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的“後半生”,學不會和前任們“和解”


12月1日晚,60歲周星馳曬出自己尾波衝浪的視頻,

漁夫帽蓋住了他的白髮,赤腳站在衝浪板上動作靈敏,

他還順著水流做了幾個騰空躍起的高難度動作,

險些摔倒時快速把握住平衡。

網友彷彿看到了當年活蹦亂跳的周星星,

一點都看不出花甲之年的老態。

周星馳的視頻引發眾多網友點贊,

喜歡衝浪的楊穎也出現在評論區在線指導動作。

楊穎曾經多次在採訪中向周星馳示愛,

正是因為周星馳她才會喜歡上電影,走上演藝之路。

雖然周星馳已經在喜劇領域封神,

但他作品越來越少,作風越來越接地氣,

前不久還親自在社交網站上招聘人才,

這樣的干勁或許可以期待下一部新作品。

不過年近六十的周星馳依舊是個孤寡老人,

身邊沒有伴侶,近兩年更是連緋聞都沒有一條。

他原本在女人堆里長大,幼年經歷了父母離婚,

母親一個人將三個孩子拉扯長大。

周星馳是家裡唯一的男孩,他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妹妹,

因為他的性格內向、單純,他並不是那個頂樑柱般的大男人,

反而是一直被保護的那個,尤其在他成名之後,

母親和姐妹也有參與他的事業。

周星馳靠著一部部經典喜劇吸引了不少女粉絲,

但他的桃花大多有緣無分,反而欠下還不清的女人債。

01一生所愛段小姐

段小姐是2013年周星馳電影《西遊·降魔篇》的女主角,

電影中段小姐對唐僧表白,想和他結婚生孩子,

唐僧回了一句,你神經病呀。

這句話大概是周星馳最後悔的一句話,

當年他用這句話拒絕了羅慧娟。

1988年,26歲的周星馳和22歲的羅慧娟相遇了,

兩人因合作電視劇《阿德也瘋狂》相識,

羅慧娟在這部劇里奪走了周星馳的熒幕初吻。

劇中羅慧娟有一句台詞,’不做事,你養我呀’,

多年後這句話出現在周星馳的電影《喜劇之王》中,

他對著柳飄飄大喊,’我養你呀’,這就是他的答案。

那時的兩人都是圈裡的小透明,羅慧娟曾經參加過港姐選舉,

她明明已經進了複賽但因為工作的原因不得不退賽出差。

不過羅慧娟長相清純可愛,外形非常討喜,

比賽的評委對她印象深刻,後來主要邀請她進入TVB成為演員。

而周星馳從小便抱著一個演員夢,18歲開始跑龍套,

他從麗的電視一直幹到TVB,演了無數小角色,

還當過兒童節目的主持人,始終都沒有機會挑大樑。

也是1988年,周星馳得到知名導演李修賢的賞識,

在他的電影《霹靂先鋒》中飾演一個江湖小弟,

他憑藉這個角色拿到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開啟了大銀幕之旅。

愛情和事業一起來到周星馳的面前,

不久之後他和羅慧娟又合作了一部古裝劇《蓋世豪俠》,

在劇中他飾演段飛,羅慧娟則是段夫人。

那時的兩人已經悄悄戀愛,但沒有對外公佈,

而段小姐就成為了羅慧娟的代稱,讓周星馳多年都放不下。

獲獎之後的周星馳片約不斷,合作的演員、導演都是業內一線,

他一部戲接一部戲,幾乎沒有休假,片酬也越來越高。

但百忙之中周星馳還在和羅慧娟戀愛,

在國外拍攝電影時,英語不熟練的他託人買了一部大哥大給女友。

這段戀情讓周星馳有了久違的歸屬感,

他有了結婚的念頭,但當他和好友劉鎮偉商量時,

對方卻建議他以事業為重,畢竟港圈競爭激烈,

緋聞、結婚都會對人氣帶來影響,機會稍縱即逝。

周星馳曾經跑過8年龍套,深知默默無名時被看不起的滋味,

如今事業剛剛好轉,他當然捨不得放棄,

所以後來當羅慧娟對他說想要結婚,生孩子的時候,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開玩笑得說了一句’神經病呀’。

