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批美人”劉威葳:低調演戲26年,嫁圈外富商,46歲風韻猶存


對於劉威葳,導演高群書這樣評價道,“你總能在平靜的湖水下,看到她波濤洶湧的內心掙扎,她的表演很獨特,也很走心”。

在他看來,劉威葳非常適合演“問題女人”,那種表面溫情,內心偏執,行事張狂,卻又長得極好看的女人,按照現在話說,就是讓人欲罷不能的“瘋批美人”。

比如,《征服》里為愛瘋狂,與大哥亡命天涯的“李梅”;《左右》中不顧一切與前夫再生孩子,救白血病女兒的堅強母親“枚竹”;《雪花那個飄》裡的神經質女詩人“徐文麗”,《不惑之旅》中精神失常的病嬌妻子“王憶如”……

劉威葳的身上,總有一種沉靜而深邃的力量,能輕鬆地與觀眾共情,讓人相信,也讓人著迷,或許,這就是一個好演員的魅力所在。

她說,“信仰是煙火,有它絢爛,沒它寂寞”。

對戲執著的她,依舊在這片天地裡尋找自己,如一朵正在盛開的東方百合,獨自芬芳,暗香依舊。

一、陰差陽錯的選擇

劉威葳原名“劉薇薇”,1976年出生在哈爾濱,是一位典型的東北姑娘,不似表面的文弱,骨子裡率真又豪爽,還有幾分“閉著眼向前衝”的拗勁。

她的父親是一位出色的舞蹈演員,女兒自承所學,頗具舞蹈天賦,但是父親卻是家裡第一反對她學舞的人,父親深知舞者的艱辛與不易,不想女兒受這份苦。

小時候的她,是那種頂普通的女孩,沒有杏眼桃腮,也沒有皓齒蛾眉,像一根小小的豆芽菜,插在一眾同學之中,很容易就被忽略過去。

6歲時,她被黑龍江電視台小天鵝藝術團的老師看中,開始了長達12年的從藝之路。

那些年,她學習跳舞、唱歌、朗誦、主持和配音,經常活躍在學校的文藝匯演中,像一隻歡脫的小鹿,本真而自由。

高二時,口才出眾的她,還被選去擔任某電視台的主持人,初上熒屏,小姑娘也不知道害怕,眼神迥異,妙語連珠,在當地混得小有名氣。

期間,她又被導演李文岐意外發掘,出演了人生中第一部電視劇《黑土》。

這次觸鏡,讓劉威葳的內心有所波動,原本打算報考廣播類院校的她,決定試試考表演類院校,往演員的道路發展。

1992年,落選中戲之後,劉威葳轉身報考了北電,並順利通過三試,成為11名被錄取的幸運兒之一,與袁立、王新軍和高鑫成為同班同學。

那時,作為班裡年紀最小的學生,她經常受到同學們的照顧,與風姿卓越的袁立相比,她顯得極其普通,就好像她的名字“薇薇”一樣,素淨寡味。

後來,她把名字改成了“威葳”,同音不同字,透著堅強、凜冽之意,她說,希望自己活得比凡俗的女人更沉穩,也更有生命力。

大二時,兩人一同拍攝了王進執導的電影《女人花》,在此之前,袁立已經與李雪健、李幼斌等合作了電影《飛虎隊》,事業迎來了開門紅。

畢業後,袁立又出演了趙寶剛的電視劇《永不瞑目》,憑藉“歐陽蘭蘭”一角拿下了金鷹獎最佳女配角,一躍成為一線女星。

劉威葳也不落下風,於1996年,拍攝了王文傑執導的電視劇《紅十字方隊》,飾演善良堅韌的女兵“司琪”。

這部電視劇是內地“青春偶像劇”的開山鼻祖,劉威葳與顏丙燕、傅沖和楊聖文等飾演的女兵,當年讓許多青春男女燃起了“軍人夢”,次年高考,軍醫大學的報考人數創下歷史之最。

