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次登春晚,56歲未婚無子,因8個字被索賠1億,郭冬臨如今怎樣了


1975年,父親請客擺宴,郭冬臨難得見飯菜如此豐盛,小嘴止不住流口水。

吃飯時,饞肉的他只顧著夾菜裡的肉沫,讓父親倍感丟人,一巴掌怒斥道:“九歲了,還這麼不懂事”。

郭冬臨臉被扇腫了,牙齒鬆了好幾顆,嘴角還止不住流血。但等所有賓客離開後,郭父卻抱住郭冬臨痛哭。

家裡太窮了,窮到孩子見了肉便移不開眼,窮到這頓外人眼中的“家常便飯”,竟抵郭家一個月口糧錢。

無法想像,20次登上春晚的“小品一哥”郭冬臨,童年家境竟如此窮困潦倒。

可想而知,他的成名不只是出人頭地,更是一生救贖。

可惜,命運並不善待他,一句無意台詞,讓姓郭的他,背了黑鍋,被索賠一億隻是開始……

01、貧苦童年,埋下表演夢

1972年,六歲的郭冬臨正坐在火車貨箱角落里數煤炭玩,他這一趟要去濟南。

就在前兩天,母親接到一通電話,被告知丈夫在出工時意外摔斷腿,短時間內失去了自理能力。

她當即決定去濟南照顧愛人,如果能在那找點活干,便直接在那紮根掙錢,讓這個小家有點奔頭。

隨著汽笛聲響起,目的地到達,母親趕緊將郭冬臨抱在懷中。

小步挪到煤堆最後面,等車廂門徹底打開,工作人員腳步聲漸遠,母子倆才趁機趕緊溜了出去。

小小年紀的郭冬臨此時並不知道,母親這是在“扒火車逃票”。

更不知道,未來等待他的是一家子窮到揭不開鍋,只能靠在街頭賣藝求生的日子。

到了濟南街頭,郭媽媽立馬支了個攤子,準備來一段琴書表演,但賣藝不順利,來往路人確實很多,但願意駐足觀賞的卻很少,最後只掙了一毛三。

看著身邊餓到不斷舔手指的兒子,郭媽媽拿出了五角買了兩個肉包子,剩下的錢是去找丈夫的路費。

跟著紙上的地址,終於找到了郭爸爸所在的工作單位,並得知了一個萬幸的消息。

因為郭爸爸是工傷,即便失去了工作能力,不再算是廠裡的人,宿舍依舊免費提供。

但郭父郭母明白,如今的安逸只是暫時罷了。

工廠礙於情面不好意思直接將他們趕走,等時間一久,必然會整出各種么蛾子,逼他們主動離開。

所以,郭媽媽決定去濟南街頭走街串巷表演,掙到錢後,就去租一套屬於他們的小屋。

可惜,僅靠賣藝,一家人溫飽很難支撐,租完房子後,一家人更是只能吃野菜和窩窩頭充飢,大人還能挺過去,但郭冬臨年紀小嘴饞。

有一次,他和剛剛能下地走路的父親路過一家麵攤,看著桌子上熱騰騰的湯麵,立馬走不動了,便拉了拉父親的褲腳。

郭爸立馬會意,轉身摸了摸他的頭,說道:郭子,等一會兒吧,等他們走了,我們去要點湯喝。

等了大半個鐘頭,那桌人才吃完飯,即將離開時,一名中年女子注意到他們倆的炙熱眼神,直接朝湯裡吐了一口口水。

郭父沒有說話,而是朝麵攤老闆詢問了一句:“桌子上剩下的那碗湯,我能不能拿走?”。

得到肯定答案後,才叫郭子進來,把所有乾糧都給兒子,自己則喝下來那碗湯填飽肚子。

直到十二歲那年,在青島打快書的哥哥郵來一封家書,告訴他們,自己考進青島市歌舞團了。

一個月能掙30塊錢,他一個單身漢自己吃飽全家不餓,只留十塊錢過日子,其他都郵給家里人,給爸媽和弟弟補身子。

幾乎同一時刻,特殊時期結束,郭家父母恢復職務,重新回到原單位上班,一家人的好日子終於來了。

家庭條件變好,郭冬臨終於過上了不愁溫飽的日子,原本黑癟的身材越發圓滾,小臉蛋也開始變得肉乎乎。