而羅慧娟面對的不止有男友的怠慢,

還有未來婆婆的不認可,週母就是不喜歡她,讓她毫無辦法。

最終這段沒有結果的感情維持了三年便結束,

處於全盛時期的周星馳連傷心的時間都沒有,

他被電影公司榨乾,每天沒命般得拍戲,

《大話西遊》裡夕陽武士那句’那個人好像一條狗’就是他的寫照。

表面上的他如同孫悟空一般無所不能,掀起了周星馳現象,

他的電影屢屢打破票房記錄,開創了個人無厘頭風格,

92年香港票房前五的電影都是他主演的,

實際上的他卻像一條狗一樣被操控得沒有喘息機會。

失戀之後周星馳很快和朱茵、莫文蔚傳出了緋聞,

一場三角戀鬧得沸沸揚揚,

但朱茵和莫文蔚都知道,周星馳心裡的人不是她們。

分手之後的羅慧娟卻不斷被命運調戲,

她先是在1993年拍戲時把腰摔傷;

緊接著在1997年的經濟危機難逃厄運,

所有家底都被朋友騙光;

1999年她潛水時發生意外造成一隻耳朵失聰。

就在她發生意外後不久,周星馳和羅慧娟在活動中相遇,

兩人坐在一起大方合照,這也是兩人分手後唯一一次同台。

儘管羅慧娟被問及想嫁什麼樣的人,

她開玩笑似的說,周星馳那樣的,

但在兩人的心裡都知道彼此不可能了。

後來羅慧娟嫁給了年長16歲的富商劉志敏,

成為劉太太的她依舊沒有逃過厄運,

婚後兩年便被確診為胰腺癌晚期。

那時周星馳已經在籌備《西遊·降魔篇》,

很多人覺得這部電影就像一封遲來的情書,

只可惜羅慧娟還是沒有看到。

15年,周星馳籌備電影《美人魚》,拍攝地點在深圳大鵬灣,

而羅慧娟生前喜歡潛水,她的骨灰就撒在了大鵬灣。

周星馳曾說,段小姐我是牽掛的,

他的牽掛大概就是羅慧娟,他的白月光,他的硃砂痣。

02對簿公堂於文鳳

1998年,周星馳被拍到和於文鳳在銅鑼灣約會,

兩人的戀情就此曝光。

於文鳳比周星馳小十歲,身高174的她有著模特身材,

卻是名副其實的豪門大小姐,

她的父親是香港隱形富豪於鏡波,當時的身家已經超過30億,

家族產業橫跨建築、餐飲、運輸等多個行業,

於家家教嚴格,子女各個都名校畢業,擅長投資和理財。

於文鳳是周星馳的鐵桿粉絲,從14歲就開始喜歡他,

看過他每一部電影,而且還看過很多遍。

兩人通過朋友介紹相識,很快發展成為情侶,

豪門千金和大明星看起來非常相配。

在兩人相戀的這段時間,周星馳開始轉型,

他不再是簽約在電影公司的頭部藝人,

他成立了自己的星輝公司,自己投資製作電影,

而理財有道的於文鳳也成為了公司的財務負責人。

腦子裡只有電影的周星馳對經營和理財並不擅長,

他的資產跨越式累積離不開女友的運作。

於文鳳明明可以像哥哥姐姐一樣打造自己的商業帝國,

但她卻拿著一個月兩萬元的薪水幫男友理財。

據說2002年,周星馳送給於文鳳一輛單車作為聖誕禮物,

但於文鳳說,我不要單車,我要物業投資利潤的10%。

她指的這項物業就是周星馳名下最大的一塊資產,

2004年花費3.2億買下的一塊地皮。

家族有建築背景的於文鳳疏通各種關係在地皮上建造了四棟別墅,

其中一棟周星馳自己居住,另外三棟先後售出,價格高達15億。

然而2010年兩人便分手了,

於文鳳13年的青春沒有等來一紙婚書。

據說她和周母以及周家姐妹的關係同樣不好,

在生活上以及公司管理上多有矛盾,

不擅長處理人際關係的周星馳無法協調女友和家人的關係。

而於文鳳性格強勢,她不滿週母搬到周星馳的豪宅一起住,

她一氣之下換了鎖,造成婆媳大戰。

於文鳳分手之後很快便有了新歡,

男友是銀行太子爺,兩人門當戶對,

但她要討回13年的情債。

周星馳在戀愛期間總計支付於文鳳近2000萬的佣金,

不過這些錢遠不夠周星馳承諾的10%,

她一紙訴狀將前男友告上法庭,討要7000萬佣金。