因“司琪”一炮而紅之後,劉威葳卻陷入了迷茫,甚至產生了抵觸心理,一度不想再拍戲了。

後來,她跑去意大利呆了一年,回國後擔任了央視節目《祖國各地》的外景主持人,這一干就是3年。

然而,體質內單位規矩林立,要求森嚴,這樣的工作氛圍,讓劉威葳感到壓抑和受限,所以她選擇重回戲劇舞台。

2000年,劉威葳出演了高群書執導的犯罪懸疑電視劇《命案十三宗》,當再次沉浸在角色之中時,她發現了戲劇的魅力,也越來越上癮。

二、“瘋批女人”的演繹人生

劉威葳是影視圈裡極少數派的女演員,表演沉靜而克制,從不會刻意表現性感和誇張,內裡蘊藏著極強的爆發力,與現實基調的文藝片適配度很高。

2003年,劉威葳又一次合作導演高群書,拍攝犯罪電視劇《征服》,飾演一個偏執瘋狂,為愛亡命天涯的女人“李梅”。

李梅曾與銀行行長有過一段婚姻,後來遇到“黑幫老大”劉華強,就死心塌地跟著他,即使知道他身負罪惡,也一心一意做他的情婦。

不同於熒屏上“情人”的角色,嬌嗲妖艷,塗脂抹粉,劉威葳所飾演的“李梅”,乾淨樸素,具有生活氣息,這一點也加重人物身上的悲劇性。

孫紅雷所飾演的“劉華強”殘忍狂妄,心狠手辣,強大的氣場曾嚇哭過不少觀眾,但在情婦李梅面前,卻被拿捏得死死的。

要說,“大哥的女人”還得是劉威葳,她將那種外表柔弱,骨子裡倔強、壓抑,演繹得絲絲入扣,讓人既憐又愛。

劇中,每一場戲都籠罩在濃重的灰色氣息下,壓抑、頹喪到了極點,劉威葳的哭戲非常多,也極具感染力,她一度因為情緒激動,哭到暈厥。

這部劇讓劉威葳真正被觀眾認可,也因為角色深入人心,她經常被陌生人打電話騷擾,要其做自己的情人,側面也說明了她的演技高超。

之後,找上門的戲越來越多,而劉威葳對那種不可名狀,極具張力的角色,尤難割捨,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她都嚴陣以待。

2009年,她又出演了抗戰劇《我的團長我的團》,飾演一個外表端莊柔弱內心剛強的緬甸華僑“上官戒慈”,劇中,與張國強飾演的“迷龍”,有過不少的感情戲。

雖然作為配角很難出彩,但是劉威葳卻不在乎角色大小,一點一點為人物摳細節,豐富性格,儘管戲份不多,她卻跟著劇組待了整整4個月,最終將這個既溫情又彪悍的女性角色,塑造得生動至極。

之後,她又與張國強合作了年代劇《大掌櫃》,扮演滿清格格“陸瓔”,和電視劇《推拿》,飾演盲人按摩師“孔佳玉”,兩人多年搭檔,配合十分默契。

然而,真正讓劉威葳實現飛躍,以及徹底改變的,當屬王小帥的電影《左右》,在第六代鬼才導演的鏡頭下,劉威葳的文藝氣質被發揮極致,潛能也被無限挖掘。

電影《左右》講述一對已經離異的中國父母為挽救患白血病的小女兒,跨越道德底線,和倫理約束,通過再生一個孩子來挽救患兒的故事。

劉威葳搭檔張嘉譯、成泰燊和余男,飾演一個走投無路又堅強無比的母親“枚竹”。

在復雜又矛盾的情感交織下,劉威葳的表演堪稱高級,她不露聲色,又恰到好處地,通過眼神的變化,完成了一個母親從柔弱到堅強的全部轉變。

這部電影斬獲了第58屆柏林電影節最佳編劇“銀熊獎”,劉威葳也因此走上了國際舞台,被盛讚為正在盛開的“東方百合”,風頭強勁。

在之後,她又陸續出演了《又見一簾幽夢》裡的“沈隨心”,《風聲傳奇》中的女特工“李寧玉”,《雙人床條約》裡的失婚女人“丁雪莉”,《東北抗日聯軍》中的抗日英雄“趙一曼”……

在不同角色之間,劉威葳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脫胎換骨,她也在戲劇世界裡,找到了另一個自己,真實無比,又充滿敬畏。

三、9年低調婚姻

在事業上一往無前的劉威葳,感情上也非常圓滿,還是娛樂圈裡情史最乾淨的女演員之一,與圈外男友結婚9年,始終低調幸福,從無半點緋聞。

考古她的感情史,也就只有一段曾公開過的戀情,前男友是比自己大10歲的導演高群書,兩人在2007年底分手之後,至今仍是好朋友,如親人一般相處。

在出道之初,劉威葳與高群書相識,兩人合作多次,在她的眼中,高群書非常有才華,不刻意拿捏,也不裝腔作勢,像一個行業鬥士,敢於對惡俗醜陋的東西發聲,讓她既佩服又崇敬。

