都在落伍。

就像黑亞當裡,正義協會試圖討論的內容,依然是:

超英不能隨便殺人,應該交付法律。

在2000年的電影中看,是驚為天人。

在2010年的電影中看,是時代潮流。

但在2022年看。

emm……

當然。

Sir不是在唱衰超級英雄電影。

只是在百年電影史上,一個時間段裡一種類型的電影興起、流行、衰亡,是再常見不過的事情。

而放眼到人類的娛樂史,一種藝術的興起、流行、衰亡,也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我們可能正在見證。

不需要大驚小怪。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英雄可能會遲到,但不會缺席。

就算換一副面貌,他們也將在最必要的時候出現。

只是我們的青春不再延長。

受不起那麼頻繁的緬懷,再也裝不進更多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