這個官司曠日持久,情侶熱戀期只是口頭承諾,

雙方沒有協議,也沒有其他證據。

但於文鳳不甘心,花費1800萬律師費請來頂級律師團,

每次開庭她都穿著精緻的套裝亮相法庭,

好像用這樣一場不體面的官司給自己的13年討一個說法,

只不過她最後還是敗訴了。

於文鳳和男友低調結婚,過著白富美的精緻生活,

周星馳卻因此再次落得摳門、冷漠的罵名,

兩個人在一起13年終於不懂彼此,

最後對簿公堂,撕破臉皮又打上8年官司,

糾纏21年,不是戀人不是朋友,甚至不如陌路。

03留不住的星女郎

周星馳一路從小龍套成為星爺,他賺到了名利卻賺不來名聲,

他沒有成為張國榮、劉德華那樣的好口碑,

後輩敬仰他們,前輩賞識他們,身邊朋友一大推,

伴隨周星馳的只有各種爭議,很多合作過的演員說他壞話,

自己簽約的星女郎們也都留不住。

在電影《功夫》中黃聖依扮演一個賣冰淇淋的啞女,

這也是他簽約的第一個星女郎,全程素顏出鏡,

眼角一滴淚緩緩流下成為熒幕經典。

這部電影在05年賣出了1.05億美元票房,

黃聖依一炮而紅成為備受矚目的小花。

然而僅僅一年之後黃聖依便解約了,

起因據說是她私自接拍了性感《男人裝》的封面,

破壞了公司給她打造的清純形象。

也有人說,周星馳的公司節奏慢,安排不合理,

黃聖依不願意放棄外面大好機會,所以提出解約。

當時雙方各執一詞鬧上法庭,

結果是黃聖依賠付600萬違約金換得自由身。

四年後,周星馳的轉型之作《長江七號》上映,

電影中他再次推出星女郎張雨綺,飾演一個溫柔典雅的教師。

和黃聖依一樣,張雨綺快速走紅,內地片約接到手軟,

同時還傳出和內地富少汪小菲的戀情。

據說張雨綺私自割雙眼皮,高調戀愛引起公司不滿,

張雨綺痛快得配上解約金回到內地發展。

只不過張雨綺從未說過周星馳一句壞話,

她也沒有公開訴苦扮演受害者博取同情。

5年後周星馳拍攝電影《美人魚》時邀請她出演女二號,

兩人很快達成了合作,她飾演的若蘭霸氣、性感,

每句台詞都成為經典。

若是按照周星馳五年一部電影的速度,

恐怕沒有人能夠記住張雨綺。

在電影《美人魚》中林允才是女主角,

她是周星馳從12萬人海選中親自挑出來的星女郎,

也是合作至今仍然在合作的唯一一位。

周星馳一共給林允三部電影兩部《美人魚》和一部《西遊伏妖篇》,

其中《美人魚2》還沒有上映,也不知道能否上映。

林允這些年一直處於自生自滅的狀態,

剛剛出道的她完全按照周星馳示範的去演,

她的演技只有在周星馳的喜劇電影中才合理。

以至於她接拍的其他角色幾乎全部遭到群嘲,

口碑越來越差,這幾年已經走起網紅和綜藝咖的路線。

周星馳的神話好像無法複製,他也培養不出像他一樣的演員,

尤其是女演員,和他合作過的演員都曾抱怨非常痛苦。

鄧超在拍攝《美人魚》時曾經一場戲NG超過一千次,

周星馳總是冷漠得說再來一條,讓演員心裡完全沒底,

除了當年的吳孟達,好像沒有演員同他一直合作。

他更經營不好星女郎,他的節奏拖垮了星女郎的青春,

不能讓這些漂亮女孩在最好的年紀有最好的發展。

周星馳已經年至花甲,名利雙收,

還承載著粉絲的期待,扛著星爺喜劇的招牌,

但每每午夜夢迴,想起他身邊走過的這些女人,

他是否會感到孤單、後悔。

那些沒有說出口的情話,那些不合時宜的笑話都成往事,

愛人不能再回頭,他只能享受來自粉絲的供奉、崇拜。

大概藝術家都是孤獨的,周星馳將所有的愛都給了電影,

心碎的愛情故事也變成了電影裡的段子,

讓我們看著看著就笑了,笑著笑著又哭了。

文|大貓

圖片來源網絡,侵權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