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遠闊,雪落傾城,許你一場浪漫,一起聽雪落下的聲音


歲末冬深, 流年輾轉。

冬意悄然,歲月輕慢。

我們在清晨的霧氣中,去尋找煙火裡的暖。

我們在樹葉的霜露中,去邂逅一場冬的遇見。

我這一生,最喜歡的便是冬天。

南方的冬天濕冷,太陽在隆冬時節,也就顯得稀罕。

陰沉沉的天,總像要與一場不期而至的雨相遇,但從清晨到黃昏,從黃昏到黎明,雨絲卻未曾到來。

山里的冬天多了幾分寒意,寒染霜枝,未曾飄落的梨葉也泛起了好看的紅色。

冬天,深裡總是寂靜一些。

總期待著能來上一場雪,讓這漫山遍野都鋪上雪花,從鄉村到城市,把這世界染成純潔的顏色。

雪落傾城,時光嫣然。

小時候喜歡雪,是可以和小伙伴們一起玩雪。

雪花飄飄酒酒,大部分時候,都是以雨雪的方式呈現,這似乎與北方的大雪是不一樣的。

北方的雪,大雪冬深,如鵝毛一般,一夜的雪,一夜的白,一夜的浪漫。

我曾在北方的某個海濱城市裡,在清晨結冰的街道上,遇見了一個未曾想過此生還會蒙面的人。

人生的際遇往往就是這麼神奇。

你不知道你們會在哪裡遇見,也不會知道會在哪裡離別。

遇見的時候是浪漫,離別的時候是傷感。

我們一起聽過一場落雪的聲音,一起並肩走在有些滑的落上,雪花滿頭,好像這一生,我們也能永遠走到底一樣。

然而,有些美好只能去想像。

就如余光中所說:若逢新雪初霽,滿月當空,下面平鋪著皓影,上面流轉著亮銀。

那種畫面,我曾經想像過。

但是,當後來的後來,新雪初霽,還是那北方小城的冬天,滿月之下,北風凜冽,我只看到了冷冷清暉,還有這個城市的冰冷。

我想許你一場雪的浪漫,也想與你再聽一次雪落下的聲音,閉上眼睛幻想過它不會停。

然而,就像是歌裡唱的那樣,睜開了眼睛,漫天雪花無情,一如你當初轉身離去的昨日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