不過,曾經的日子確實太苦太痛太屈辱,他無法忘懷,再加上,他自小隨母親在街頭摔打,便深埋下一顆未來想登上大舞台的夢想。

因此到了高考選志願時,他毫不猶豫報考上戲。

過人的經歷,讓郭冬臨具備了同齡人身上沒有的滄桑感。

再加上自小耳濡目染的表演天賦,讓面試老師看到他後,直接眼前一亮。

被錄取後,郭冬臨沒有浪費大學時光一分一秒,整日苦學專業知識。

因此在畢業後,他雖沒交下一個知心朋友,但卻得到北京人藝的青睞,正式成為了一名話劇演員。

後來,事業一路長虹,還因此開啟了長達22年的春晚專業戶之路。

02、轉行成小品演員

1989年,剛拿到人藝入職函的郭冬臨,立馬撥通了父母的座機號。

聽到媽媽熟悉的聲音後,郭冬臨立馬說道:“快點把老爸和哥哥叫過來,打開免提,我要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

當得知一家人已經圍坐在客廳後,郭冬臨立馬壓抑不住激動心情,大聲嗷嗷道:“爸媽,我進入話劇團了,我沒給您二老丟人,我以後有工作了”。

1993年,27歲的郭冬臨已經在話劇團呆了整整四年。

期間,他因為不想只當一名舞台上的小角色,接下了所有找上門的大小通告。

演藝經驗得以磨礪,逐漸成為了劇院里遠近聞名的“小陳佩斯”。

一天夜裡,剛躺入被窩的他接到了一通意外電話,對方張口就問:“最近有時間嗎?”。

郭冬臨下意識回應:“有啊,你是那位?”。

聽到回應後,對方的語調明顯增了一絲笑意,說道:“我是央視春晚的導演,這次打電話就是想問問你,要不要來演個節目?”

郭冬臨聽聞,立馬激動到趕緊從床上坐起來,與對方詳談了十來分鐘,約定好了第二天的面試地點和時間。

來到項目組得知,這次要參演的節目是一個小品,名為《市場速寫》。

除他擔任主演外,還有兩位搭檔,分別為美女演員張慈和意大利友人法比奧。

前期磨合併不順利,與女搭檔張慈搭檔效果中規中矩,但與高大帥氣的法比奧對戲時,總感覺怪怪的。

直到排練時間過半,郭冬臨才明白所謂的怪,只不過是自卑心作祟罷了。

他氣質平平,五官一般,即便精心收拾一番仍不出彩,每次與法比奧站到一起,他從骨子裡覺得沒底氣。

但他轉念一想,自己苦學表演這麼多年,可不是為了靠臉吃飯。

只要自己把角色琢磨透了,呈現的足夠飽滿,用魅力征服觀眾,舞台自然成為自己的主場,外形差距不值得畏懼。

果不其然,小品上映後,大眾確實被法比奧的英俊氣概吸引。

但很快,又被他看似憨厚,實則搞怪風趣的小販形象逗得哈哈大笑,整場表演下來,喜劇的歡樂氛圍充斥了整個表演廳。

自這場表演後,他正式踏入小品行業,並連續登上春晚整整22年。

只是可惜,即便後來事業步步巔峰,他仍沒有遇到一個心上人。

03、被母親催婚

2008年,已經在小品行業摸爬滾打整整15年的郭冬臨,遇到了一大人生難題“催婚”。

自出道以來,他已經與七、八名美女演員演過夫妻,偏偏自己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因此被外界調侃“有艷福的運,沒享福的命”。

到了過年,郭冬臨拖著大大小小包裹,好不容易爬到五樓,剛敲開大門便遭到了母親的一記白眼攻擊。

郭冬臨根本不知道,哪裡惹到了敬愛的母親。

便小心翼翼進門,妥當安置完所有行李後,走到餐廳飯桌處,一屁股坐到了母親對面。

但任憑他說什麼話,母親都愛答不理,後來還是坐在沙發上的哥哥看不下去,主動出麵點醒他:“媽媽這是生氣,你還不結婚呢。”

