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端午晚會背後,中國真的需要“韓流”這樣的文化輸出嗎?


要說這個端午節各衛視哪個節目最火?毫無疑問是河南衛視。

繼《唐宮夜宴》《元宵奇妙夜》《清明時節奇妙夜》驚艷世人之後,河南衛視在端午節晚會帶來了《龍舟祭》《蘭陵王入陣曲》《唐印》《醫聖傳人》《麗人行》《粽橫一面》等節目。

這些節目都很好,但其中在水下演繹的舞蹈《祈》,尤其令觀眾驚艷。

舞者再現了水中洛神的風采,五彩的洛神在水中婆娑起舞,輕盈如燕,水隨舞動,衣袂翩躚;拂袖起舞,撥裙迴轉;水乳融合,纏綿繾綣——

中國最典雅的詞彙都無法形容這場舞蹈的美,尤其是中國傳統文化在新時代技術下的演繹下,呈現出了中國觀眾一直想要的文化自信。

這個舞蹈火了過後,後來又發生了不少事情,比如某衛視照搬節目卻抹去台標一事。

不過,伯光君首次看到這個舞蹈的時候,立刻想到的是和國內的“流量明星”和偶像選秀的比較,國內資本投入了那麼多錢造星,不但沒有生產出什麼好的文化內容,相反留下了“倒奶事件”等一地雞毛。

進而聯想到這一套背後的韓國流行文化,國內網友一直非常的羨慕“韓流”,動輒“內娛已死”再到“韓流”已經傳遍全世界等等——

可經歷了春晚晚會和端午晚會,中國真的需要“韓流”這樣的文化輸出嗎?

韓國流行文化產業為“國家戰略”,中國不可能複制

這個文化的繁榮,基本都是伴隨著經濟的發展。

——東亞經濟發達的順序:先是日本,然後是“亞洲四小龍”的中國港台地區,然後是韓國,最後就是中國大陸。 ——東亞文化繁榮的順序:先是日本、然後是中國港台地區,然後是韓國,最後就是中國大陸。

現在日本、中國港台地區的文化影響力已經出現了嚴重衰落的狀況。它們為什麼以前能夠大繁榮,現在卻出現嚴重衰退了呢?

最直接的原因自然就是經濟放緩了,韓國和新加坡同屬於“亞洲四小龍”時期,新加坡流行文化發展不起來是因為本身體量太小,精英人才都被中國港台地區吸收了。

韓國流行文化能夠發展起來,眾所周知是97年世界金融危機過後,這個國家把文化產業當成“國家戰略”在發展。

這個過程此處便不贅述了,因為我個人寫過很多遍了。

說實在的,類似日韓的那種文化輸出,至少目前的中國是做不到的。

因為我們本身就不被現在的世界主流輿論所接受,那麼還指望文化輸出就是一種可笑的願景,更何況中國在文化製造產業受到的各種問題的束縛太多。

西方所希望的東亞文化實際上是一種對於西方文化的妥協,日韓文化上的向西方靠攏,主要的原因就是政治上延伸。

所以,日韓的本國文化與西方文化結合的產物才能被西方世界接受。

反觀中國的流行文化,除了那些拍“中國不好的內容”在西方獲獎之外。現在短視頻和自媒體都這麼發達了,結果但凡說點中國好的視頻都走不出國內的視頻網站,那麼想要輸出流行文化更是不可能的。

唯一例外可能是全世界都感覺“人畜無害”的李子柒式的田園牧歌,李子柒本身沒有問題,但大多數國人對於這種“文化輸出”是有爭議的。

那麼,我們回到“韓流”能傳遍全世界的這個上面。

“韓流”確實傳播了全世界, 但我相信大多數國內觀眾對於“韓流”的看法都是除了一些韓國電影、韓劇有點水平,其它什麼韓國kpop音樂,韓國男團女團,韓國娛樂不但覺得沒有什麼好的,而且有種強烈的中國文化要這樣會完蛋了的感覺。

