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爐香》:一個女孩最大的悲哀,就是自己騙自己


文/小婷半清

《第一爐香》最近很火,火的不是電影多好看,而是爭議太多。

很多原著粉都表示,兩個主角演員,簡直毀了這部劇,人物形象嚴重不搭,觀影過程很尷尬,還有網友戲稱應該把名字改成《第一爐鋼》,畢竟彭于晏一身腱子肉很容易讓人想到健身教練調戲學員的戲碼,和劇中瘦弱頹廢的浪蕩公子形象,相差太遠。

而部分沒有看過原著的網友也表示,其實電影製作精良,場面精緻,連屋裡的陳設都很考究,演員表現得也並不是那麼差,雖然談不上多麼驚艷,但也不算是一部爛劇。

一千個人眼中,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拋開這些爭議,我們來看看《第一爐香》到底講了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1. 慾望迷人眼,想保持清醒不容易。

葛薇龍本是上海一個小中產家庭出來的姑娘,跟著父母逃難到香港,兩年後父母要搬回上海,葛薇龍為了繼續自己的學業,找到自己的姑媽梁太太,請求她資助自己完成學業。

梁太太是何許人呢?

年輕時候憑著自己的美貌,嫁給了香港富豪做姨太太,也因此和娘家人鬧崩。

因為她格外受寵,等富豪死後,她分到了大筆遺產,擁有自己的房產,日子過得就像慈禧太后一般,但她也有難言之隱,她太孤單了,於是總會花費很多心思,讓男人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總之,姑媽梁太太的口碑很差,葛薇龍上門請求支援,本來就是一招險棋。

葛薇龍第一次登門的時候,就覺得姑媽的宅子鬼氣森森,她也害怕自己會中了邪,但她又過分天真,以為自己只要行得正坐得端,就一定可以克制住種種誘惑。

沒曾想的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定力,低估了梁太太的手段。

入住的第一晚,她就被衣櫥裡琳瑯滿目的華麗衣服誘惑了,偷偷地一件件試穿,雖然內心有過糾結,但還是完全沉迷了。很顯然,這是梁太太布的局,哪一個年輕姑娘,不喜歡漂亮衣服呢?

很快,葛薇龍就用上了這些衣服,她穿著各色服飾遊走在各種聚會中,變成了梁太太引誘男人的誘餌,也漸漸變成了交際花。

從一個單純的女學生,變成後起之秀的“交際花”,葛薇龍只用了短短兩三個月,到底是什麼讓她改變初衷,漸漸墮落的呢?

是豪華奢靡的生活,是各種富麗堂皇的舞會,是各色男人的討好,讓她漸漸沉迷在這個華麗的世界裡。她本來還想著努力完成學業,考入大學,後來又知道就算考入大學,前途依然是暗淡一片,就漸漸生出找個合適的人嫁了這種想法。

可這不能全怪她,面對誘惑,又有幾個人能真的抵制住呢?

2. 人生沒有回頭路,每一步都有印記。

成為交際花的葛薇龍,不過變成了梁太太釣男人的工具。對於追求葛薇龍的男人,梁太太格外挑剔,比皇室招駙馬還要嚴格,等到那些男人很接近薇龍時,梁太太也開始施展自己獨特的交際手腕,把那些男人給收羅去。

葛薇龍漸漸看慣了這些把戲,倒也不介意。想要得到姑媽的支持,自然也要付出一些的。

可當她有些好感的男同學盧兆麟也被梁太太截胡的時候,葛薇龍突然對這些男人產生了怨恨:這笨蟲,男人都是這麼糊塗的麼。

接下來,喬琪喬的出現,對葛薇龍來說是一場災難。

喬琪喬是個混血兒,雖出生在大家族,但並不得寵,父親很看不上他,他也就日漸頹廢,整天在圈裡混日子。但是,他是唯一能夠抵抗住梁太太魔力的人,就憑這一點,葛薇龍對他有了一點好印象。

