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度還是老劇大,5部大尺度國產劇,都是真實案件改編,發人深省


很多影視劇作品都會從現實中取材。

這其中,根據真實案件改編的刑偵罪案類劇集,又佔據了相當大的比例。而相較來說,即便是同類題材,老劇的尺度和真實感,又比近年出品的強了很多。

比如,曾改編過“勞榮枝案”的《紅蜘蛛》。

《紅蜘蛛》是系列劇,前後拍過7部之多。但讓觀眾印象最深的,還是於2000年首播的第一部。該劇又名“十個女囚的臨終告白”,在20集的體量內講述了10個女性犯罪案例,而且全部由真實案件改編。

勞榮枝案,即劇中的“米蘭之夢”。

除了取材,《紅蜘蛛》還將真實貫徹到了更多拍攝細節。如城市名、車牌號、電話號碼,導演還甚至選用了真警察、真罪犯出鏡。

而在尺度方面,該劇也是一點都不委婉。

女性角色很多著裝都很清涼,還有不少火辣辣的曖昧場面。對於犯罪細節的展示,也足夠直白激烈,以致於給很多看過該劇的觀眾,留下了嚴重的童年陰影,晚上睡覺時都覺得床邊有人。

也正是因為情節和鏡頭過於紀實,《紅蜘蛛》曾在部分地區被叫停禁播,或者只能出現在深夜場。

用某位網友的話說,就是“真實到不敢相信我們曾經拍過這樣的劇”。

像《紅蜘蛛》這樣由真實案件改編的大尺度老劇,還有不少。

《命案十三宗》

同樣於2000年首播的《命案十三宗》,口碑之好猶在《紅蜘蛛》之上。

21集,13個案件,敘事快、節奏穩,對人物的刻畫尤其出色。導演沒有臉譜化去呈現劇中角色,而是充分挖掘了前因後果。

劇中的罪犯,每一個都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他們或是在隱忍中爆發,或是因為貪婪而墮入深淵,或是陷入情感泥淖……在成為罪犯之前,只是這個世界芸芸眾生中的一個,甚至是旁人眼中的弱者。

而在這些案件背後,則是那個年代的真實社會現狀。企業倒閉、三角債、感情出軌,以及農村鄉鎮的愚昧落後,如重男輕女、家暴問題等等。

這種充斥全劇的真實社會背景、人物塑造,加上帶有濃郁地域色彩的取景,共同營造出強烈的代入感,像身邊人、周遭事,看得人脊背發涼。

《重案六組》

多達4部,總長136集的《重案六組》,是很多人重複觀看的經典劇作。

劇中案件,基本都有原型參考,而且展現尺度夠大。比如開篇不久,季洁和大曾遇到的“八女被殺案”。

八個女孩在集體宿舍被殺,現場之血腥恐怖,連乾了二十多年刑警的大曾都沒見過,嚇得白羚轉頭撲進季洁懷中。

現實中,該案發生在1999年的北京石景山某小區。

雖然不乏大尺度場面,但《重案六組》真正的尺度,卻體現在對世態和人性的呈現,即網友所說的“黑暗又真實”。

八女被殺案中,鄰居明明在案發時聽到了動靜,甚至看到了嫌疑人的模樣,卻因為恐懼和擔心鄰里關係,而對季洁他們撒了謊。

六組在破案的過程中,很多時候都要面對來自“上面”的壓力,某些時候還得應對潛規則。而罪犯的作案動機,則或是讓人瞠目結舌,或是惹人唏噓感嘆。

想要獨占丈夫情感的妻子,縱火燒死了兩歲的女兒;一心為女兒復仇的刑警老孟,因為手刃仇人而入獄;為了維護丈夫的聲譽和自己的面子,教授妻子不惜頂下殺人罪名;被父母的控制欲逼到發瘋的兒子,崩潰之中持刀弒親……

不過,《重案六組》也並不盡是壓抑沉悶,而是適當添加輕鬆元素來調劑氣氛,讓觀眾不至於為劇情窒息。

《插翅難逃》

“世紀悍匪”張子強的故事,很多導演都拍過。

於2002年首播,由趙燕國彰主演的《插翅難逃》,是同題材作品中的一部佳作。劇集以倒敘手法,詮釋了張世豪曲折而罪惡的一生。

少年叛逆,加上原生家庭的問題,張世豪很早就對幫派生活心生嚮往。在經歷了初戀被騙、發財夢破碎後,曾經那個看到血還會慌亂的年輕人,開始向著黑暗墜落,最終成為犯案累累的亡命悍匪。

劇集對於張世豪的犯罪過程,展現得非常詳盡細緻。很多場面、台詞的尺度,也都有點“虎狼”味道。

而趙燕國彰看似浮誇,帶著癲狂感的演繹,放在這樣的整體氛圍中非但不違和,反而成了全劇最大的亮點,讓人忽略了低成本的粗糙拙劣感。

他的很多台詞,至今讓人記憶猶新。

《征服》

以劉華強為反派主角的《征服》,豆瓣評分高達9.1。

這部由高群書執導的警匪劇,堪稱是同類劇中的天花板。而劇中的高光和大尺度,都集中在孫紅雷飾演的劉華強身上。

導演在呈現這個人物的時候,藉由不同視覺,給足了他成長的弧線和展示自我的空間。而孫紅雷又用自己的表演,賦予了角色血肉和靈魂。在很多觀眾看來,他塑造的這個“黑老大”形象,在同類題材領域中無人可以超越。

雖然說劉華強不是好人,他心狠手辣、張狂霸道,即便對於曾經的手下,也能舉起手中的槍。但是同時,他又講義氣、有血性,不濫殺無辜。

這樣個性鮮明的反派,是真的讓人印象深刻。

因此,即便已經過去近20年,劉華強劇中的名場面仍歷歷在目。 “這瓜保熟嗎”、“給你機會你不中用”、“不氣盛叫年輕人嗎”等台詞,依舊被很多網友拿去玩梗兒。

除了反派角色經典,《征服》的台詞不少都透著黑色幽默,充滿嘲諷調侃的意味。

都說“真誠才是必殺技”。

以上提到的這5部劇之所以能成同題材經典,便是主創們在製作拍攝時,不止停留在真實案件改編,而是竭盡全力去體現、傳遞真實感。

單這一點,近年的劇就很難做到。劇情懸浮失真,自然也就成了被觀眾詬病最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