什麼是流行文化?說白了就是文化快餐,它是沒有文化內核的。

韓國流行文化從誕生初期就是模仿的歐美流行文化,基本就是歐美流行文化的二流範本,不同之處就是換成了亞洲臉。

“韓流”成功的關鍵之處是90年代末期,韓國官方把流行文化輸出作為國家戰略在支持和發展,並且迅速果斷佔領了中國這塊市場巨大的流行文化的窪地。

亞洲流行文化中心一直是日本,包括影視劇、遊戲動畫、流行服飾和綜藝娛樂節目等都是日本為首的。

不過,日本和中國一樣都是比較內斂的民族風格,並沒有像韓國那樣刻意高調的以外延侵略式的方式對外宣揚自己的流行文化。

所以,原本有先發優勢的日本很快便被韓國超越,不過2010年後只過了幾年,韓國流行文化在中國市場就不靈了。

原因是先有“政治原因”斬斷兩國文化市場上的鏈接,中國有娛樂市場卻沒有這類娛樂產品,於是從《偶像練習生》《創造101》開始模仿韓國娛樂文化。

經過短短的幾年的模仿,相信沒有多少觀眾認為中國偶像能和韓國偶像比較。

問題是,我們模仿韓流的偶像文化雖然暫時滿足了娛樂市場,可是帶來的“流量經濟”和種種亂象反而衝擊原本不錯的中國流行文化,一直深受觀眾的詬病。

2021年“倒奶事件”等亂象的反映,在觀眾眼中這種娛樂文化更是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中國觀眾真的需要“韓流”這樣的流行文化嗎?在河南衛視《唐宮夜宴》《祈》等傳統文化的舞蹈火遍全網過後,更是帶來了這種思考。

中國要什麼文化輸出?河南衛視的晚會告訴了我們答案

中國的各種情況都和韓國不同,韓國的文化產業發展絕不是中國學習的對象。

改革初期,各地方經常辦的是“文化搭台,經濟唱戲”,文化成了招商引資的工具——最著名的就是黃梅戲名家馬蘭被多次叫去為投資商人演出,後來成了安徽省的“招牌”。

到了後面這種情況慢慢減少,而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人民對文化的需求也在增加,“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

文化是經濟發展起來後人民精神需求的鏡子,也是一個國家地區政治經濟衍生出來的社會狀態。

日本、韓國都在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開始輸出文化。中國和這些國家不同,也不必走他們的老路。這裡問題就來了,文化既然是商品就得討好觀眾。

中國流行文化要對標日韓流行文化嗎?

那肯定不是,中國流行文化需要追求的還是美國,畢竟同樣是地球上頂級的大國,美國對外文化輸出更多目的文化侵略,更像是對世界召示:看,我是世界霸主,歷史終結者,我們的文化和價值觀才是最好的。

這個時候問題就來了,我們從現實出發不管是政治,經濟還是其它方面。

現在的美國是全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文明、價值觀和流行文化仍然處於非常強勢的地位。相反中國歷史上經過兩百多年的低潮期,新中國前三十年確實信仰充沛,但在1978年後就一去不復返了。

新時代中國觀眾文化自信,民族自信的文化精神在2010年後才逐漸崛起。

(其實這個時間還要更晚,2015年左右都仍然處在強烈的“文化自卑”當中,2020年的“疫情”則是一個最明顯的轉折點)。

現在的中國觀眾的精神需求才剛剛開始“文化自信”,要求像美國觀眾那樣的文化強勢是不科學的。那麼,中華流行文化要往哪裡走呢?中國文化輸出要怎麼做呢?

1、從“娛樂至死”的追求到開始追思樸素的先烈精神

中國文化肯定要先滿足中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需求,再想著“文化輸出”。沒有人民認可的文化(不管是內容還是形式),就是無根的浮萍,你在國外再受歡迎,中國人民不喜歡,你能代表中國?你能長久?

這個方面的文化作品,最佳體現仍然是《山海情》和《覺醒年代》。

雖然確實是《山海情》《覺醒年代》本身的質量高,但如果放到以前很有可能就是“叫好不叫座”的結果,結果放到2021年中國觀眾不同了,兩部主旋律電視劇都火了。

2、文化審美和精神需求的結合,自信的美麗才會受歡迎

文化雖然是政治經濟的衍生品,但是文化人要明白一點,提高中國人的審美水平,文化水平,然後水漲船高,文化才會被推崇,才會形成市場,才能讓這個文化市場發展壯大,然後對外輸出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這個最佳例子就是河南衛視的春節晚會,端午晚會帶來的各種傳統文化的節目。

我們仔細想想,其它衛視晚會節目為何不受觀眾的歡迎,就是他們對於當前觀眾的精神需求(想看的),恰恰都是“倒行逆施”的。

這些年,中國觀眾詬病了多久的明星式的娛樂至死真的不好看;他們不但視而不見,而且仍然在請流量明星互相唱首歌。

這些年,中國觀眾抗議了多久的不是中國主流審美,而是被西方定義的審美的內容太噁心人了,他們同樣視而不見,居然還能整出各種各樣迎合西方審美的內容。

河南衛視的《祈》和大量晚會節目為何能火出圈?

說白了?這就是當前中國觀眾想要的樸素的,又自信的中國文化節目,最重要的是這樣的傳統文化是真的很美啊。

這還需要說嗎,不是一眼就看出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