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突然了!退圈生三胎,她真嫁人不演戲了?


今天,是懷念舊美人的吃瓜阿美。

最近看到陳好分享了一組雜誌照片,某時尚創刊號封面。

驚覺好久不見的“萬人迷”,今年已經43歲了。

13年前,“萬人迷”陳好一個轉身,結婚生子,投奔家庭。從此,熒幕前不見她的明眸,名利場不見她的影踪。

重返中戲,任職任教。巔峰隱退,只留傳說。

幾年前,作為中戲表演老師的陳好,出現在路人鏡頭里,驚鴻一瞥,被送上熱搜。

這些年流量星生代們出現的藝考考場,也會有人捕捉到作為考官的陳好。

直到去年電視劇《功勳》裡,久未謀面的陳好出現在鏡頭前。

在《黃旭華的深潛》單元搭檔黃曉明,飾演黃旭華(黃曉明飾)的妻子李世英。

黃旭華是核潛艇專家,為支持丈夫事業,李世英一人支撐一個家,獨自撫養三個娃。這個女性角色,陳好在劇中從20歲演到80歲。

短暫的熒幕現身後,陳好接受了幾次雜誌拍攝和採訪,那已經又是近一年以前的事了。

神隱一般的陳好,每次露面,都疑似“復出”。可其實她又從沒離開過這個圈,未曾真正“退出”過。

她到底為何急流勇退,又在轉身後過著怎樣的生活?

陳好出生在海邊城市青島,從小是多才多藝的“別人家的孩子”,接受的家庭教育是“要有安身立命的本事”。

中學時在青島電視台少兒節目做主持,大學期間曾在《鳳凰衛視》做過外景記者,彼時的夢想是當一個像倪萍一樣的主持人。

高考前機緣巧合客串了黃建新導演的電影《埋伏》,電影中飾演她父親的中戲老師滕汝駿,就鼓勵她報考中戲。

後來陳好如願考入中戲,踏入演藝圈也算順風順水。

大一就與劉燁一起參演《那山那人那狗》;

大二就被老師推薦,可以接到廣告;

畢業後又登上人藝舞台,參演話劇《第一次親密接觸》,飾演女主角輕舞飛揚。

直到她23歲那一年,遇到火遍大江南北的《粉紅女郎》。

《粉紅女郎》當年有多火?曾一舉創下2003年國產電視劇最高收視紀錄。

在獨立女性題材還沒有氾濫的年代,它堪稱國內女性群像的鼻祖。

在獨立女性的形像還沒有被模式化的年代,它創造了一生恨嫁的“結婚狂”、古靈精怪的“天真妹”、廝殺職場的“男人婆”和風情萬種的“萬人迷”。

同一個屋簷下,四個女人,個性分明,各有千秋,比後來的《歡樂頌》“五美”更讓人記憶猶新。

《粉紅女郎》改編自朱德庸的漫畫《澀女郎》。去年國內翻拍了一版,叫《愛的理想生活》,結果分數不及格。

主演殷桃和宋軼,兩位女演員裡的實力派,也救不了角色和劇情。

《澀女郎》迷們接受不了昔日“萬人迷”變成“霸道總裁”,“男人婆”完全不懂職場規則,也理解不了婚戀市場中白富美這種頂配為何會成為“結婚狂”?

這部劇出現的主要價值,是燃起了大家對《粉紅女郎》的懷念。

而當年《粉紅女郎》有多火,飾演“萬人迷”的陳好就有多被人愛,拿下當年金鷹獎最受觀眾歡迎女演員。

烈焰大紅唇,渣女大波浪,裹身裙,吊帶衫,不僅是行走著的時尚icon,還是當之無愧的“金句女王”。

那些關於婚姻與愛情的“迷”式發言,放到今時今日,依然醍醐灌頂。

比如,愛情是享受,婚姻是忍受。

比如,維持愛情,要睜大雙眼;維持婚姻,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比如,三角戀出現問題時,笨女人想辦法解決女人,聰明女人想辦法解決男人。