24歲時,她出演高群書執導的電視劇《命案十三宗》,離開演藝圈4年之久,重回熒屏,她感到很陌生,也沒有自信,而高群書卻一直在幫她打磨演技,兩人朝夕相處,自然戀愛了。

或許,因為當時自己的年紀太小,對感情不曾深思熟慮,加之兩人的性格差距明顯,最終這段感情沒有走到盡頭。

分手之後,劉威葳一心撲在事業上,成為圈內榜上有名的“勞模”,一年至多時候,她有5、6部戲約在身,像一個陀螺在各大劇組裡輪流轉。

後來,由於高強度的工作,導致她患上腰柱間盤突出,嚴重時候,連走路都困難,只能趴在片場的椅子上,繼續背台詞,琢磨表演。

常年拍戲,日夜顛倒、四季無常,劉威葳的睡眠也受到影響,經常依賴藥物助眠,身體高負荷狀態下,她也時刻備著“速效救心丸”,以備不時之需。

2013年8月20日,劉威葳在社交平台上,發出一人拿筆簽署婚約的照片,並感慨“時間所有從容不迫的誓言,都該被鄭重相待,它承載著我們最初和最終對愛的信守和希望,澄澈、永恆”。

一向低調的她,這才透露自己好事將近的消息,女神終於找到了命定之人,也讓粉絲朋友們為她感到高興。

劉威葳曾公開表達過自己的擇偶標準,“我喜歡與眾不同的男生,所以我希望我的另一半也是”。

而那個“與眾不同”先生,正是朋友好意撮合之下,才讓兩人走到了一起。

據悉,劉威葳的丈夫是圈外的一位富商,從事海外貿易,常年在國外工作,兩人相識時,他並不知道劉威葳是女明星,很少看國內電視劇,也沒有看過她演的戲。

可以說,兩人的愛情完全是“始於顏值,忠於人品”,既簡單又純粹。

2014年2月28日,兩人在澳洲Port Willunga海灘舉行了浪漫的婚禮,老公為了滿足劉威葳的喜好,把沙灘、陽光、大海全部加進了婚禮中,這天,劉威葳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

婚禮現場,一向低調的小夫妻倆,只邀請了雙方親友,並無圈內人士出席。

婚後,劉威葳定居澳洲生活,在老公的疼愛下,她不再是拼命三娘,更加註意身體健康,同時,她也沒有放棄自己的工作,經常兩地奔波,獨立且自由。

四、她一直都在

如今,隨著年紀的增長,劉威葳的戲路越來越寬,能夠輕鬆駕馭任何角色,是中生代女演員中實力較強的,而她所飾演的人物之間的巨大反差,讓觀眾驚喜不已。

2017年,她轉型後的第一個角色,就是古裝劇《大唐榮耀》裡母儀天下,善於計謀的“張皇后”,年逾四十的她,哭戲仍有一種“仙女落淚”的感覺,氣質出塵,美不勝收。

這兩年,家庭生活穩定的她,在事業上又迎來了第二春,甚至一度霸屏出圈。

2021年,她就參演了5部影視作品拍攝,包括《週生如故》《雙探》《不惑之旅》《對手》和《輸贏》。

《週生如故》裡端莊大氣的母親“漼三娘”,

《雙探》裡反派老大的女人“韓冰”,

《不惑之旅》裡神經質妻子“王憶如”……

還有《對手》裡,劉威葳時隔24年,又一次與顏丙燕相遇,友情出演其中“陳秘書”一角,彷彿又見“肖虹”和“司琪”同框,讓人十分懷念。

今年,劉威葳主演的大熱劇《風吹半夏》,她合作趙麗穎、李光潔和歐豪等新生代演員,出演許半夏的後媽“劉美蘭”,讓人眼前一亮。

46歲的她,氣質高貴,風韻猶存,即使是土氣的針織衫,也能穿出高級感,把後媽的精明市儈,演得入木三分,連趙麗穎都不禁表白道,自己最喜歡的就是劉威葳老師,而她也是趙麗穎三顧茅廬邀請來的。

在表演世界裡,劉威葳始終保有一顆赤子之心,只做一個純粹的演員,從不炒作自己的私生活,也不參加綜藝,低調且安靜。

“不演戲的時候我會讓自己變得簡單一些,只有這樣,再次投入拍戲的時候才能提高自己的靈敏度”。

我想,這才是一個真正演員的修養和功力,無論身在何處,心裡都裝著戲,兢兢業業,認認真真,不含糊觀眾,也不失落自己。