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外出圈,男頻爽劇遇到了好時候


犀牛娛樂原創

文|胖部編輯|樸芳

男頻IP不再壓抑自己的“天性”。

從《慶餘年》到《贅婿》,男頻IP改編劇在這些年被認為進入了一個紅利期,但相較於女頻,男頻IP的改編難度和題材限制都要更大,在改編過程中,也會削減很多的土嗨爽文成分。

但今年以來,分賬劇、微短劇等發力多元化的內容類別,正在打開男頻IP的更多可能性。比如近期騰訊視頻火星計劃推出的微短劇《重返1993》,講述的就是一個穿越故事,憑藉在長劇集中久違的題材出圈,上線11天分賬破200萬。

這讓人想到今年上半年,優酷收官分賬總票房超7075萬元的《我叫趙甲第》,同樣是網文改編,同樣是一路升級打怪“土嗨”上頭,男頻IP在這些分賬賽道上,表現出了新的價值。

在這種觀察中,還有一部韓劇可以引入參考,即韓國JTBC電視台播出的《財閥家的小兒子》,也是根據韓國人氣網文改編,講的是財閥家的秘書魂穿家族幼子,靠開金手指無往不利,收視率一路走高到了最新一集的14.88%。

男頻爽文的魅力,似乎真的無可阻擋。但這股男頻“土嗨”風,能刮多遠?

“土嗨”的“開掛”人生

不區分男女

最近,有不少電影從業者分享《財閥家的小兒子》的一張截圖,李星民飾演的財閥掌權者怒斥:“電影那種東西能賺錢嗎?”

電影不能賺錢嗎?在一般觀點裡,電影當然屬於高風險投資,不可控因素實在太多,可是如果拿著答案來做題,電影卻又成了回報率超高的優質項目。宋仲基飾演的陳道俊,小小年紀先是讓父親引進《小鬼當家》,去趟紐約又成了《泰坦尼克號》投資人,別問,問就是直覺。

爽不爽?真的爽,尤其是現在影視行業的朋友,不爭氣的眼淚要從嘴角留下來。但穿越重生大法的嗨點就在於此,無論是超前的眼光、理念,還是絕對開掛的信息不對稱,拿著答案上考場的人生誰不羨慕?

《重返1993》也是如此,雖說堪稱老套,但男主拿著五萬去南邊炒股,沒幾天賺回來二十萬,這在大時代低頭撿金子的快感,一定程度上可以打破主角性別的樊籬,讓男女觀眾都能有代入感。

在這個過程中,美人如玉、豪杰納首便拜,加上若干裝逼打臉的戲碼,“土嗨”的味道直接拉滿。這也是為什麼網絡文學早期被主流看不上,這種內容要說有什麼成長、思考,那是不存在的,但放在市場空間裡,又是妥妥的殺時間利器。

雖然《我叫趙甲第》不是穿越重生的路線,但土嗨大道也是走得明明白白,男主英語不及格但照樣高考570分,被老師批評就寫了一黑板俄文打臉,學武天賦異禀單挑專業保鏢;家境更是不俗,奶奶開口就送別墅,不要還不行。這樣的人生,跟開掛也沒什麼區別。

“土嗨”情節一定程度上能打破男女受眾邊界,但在很多情節設計包括審美上,難免存在一些性別差異,這其實是男頻改編的老問題;同時,如果只有裝X打臉劇情,也會加速觀眾疲勞。

在不減少男頻爽感的前提下,改編其實要做到兩個“收”。

第一個是收雷點,要盡量避免原著中違背主流價值觀的內容,比如男頻文大部分是多女主,《慶餘年》《贅婿》就著重加強女主角戲份和魅力,並以喜劇色彩淡化劇情的男性張力;在《我叫趙甲第》中,則止步於呈現男主在多位優秀女性之間的猶豫和選擇。

第二個是收束劇情線。男頻IP的一個普遍問題是,大部分都沒有明確的主線任務,只是通過金手指來升級打怪、通關劇情。但在一個完整的視頻作品裡這顯然是不夠的,所以主創們要為男主前置一個重生的任務並傳遞某種情緒。

比如《財閥家的小兒子》,男主前世是家族內部鬥爭中被滅口的小卒子,此生要回來找到真兇,同時也有改變前身一家悲慘命運的次線任務;《重返1993》裡男主林小凡前世被陳遠下毒後反殺,此生兩人雙雙魂穿後開啟決戰。