妖媚的外表下行走著很正的三觀。

“男人談十次戀愛,就被認為是情場高手,女人談十次戀愛,就被稱為是狐狸精,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萬人迷”是經典的男女通吃的角色,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靈魂,她都佔了。

這樣一個角色,陳好差點錯過。

當年23歲的她,作為劇中年紀最小的女演員,看劇本時,覺得自身形象氣質與“萬人迷”差異太大。

前後4次推脫,最後導演親自打電話溝通,才有了她的大膽嘗試,萬人迷了20年。

《粉紅女郎》後,陳好又陸續演繹了多位個性迥異的女性角色。 《天龍八部》裡的阿紫;《三國》裡的貂蟬;《紙醉金迷》裡的田佩芝。

她們各有各的美,也各有各的困境。都是有可“恨”之處,但又讓人恨不起來。

想來這樣的女性角色,近十年來在影視作品裡也是鳳毛麟角了。

“我希望自己作為演員的維度能更寬廣,我會很有意識、非常人為地去設計自己想要出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我不想再去重複’萬人迷’。” 這是並不高產的陳好對於角色選擇的參考。

正值事業巔峰,陳好卻狠打方向盤,結婚生子,低調隱身。

2009年,陳好嫁給時任KKR全球合夥人兼大中華區總裁劉海峰。

劉海峰是香港人,畢業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曾就職摩根士丹利,2017年從KKR離職,創立德弘資本。

結婚後陳好考取中戲碩士研究生,畢業後留校,如今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一兒兩女),也是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老師。

一家低調生活,鮮少曝光。今年9月,媒體拍到陳好一家外出就餐,才發現孩子們都長高到陳好肩膀了。

這些年陳好少之又少的分享,基本就是家庭和學校,兩點一線的生活面貌。

在家像普通母親一樣做飯帶娃,戶外旅行,包括親手摘柿子這種接地氣的操作。

20週年同學聚會,大家對她的評價是幾乎沒有變化,還是愛做飯,會收藏年輕藝術家的畫,像一個觀眾一樣追喜歡的劇。

在學校上課帶學生,陳好去年已經送走了自己帶的第二個畢業班。

她會明確告訴自己的學生,如果對錶演這件事沒有熱愛,以後的路會走得很辛苦,因為金字塔尖上出名又賺錢的人是少數,金字塔下還有成千上萬沒有名氣的演員。

“萬人迷”曾有金句:“單身是糖,婚姻是柴米油鹽醬醋茶,逃過了婚姻,是要放鞭炮的。”

而現實中的陳好,主動跳進婚姻的懷抱。

“該工作的時候工作,該結婚的時候結婚,我從很年輕的時候就覺得,我該擁有一個正常人的生活軌跡,我沒有什麼特殊。”(來自《時尚COSMO》)

在外界替她的選擇遺憾惋惜時,她很清楚自己的選擇與取捨。

她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只有工作,沒有生活。

別的演員一年365天可以拿出360天拍戲,她最紅的時候,一年最多也只選擇拍70多集。拍完一定會給自己放假。

她知道工作減少、曝光降低,對演員是一種損失,但她更願意把家庭帶來的幸福安穩置前。

“我從家庭收穫的,這種東西可能是別人看不到的。”

女性婚後如何平衡事業與家庭這種偽命題,陳好早知道,就算是資源優渥的女明星,也沒有平衡,只有隨己,先活自己。

接受雜誌採訪時,她坦言自己“很貪心,什麼都想佔一點”。

想要陪孩子長大,就不可能做一個飛來飛去的女演員,職業屬性不允許。

又想做喜歡的事,有自己的社會角色,那就留校任教當老師,培養自己,也教育孩子。

相比10年之前,陳好更滿意現在的狀態。沒有那麼強的得失心,不焦慮,生活與工作節奏,可以很大程度地由自己掌控。

女性先驅“萬人迷”,在另一個平行時空,過著截然相反的“俗世”生活。

19年前“萬人迷”不曾說出口的另一個金句,經歷時間的發酵,借陳好說了出來。

“每個人的生活都不盡相同,去走好自己的人生,過好自己的日子。”

阿美想說:

你喜歡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