可傭人睨兒告訴葛薇龍,喬琪喬只是一個浪蕩公子,生活很是拮据,除了玩,一點本領都沒有,若招惹了她,日後有的苦吃。

那之後,葛薇龍刻意與他保持距離。

可姑媽為了穩住自己的舊情人司徒協,竟然想把葛薇龍奉獻出來,當司徒協給薇龍戴上那個金剛石手鐲時,葛薇龍內心才幡然醒悟,在姑媽眼中,自己不過是一個籠絡男人的工具,一旦她做出犧牲,日後這樣的事就接踵而來,那自己豈不是真的變成了“從三堂子買來的一個人”了,那一夜輾轉反側之後,葛薇龍猛然覺得,若真的嫁給了喬琪喬,或許會有所不同。

之後,她和喬琪喬開始了偷偷的約會,喬琪喬對她說了很多情話,唯獨沒有說過愛她。

“薇龍,我不能答應你結婚,我也不能答應你愛,我只能答應你快樂”,你看,這是一句多麼不負責的誓言。

薇龍全身心地愛著喬琪喬,可轉身喬琪喬就和傭人睨兒打情罵俏,這一切都被薇龍看在眼裡,於是對睨兒大打出手,場面一度混亂,葛薇龍也決定要離開這裡,回到上海去過清清靜靜的生活。

可有些路,一旦踏上,根本沒了回頭路。才幾個月的功夫,葛薇龍已經對這種奢華的生活上了癮,如果離開,只能找一個闊人嫁了,可合心意又有錢的男人,幾乎是不可能的。

她還不算糊塗,無比明白自己的現狀,離開這裡,不過是憤怒下的一時口快。

梁太太把這一切看得真切:你來的時候是一個人,你現在又是一個人了,你變了,要想回到原來的環境裡,只怕回不去了。

葛薇龍到底沒有回去,而是聽了姑媽的話,準備好好學習交際之道,把喬琪喬成功收服,才算本事。

人生沒有回頭路,自從葛薇龍踏入這座大宅子,就意味著她已經變成另一個人了。

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可緊要處常常只有幾步,在人生的岔道口,你走錯一步,也許就影響了一生。

3. 一個女孩最大的悲哀,就是自己騙自己。

在梁太太的調教下,葛薇龍的人際交往能力大大提升,為了能嫁給喬琪喬,她自告奮勇地說自己可以賺錢,可以養家。後來,她竟然真的收服了喬琪喬,很快訂了婚。

但喬琪喬本就是不是牢靠的人,結婚的事情還是梁太太勸服他的:“你要娶一個闊小姐,可哪裡會像薇龍這麼好說話,過了七八年,等她不能賺錢養家了,你大可離婚。”

你看,梁太太對自己的親侄女的安排,是如此狠心啊。

結婚後,喬琪喬入贅搬到梁太太的大宅里,這場婚姻,唯有葛薇龍是個犧牲品,她不是忙著幫喬琪喬弄錢,就是幫著梁太太弄人,但她也有自己的快樂,她寧願哄著自己,喬琪喬是愛著自己的。

而一個女孩最大的悲哀就是,自己騙自己。

明知道對方不愛,還千方百計地給他找理由,找證明,證明他是愛的。

寧願活在糊塗的謊言裡,也不願保持一刻的清醒,因為一旦清醒,必定痛不欲生。

而故事的結尾,葛薇龍那句:“她們是不得已的,我是自願的。”才是整部劇最精華的部分,若一個人心甘情願地墮落,自欺欺人地糊塗著,任憑外人如何呼喊,她也是不會醒的。

歸根結底,我們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第一爐香》也是張愛玲給所有女孩上的一堂課,若貪圖一時的虛榮,必定會誤入歧途,若選擇稀里糊塗的愛情,必定要自我折磨,畢竟在張愛玲眼裡,愛情從來都是不可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