郭冬臨並不意外,因為這幾年,母親一直在打電話催自己帶個兒媳婦回來,但他工作太忙,身邊也確實沒遇到可心人,便一拖再拖。

如今看到小老太太自己生悶氣,他心裡也很難受,便張口承諾:“媽,只要遇到合適的,我一定好好處,你老就別操心了”。

但他後來還是食言了,那怕到了58歲,仍沒有解決婚姻大事。因此他一直內疚:

“我這一輩子,對所有人,所有事都問心無愧,唯一對不起的,就是我的母親;

我的婚姻大事,一直都是她的心結,但我也知道,這個心結根本無解,因為我只想追求事業,其他的不想考慮…..”。

如果,他知道後來的事情,會不會後悔將所有精力都放到事業呢?

04、因8個字被索賠1億,56歲未婚無子

2017年,郭冬臨如往年一般,如約出現在春晚舞台,但第二天后,他的事業卻徹底栽了個大跟頭。

這一年,他與演員孫桂田帶來了小品節目《取錢》。

郭冬臨飾演的是一個替老婆去買絲襪的好老公,去商店之前,決定先取點錢,因此遇到了一名正被詐騙團伙忽悠的大媽。

他心善,不忍心看老太太一輩子積蓄,成為騙子囊中之物,便好說歹說一番,成功為大媽普及了知識,並保下財產。

整場表演堪稱完美,兩位老戲骨配合默契,笑料十足,但騙子的口音卻引起河南民眾的怒火。

整場表演全程採用普通話,只有騙子講著河南方言,再加上郭冬臨隨口說了一句“十個河南,九個騙”後,當即引起河南民眾的強烈不滿。

一開始,郭冬臨只是遭到了河南民眾的砲轟,隨著事態發展,他直接被一封律師函以“地域歧視”和“侵犯名譽”為由告上法院。

要求他賠償每個河南人一塊錢,累積金額為一億人民幣。

混跡小品界二十年的郭冬臨,萬萬沒想到,會因一句台詞一個口音,攤上官司。

更沒想到因為這場官司,他事業、名譽、口碑皆葬送,徹底從小品一哥跌入臭水溝。

當時,郭冬臨第一時間進行了道歉,但律師方仍揪著不放,好在最後結果公平公正,為“不予立案”。

原因很簡單,小品本身就是虛擬的故事,舞台上的情節、人物、台詞、情緒皆不存在,沒有真實性,不存在地域黑,自然沒有立案的前提。

更何況,在《取錢》小品中,郭冬臨只是表演者,幕後編劇另有其人,他才是撰寫表演流程、細化故事情節、填寫台詞內容的關鍵人物。

編劇魏新也很有擔當,立馬發布了一條道歉聲明,並澄清騙子說的並不是河南話,而是山東方言,只不過兩者之間口音相近,讓大家誤會了。

即便洗清冤屈,郭冬臨的事業也沒有挽回,之後兩年兩次申請登春晚皆被拒,之後他又用三年時間嘗試復出。

好在,如今早就恢復小品演員,兩次登上遼寧春晚,2022年又在央視春晚再度亮相。

這位“春晚老人”的回歸,讓觀眾忍不住掀起一股回憶殺。

但可惜小品內容一般,有點脫離實際,搭檔演員也沒接住包袱。

結語:

人生從不一帆風順,但郭冬臨的下半輩確實遠比常人更坎坷。

48年藝術生涯因一句台詞斷送,真的是他自身問題,還是人紅是非多?我們不可得知。

好在,如今他終於重回央視春晚,即便如今產出的小品質量一般,熱度和人氣也早與曾經無法相比。

但既然已經重新露面,就說明他已經開始步步回歸,早晚有一天能再創輝煌。

只是母親當年說的那句“不結婚永遠是失敗的”,仍是郭冬臨一輩子的隱痛。

但婚姻本就隨緣,不能強求、不能刻意迎合、更不能勉強。

遇得到便相守,遇不到,便繼續與熱愛事業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