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庭和陶虹會不會坐牢?


不用想太多,這倆人都不會坐牢,即使他們坑害了上萬人的血汗錢。現在唯一一點不需要懷疑的是張庭和林瑞陽打造的“TST商業帝國”的的確確是傳銷。眾所周知,傳銷三大“法寶”:入門費、拉人頭、團隊計酬。張庭實際控制的公司就是打著賣保養品的旗號赤裸裸地在搞傳銷。先不論TST(庭秘密)產品有多麼無底線,光是他們的運營方式,就是妥妥的拉人頭、割韭菜式傳銷。 2013年,張庭和林瑞陽創建了護膚品牌TST,也就是庭秘密。張庭是美女演員,歲月絲毫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跡,有了自己這個活招牌,她就開始用一套“活酵母”的把戲包裝自己的產品。張庭宣傳自己到法國找專業團隊研製出來“活酵母”面膜、面霜,她要將這個秘密分享給所有女人。夫妻二人分工明確,張庭負責運營,憑藉自己曾經在圈裡的人脈,拉來陶虹徐崢夫婦、明道、劉濤等明星為自己站台。這個明星宣傳團體一度到了40多人,有了這些明星效應,庭秘密產品不愁沒有好的出路。林瑞陽則是開啟另一套忽悠模式,他不斷用“雞湯”灌輸給那些需要掙錢的寶媽們,打雞血、洗腦式的語言總是能夠感染無數向“錢”奔跑的無辜人。

在他們最瘋狂的時候,TST公司公開宣傳,自己旗下會員1200萬人,旗下公司3000多家。短短幾年,張庭林瑞陽夫婦就掙下上百億,還有一個數據,作為股東的陶虹5年內的分紅就超過4.2億,而她也僅僅是庭秘密實際控股公司上海達爾威公司的第五大股東,股份佔比也就5%左右。更不用想張庭和林瑞陽夫婦這些年掙了多少錢,按照張庭炫富的說法,自己每次回家在上海的豪宅里會迷路,家裡20萬一平的地拿來種菜。不要以為這是單純的炫富,這些恰恰是搞傳銷常用的手段,和微商裡那些動輒提法拉利的擺拍不同,張庭是實打實地掙著錢了,而且“以身說法”證明跟著他們夫婦確實很掙錢。只不過,張庭沒有告訴任何人,她掙得就是跟著她們夫妻二人賣貨的寶媽們的血汗錢。在庭秘密的銷售渠道裡,他們採取了紅藍卡會員制度,藍卡就普通的銷售,和我們普通商店的會員制度一樣,辦會員買東西就可以有優惠折扣,這部分並無違法行為。

然而紅卡會員就不一樣了,紅卡會員執行的獎金制度,說簡單就是拉人頭,通過發展下線的方式來提升銷量,而且是以下線的銷售業績作為上線報酬的依據。這點就看得非常明顯,簡單來說,就是傳銷,很多人為了保持自己紅卡級別或者是為了爭取獎金,必須一直發展下線,並且讓下線去囤貨。下線花錢囤貨,上線掙了錢,下線想要掙錢,那你也必須繼續拉人頭去囤貨,金字塔式的這種營銷方式總是能讓人腎上腺激升。張庭和陶虹這些人坑了不少寶媽,可是也不會鋃鐺入獄,原因有以下幾點:首先,張庭之所以這麼硬氣,口口聲聲要一個公道,那是因為在他們籌劃這件事之前,已經早就做好了規避風險準備。他們公司的股權架構非常複雜,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他們一方面將公司控制權牢牢攥在手裡,另一方面在出事後,最終責任找不到自己身上。這樣做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降低賬面利潤,2018年到2021年,公司在涉嫌傳銷違法營收91.71億,然而利潤才1927.99萬,為了掙這點錢,值得這倆夫婦這麼拼?

其次,傳銷在法律範疇中被分為兩種,一種叫經營性傳銷,這種方式就是張庭公司用的那種有東西賣,但是本質還是傳銷。另一種叫詐騙式傳銷,這就是純粹的拉人頭,吃下線,而不是為了賣貨或者根本無貨可賣。此次張庭的案子就被判定為經營性傳銷,而法律規定詐騙性傳銷才是犯罪,而銷售商品為目的、以銷售業績為計酬依據的單純的團隊計酬式傳銷活動,不作為犯罪處理。最後一點,這個公司旗下1200萬之眾,這多人中還有很多人囤有數量不少的貨,張庭夫婦坐牢,最終受到傷害最大的還是這些囤貨的人。

還有一點忘記說了,張庭公司旗下還有3000家公司,這公司是乾什麼用的,其實目的也很簡單,就是為了規避傳銷三級以上的模式,說簡單點,只要超過了三層傳銷,他們就會成立一個新公司來規避這種風險。總體來說,張庭夫婦挺精明的,只是這些撞到鐵板了,即使沒有進去,再想在國內玩這套把戲基本上是不可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