這些劇情其實踩了很多網文概念裡的毒點,比如“雙穿”就是讓讀者代入感蕩然無存的“棄書”要素;而陳道俊重生後大呼小叫的反常舉動,又和前身的家庭糾纏不清,在網文圈這些情節都會被群嘲。但放在電視劇裡,這樣的改編恰恰是符合更主流審美的。

當然,這些作品在改編上的成功並不等於是精品,比如《重返1993》裡,男主作為企業家的能力和素養很難讓人信服;而《財閥家的小兒子》的很多劇情處理也略顯粗糙,前期埋線過多導致後期有不少斷線。

某種程度上,這進一步證明了男頻爽劇這種題材本身對觀眾的吸引力。經過一些契合影視製作常規的改編動作,在符合主流價值觀的基本線之上,把男頻IP的“土嗨”、“開掛”爽感放到最大,從而對男、女受眾都能產生較好的效果。

內容多元化時代

男頻IP的新機遇

男頻IP的這些成績,與當下的市場環境也有一定關係。

一方面,目前經濟環境下觀眾會尋求娛樂內容的安慰劑效應;另一方面,僅就視頻市場來說,更加多元化的用戶審美,以及更多男性用戶的湧入,給男頻內容帶來了新的市場空間。

以往男頻劇要對女性觀眾產生吸引力,需要靠流量男星拉動關注,比如肖戰出演的《斗羅大陸》,女性觀眾達到49.45%。而從《慶餘年》之後,類似作品對女性審美的靠攏和內容梳理,從內容上吸引更多受眾。

編劇王倦曾表示,如果發現原著很多情節線都更偏好男性審美,會考慮一下怎麼貼合女性審美,核心其實還是盡量做成全民向題材。比如《贅婿》中一夫一妻的設定、強化女主蘇檀兒的存在感,以及話題爆棚的“男德學院”,帶動的討論效果甚至比女頻劇還好。

除了打開女性市場,男性受眾基本盤擴大顯然是更大的利好。而相較市場的增長,男頻內容的空白就愈發明顯。

隨著平台內容多元化時代的到來,相對成本較低、製作週期更快的分賬劇再到微短劇,順利吃到了一波紅利。而對男頻IP“土嗨”爽感的保留,一定程度上也在擴大男頻劇在受眾當中的傳播能效。

比如在此前复盤《我叫趙甲第》成績時,優酷內容開放平台網劇中心負責人胡雯曾介紹,該劇的觀看群體來自上海是最多的,這與“土嗨”劇面向下沉市場的認知不同,“在一二線城市打拼的小鎮青年,也定位為我們的下沉用戶” ,可以認為“土嗨”成為其群體情緒的內容出口。

尤其是在愛優騰芒分別放開分賬劇評級、並先後出台微短劇分賬政策後,這些內容可以對準更細分、多元的市場,這就從行業層面為製作男頻IP劇進一步解綁。

或許可慮的是,針對多元化內容的監管接下來有可能升級。 2020年底廣電總局規定網絡微短劇內容審核跟傳統時長網絡影視劇同一標準、同一尺度;今年11月中旬,還有消息稱將開展對微短劇行業的專項整治,並傳出了相關工作通知文件。

而如果按照傳統時長劇集的審查標準,穿越等劇情就存在一定風險。早在2011年,廣電總局曾向製片機構和電視台發出訊號:從次年1月1日起禁止穿越劇、宮鬥戲、涉案劇在上星頻道黃金檔播出,此後包括網絡劇也延續了規避此類內容的習慣。

男頻IP改編的“土嗨”風,或許未來在內容上會面臨一定的限制。但還是應該肯定,市場空白仍然客觀存在,在這方面具有品質的內容,也會獲得更好的機會。

從平台發力的層面,目前佈局男頻IP的頭部劇就有愛奇藝的《武庚紀》《贅婿2》、騰訊視頻的《慶餘年2》《雪鷹領主》《大奉打更人》、優酷的《少年歌行》等,分賬劇方面優酷的扶搖計劃還公佈過《少年宋慈》和《新少年包拯》。

而相對於平台的頭部劇集,分賬劇、微短劇等憑藉“土嗨”風格,或許能走出男頻IP的一條下沉路徑。這股風能刮多久、多猛,還需要時間來給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